~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回家的路

這條回家的路,命運多舛,因為環保團體憂心,花東淨土遭到破壞,糾結長達10年,從原先的國道蘇花高,變成省道蘇花改。蘇花改全線暢通,多數鄉親正在引頸期盼,只是,願望實現之前,每個關關卡卡,正要一一克服。

花東第一個地下車站「林榮車站」今夏復站

花東鐵道,沿途自然風光是鐵道迷最喜歡的路線,其中花東第一個地下車站,林榮車站,即將在7月復站,重現鐵道風華。 壽豐溪口代表會主席 張仁俊:「舊址火車站就是這裡,火車站這邊是月台,月台旁邊是鐵路,父親曾是溪口車站站長的張仁俊,談起小時候的折返式車站,覺得很有趣。」 壽豐溪口代表會主席 張仁俊:「衝上去它的坡就在上面 ,整個上去之後倒退。」 因為車站地理位置高,加上壽豐溪河川石礫堆積過多,橋梁無法年年加高,在1911年改為溪底隧道,光復隧道也是同樣的情況,成就全台唯一溪底隧道。 台鐵花蓮運務段前運務主任 曾鐘榮:「也就是把這個千分之二十五的坡度改善,降低整個變動成本,也可以提高行車速度。」 因為壽豐車站被經濟部水利署列為易淹水地區,3年前改建為花東第一座高架車站。 鐵工局東工處花蓮工務段段長 江俊宏:「把路基一直加高避免淹水,但是土堤會阻礙兩邊的水流,以一個高架化的方式來通過整個東西向的水路,能夠讓它很順利的去流通,也就解決水患的問題。」 花東鐵路電氣化後,溪底隧道改建為單孔雙軌,而鐵道迷口中的排水溝鐵道,舊溪口二號隧道,與溪口車站也走入了歷史。 壽豐溪口代表會主席 張仁俊:想起自己的回憶,真的天差地別差太多,風華時代已過。」 火車過站。 即將落成的林榮車站,配合溪底隧道出口,將隧道與車站結合,成為花東第一座地底車站,也是第一個由民間業者出資建設的車站。 鐵工局東工處花蓮工務段段長 江俊宏:「圓形的天窗它透空的,它可以兼具一個採光,以及一個通風的效果,達到我們現在一個綠色建築的一個環境的標準,兩個軌道各有一個岸壁式的月台,它可以停靠12節的自強號列車。」 民眾 徐明瑞:「到台北去,去上班才13歲,出去的時候有車站,回來時候沒有車站。」 其實舊林榮車站在1979年東拓時,路線截彎取直,進而拆除,只留下久未使用的倉庫,還有牆上的畫作來緬懷。 民眾 徐明瑞:「這裡停車空間就是車站,以前這邊有一個道班房的宿舍,這個是木倉庫,這車站就在這裡,這個就是車站。」 載著當地居民往返的車站消失了,如果搭乘每小時一班的公車,得花更多時間等待。 東部區域運輸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陳正杰:「如果公路公共運輸能夠 ,發揮很好的輔助作用的話,也許台鐵就可以設計出,更不一樣的班次,讓中長程旅客,可以在大站之間停等,更便捷快速,但是有些小站可以搭配區間車,再搭配公路公共運輸,我想會比較容易形成,一個整體的公共運輸,比較良好的環境。」 即將復站的林榮站,一旁就是觀光農場,不只讓旅客上下車更方便,居民也很期待。 民眾 徐明瑞:「我們就可以從台北坐車回來,來來去去可以坐火車,可以坐火車,不然我們都自己開車。」 從1926年起,列車奔馳在花東縱谷間,鐵道路線經過多次的修改,不管是電氣化還是雙軌化,大大地縮短了乘車等待的時間,多樣化的站區空間,也為花東鐵道帶來新的風貌。 採訪撰稿 江家瑜 攝影剪輯 鄧明怡 空拍攝影 羅健綱

違險誰管

截至2017年底,全台灣有超過66萬件登記在案的違法建築,內政部營建署最近雷厲風行拆除違建,但房子拆了低收入居民,怎麼安置?加上政府違建拆除經費不足,目前傾向讓使用者付費,拆除費用不再由全民埋單,但這樣就能杜絕意外發生嗎?「違險誰管」專題報導,我們先從這把火,開始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