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LED路燈,號稱節能省電,但除了對植物如欒樹、菊花等造成影響,對動物同樣造成傷害,關渡自然公園、台北河濱公園,以及桃園平鎮的生態公園,都有案例發生。如何兼顧、平衡都會區公園的路燈,值得深思。

夜如白晝 光害汙染擾亂生態

為了節能減碳,台灣的交通號誌以及路燈,已全面更換為LED燈,然而LED路燈因為光源集中、光線強,卻造成了對植物、動物傷害的光害問題。 彰化田尾花卉產銷班班長 邱家隆:「這個LED燈是沒有光罩的,造成的光害就是現在你們看到的這些花還沒有採收的 所造成的傷害。」 這裡是彰化縣田尾鄉的菊花田,一月初記者採訪時,花農已採收菊花上市 供應年節所需,然而卻有一小部分因LED路燈光害而棄置田間,光害除了對人造成影響,甚至對花卉、農作物也會有傷害。 彰化田尾花卉產銷班班長 邱家隆:「這個是沒有受到光害的正常高度,你看那個多快30公分的長度,後面的,以正常的高度是這樣,以正常的花形要像這一個側芽這樣,才算是正常,這個比較沒有受到光害的影響。」 LED路燈對菊花的影響是在夜晚光照下,菊花一直往上長高,側芽一直長出,但就是不開(花)。 彰化田尾花卉產銷班班長 邱家隆:「是沒有開(花),沒辦法採收,不是農民不採收。」 民眾在過年期間採購花卉 就是希望有盛開的花朵來增添喜氣,不開花的菊花自然就沒有價值,農友寧願棄置田間不採收,而一盞小小的LED路燈造成農民的損失卻是相當慘重。 彰化田尾花卉產銷班班長 邱家隆:「它的面積大概可以左右寬大概3、40公尺,前後,所以你看植物離路燈的距離就這麼遠了,如果花價好的狀態下,有的農民損失好幾萬塊。」 LED路燈的光害影響的不只是彰化田尾的菊花,包括苗栗縣公館、銅鑼鄉的杭菊、紅棗、紅藜,只長葉卻不開花結果;雲林縣西螺、二崙的冬季菠菜,莖只往上抽高葉子卻長不大;以及雲林縣斗六的水稻不開花、不結穗的災情。 站在十字路口等小綠人號誌通過,是大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這個台灣首創的小綠人就是以LED燈來展現它的動態。 經濟部能源局副局長 李君禮:「LED是一個一個小的發光二極體組合起來,我們看號誌燈,所以它就可以產生很多種變化,譬如說我們最常見的小綠人,我們小綠人一定是要LED燈才可能做到的。」 台灣很早就開始推動LED交通號誌的更換,2014年進一步推動「水銀路燈落日計畫」,目前全台已汰換了120萬盞的水銀路燈,改以LED燈取代。 經濟部能源局副局長 李君禮:「最開始的時候是從交通號誌燈跟路燈開始推動,我們目前來講,交通號誌燈我們全部都換成LED燈具了,這個在世界上是第二個國家。」 相對於傳統的燈泡,LED燈泡使用壽命更長,而它最大的優點就是省電,在氣候變遷的現代,可以達到節能減碳的效果。 經濟部能源局副局長 李君禮:「它跟傳統的燈具電費大概只有十分之一,就是10%,另外,它的好處是說,LED在我們的光學裡面叫輝度,或是我們直接講,它很亮,所以我們看LED燈它做交通號誌的時候,它是會非常地明顯。」 交通號誌及路燈考量的是用路人、行人的安全,LED燈的亮度就是它的優點,然而對某些植物、農作物、花卉等,LED路燈的亮度反而造成了光害。 經濟部能源局副局長 李君禮:「LED燈在專業術語叫做指向性很高,指向性也就是說它這個燈源不會擴散得很大,會比較集中地照在一個地方,當然比較亮,可能會產生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說很多人談到它可能對植物的生長會有影響,當然只要做光合作用的,你有光線去照明它,都會有影響。」 經濟部能源局已經知道LED路燈會對植物生長造成影響,但同時強調 這是可以透過技術性方式加以處理。 經濟部能源局副局長 李君禮:「道路是需要明亮的,但是道路路燈的後面不需要那麼亮,所以就在後面加了一個遮光罩。」 彰化田尾花卉產銷班班長 邱家隆:「會受到光害的部分,都會裝有燈罩的LED燈,你有做光罩的狀況下,它的死角比較多,它照的面積比較小。」 雖然做了遮光罩調整LED路燈照射亮度,但是仍然無法完全避免對菊花光害的影響。根本解決之道,或許應該思考在兼顧行人安全以及對植物造成光害之間,是否需要如此密集路燈的設置以及在夜晚點起如白晝的亮度。 彭孝維 採訪撰稿 李俊葳 攝影剪輯

光害惹的禍 欒樹一邊綠一邊紅

台灣欒樹 是台灣特有種,因為春夏秋冬四季呈現鮮綠、翠綠、金黃、紅褐四種繽紛色彩而有四色樹之稱,是常見的行道樹種。LED路燈光害不只影響花卉、農作物的生長、開花,天母忠誠路的「欒樹大道」,也因LED路燈光害影響,同一棵樹呈現出兩種不同的生長樣貌。 每到秋季,天母忠誠路兩排行道樹上的台灣欒樹,都會開出美豔的花朵,「欒樹大道」的景觀令人心曠神怡。對忠誠路台灣欒樹一直關注,有「欒樹媽媽」外號的天母生態大地執行長李珊珊,去年底卻發現忠誠路上的台灣欒樹受到LED路燈光害的影響。 李珊珊現場音:「照顧牠已經4年了,因為牠翅膀斷掉,所以沒辦法野放,需要人照顧。」 李珊珊關心天母的環境生態問題,做過野鳥協會的志工,不過眼尖的五、六年級生可能對她不陌生,年輕時的李珊珊 有著光鮮亮麗的藝人生涯。 天母生態大地執行長 李珊珊:「大家可能在螢光幕上面,可能有看過我上過一些談話性節目,最早以前那時候,只有三台的時候,我在華視有主持過節目 跟趙樹海,在演藝圈出道大概有快30年了。」 面對外界好奇,為何會從演藝界轉變成為全職的環境生態保護者,李珊珊說,她從小愛鳥,常會將受傷的鳥帶回家照顧,這個轉變很自然地發生。 李珊珊現場音:「這邊你可以看到很明顯現在還是綠色的部分,是受光害的部分,上面是LED路燈,有路燈直射到的部分,它都是有受到光害百分百。」 2019年9月,李珊珊在無意間發現了忠誠路上LED路燈下的台灣欒樹葉子常綠,沒有LED路燈照樹的區域,則呈現開花的不同景觀;今年一月記者現場採訪時,忠誠路上的台灣欒樹雖然已過了開花期,然而整排欒樹還是很明顯地呈現兩種不同的風貌。 天母生態大地執行長 李珊珊:「它有被照射到的部分 就是全年不會開花,也不會結果,一直維持葉子綠色,像旁邊你看到這些有枯萎的花苞的部分,它是有點淺咖啡色,有點像乾燥花,它是開完花以後,沒有被光害的部分。」 依據李珊珊的觀察記錄,每一盞LED路燈照攝下所影響的寬度範圍平均最至少寬有 5.5 米,從樹頂端到樹的葉子最下層,影響長度都超過 6 米以上。 林試所植物園組組長 董景生:「這些植物在晚上是必須要休息,不然就會影響到物候,會影響到有些開花的誘發等等,就好像人體來講,現在是休息的時間,然後你不休息,你晚上不休息,你的整個周律就會被亂掉,當晚上一直照光的時候,光合作用的光反應就會繼續進行,它就需要很多能量 投注在錯誤地方,這棵樹長期來講,絕對就是不健康。」 受路燈光害影響的植物 不只有天母忠誠路的欒樹大道,有著百餘年歷史、蒐羅植物多達2000多種,位於台北市南海路上的台北植物園,同樣也有路燈光害的問題。 林試所助理研究員 林謙佑:「我們慢慢地發現說,如果你這個光 在晚上的點亮時間很長,植物變成不知道冬天已經到了,所以它永遠覺得我們現在是在長日照的時間,就會影響到它生理的表現。」 面對路燈光害對植物園植物、動物的傷害,植物園研究國外植物園的案例,台北植物園對園內路燈做了改善。 林試所植物園組組長 董景生:「從生物、生態的觀點來講,那個夜間去照著植物,不管是在路邊或是公園裡面,都不是合理的,有幾個國家做得特別好,特別是美國一些公有的公園或者是保護旅遊區,基本上保護旅遊區是全部不開燈,可是在某些區域 例如夏威夷,它是全區的公園、綠地,它們的燈光都是向下照的。」 雖然花卉、農作物受到LED路燈影響的縣市,多是以加裝燈罩來解決光害的傷害,不過台北植物園 則是設計可調式的地燈,來兼顧園內遊客安全 以及避免傷害植物。 林謙佑現場音: 「對,基本上就是不希望光線直接照射到我們的眼睛,所以當初這個燈具在設計的時候,就是必須要可調式的。」 樹木的生長緩慢,光害影響 短時間可能不容易具體展現出來,但對樹木的健康卻是不容否認的,而樹木會吸引鳥類等動物,形成一個小型生態圈,長期光害影響 最終則會造成我們生活環境的改變。 彭孝維 採訪撰稿 李俊葳 攝影剪輯

夜間關燈 把昆蟲.鳥兒找回來了

ED路燈除了對植物如欒樹、菊花等造成影響,對動物同樣造成傷害,關渡自然公園、台北河濱公園,以及桃園平鎮的「鑊篤陂塘生態公園」 都有案例發生,鑊篤陂塘生態公園,為了讓貓頭鷹等鳥類回到公園,決定夜間提早關燈。光害影響了動物的捕食、睡眠及生理時鐘混亂等,甚至會影響到整個生物鏈;如何兼顧、平衡都會區公園的路燈,對人、動物、植物照明的需求,而不僅只以人為本位,值得深思。 關渡自然公園環保部主任 葉再富:「以我們自然公園來講,光最亮的是我們北面那個高爾夫球教練場,南面的話就是我背後那一邊的堤防,堤防有一排路燈,我們現在有很多光害影響,對鳥類尤其是遷徙性鳥類。」 位處淡水河與基隆河交會口的關渡自然公園,是台北市最後一塊溼地淨土,有200種以上的植物及830種以上的動物在這裡活動,自古以來,就是候鳥重要的駐足之地;但3、4年前在公園南邊堤防的馬路上裝設LED路燈後,光害就影響了公園的動物生態。 前面這排路燈 它設置的時候,雖然我們有請他減光跟降低高度,事實上我們看這樣子的狀況就是,它在燈的後緣有一個方向性,最好是有一個方向性的狀況下,但是它後端還是會有散射過去,它會進入到後端比較靠近我們公園的區域。 LED路燈光害 對公園生態的影響,首先就是蛙類,牠會曝露行蹤被掠食者發現。 關渡自然公園環保部主任 葉再富:「最常見的會是蛙類,例如像澤蛙、虎皮蛙這種牠們是不喜歡光照的,因為牠們曝露在光照之下,可能會被蛇或者是夜鷺,這類的掠食性的鳥類看到被吃。」 關渡自然公園最多的是雁鴨、小水鴨、花嘴綠、燕尾鴨等小型鳥類,LED路燈光線會使這些小型鳥類在夜晚變得不安全。 關渡自然公園環保部主任 葉再富:「這些雁鴨、這些鷸科或者這些鷺鷥,牠們通常夜間都不會站在堤岸上,而會站在水裡面 或者是水池中間,因為貓、狗跟蛇這一類的部分,都會在岸上行走,。」 除了關渡自然公園深受LED路燈影響動物生態外,記錄多達860種植物,以及130多種鳥類,生態相當豐富的台北河濱公園,動物生態也深受LED路燈光害之苦。 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蔡岱樺:「大家可以看到這個區塊裡面,一個畫面就已經有4盞燈了,我們看到有一盞 已經照著這邊的路面,可是另外兩盞 其實照的是下面斜坡的部分,其實沒有照到下面的道路,所以新裝的這兩盞燈,它其實主要打的位置 是在這個樹面上面。」 跟著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蔡岱樺,以及天母生態大地執行長李珊珊,一同來到士林的雙溪河濱公園,可以發現每隔數十公尺 就有一盞LED路燈,步道兩旁都有,且部分路燈光線 是直接照到樹上。 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 蔡岱樺:「這邊主要會受到影響的,像樹鵲啊,像大捲尾牠們的數量,在這邊是有明顯下降的,之前這邊像有小白鷺或是鷺鷥群 在這邊休息,現在牠們也換去別的地方休息了,整個生態區位裡面是有所改變的。」 不只中小型鳥類受光害影響,領角鴞、褐鷹鴞等猛禽 也深受其害。 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 蔡岱樺:「這邊像領角鴞的部分,牠是夜行性活動的,牠晚上的時候 會低低地站在樹旁邊,等待老鼠經過,再撲下去,可是當你光線非常亮的時候,其實有可能是老鼠不出來,牠可能找不到食物,牠整個覓食的區域 就會變得破碎化,這邊領角鴞的數量就會開始往下減少。」 事實上,光害不只影響看得到的鳥類、猛禽,最大的傷害可能會造成生物鏈的破壞。 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 蔡岱樺:「像是一些昆蟲的話,會因為這些光的原因,牠會蛻皮失敗,昆蟲的數量往下降之後,牠其實會影響到整個鳥類捕食的情況,或是像兩棲類 或是爬蟲類牠們捕食的情況,接下來牠就會影響高階的消費者,像是猛禽,猛禽牠會食用昆蟲,也會食用爬蟲類,所以整個光的影響層面是非常大的。」 葉再富主任現場音:裡面就是我們公園了,這邊加裝了燈罩之後,它的方向性就會往它的前方這邊照射,加裝一個ㄇ字型的燈罩,所以它燈往後 發散到我們園區裡面的部分就被遮斷, 關渡自然公園最早是溼地、農田,無光害的環境成為候鳥駐足的選擇,加裝 光罩可以減少光害,但仍然無法完全恢復原本棲地的環境。該思考的是,公園設立的目的是為了人或動植物?比照國外做法,禁止照明或裝設地燈。 彭孝維 採訪撰稿 李俊葳 攝影剪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