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碧海藍天的墾丁,海岸線暗藏垃圾!當地的民宿業者,把大型家具直接丟在墾丁國家公園內,以及難發現的防風林區!公部門和民間企業攜手團結,加上人民的自覺,維護美麗家園。

國境之南危機 垃圾氾濫誰來管?

說到國境之南墾丁,許多人就想到碧海藍天,美麗的海景,不過現在海岸線暗藏垃圾,當地的民宿業者,把大型家具直接丟在墾丁國家公園內,以及難發現的防風林區,由於墾丁位在恆春半島內,不同的領域,由不同主管單位管轄,因此光要查出誰的權責,垃圾傾倒者早已消失無蹤,人民未來不想住在垃圾島上,除了要有公部門和民間企業團結外,還靠著人民的自覺,來維護這個美麗家園。 該是美麗的海岸線,但鏡頭拉近一看,遍地垃圾。 現場還有床鋪,有沙發,這裡是墾丁龍坑保護區,場景被諷刺為海景露天民宿。 來這裡發現,裡面又有牙刷,又有什麼,一堆垃圾,就像是出租套房的東西,什麼都有,不會想到一個國家公園,怎麼會有這些東西出現,就有點 誇張,這些大型家具不僅出現在沙灘上,還藏在防風林間。這是馬桶水箱,這是馬桶,這是魚缸,那個是建築廢棄物,水泥磚塊,床墊,櫃子 應有盡有。有店家名字,這個來追,應該是容易追的,如果連這個都不追怠惰 ,舉報人就沒有信心,大家就各掃自家門前雪,佔地一萬八千公頃的墾丁國家公園轄區,近20各大型垃圾桶,每周三次,由墾管處派環保車,沿著風景區定點收。 難到達的地方, 大概也不可能,每天有人巡查去撿垃圾,通常像海灘 ,我們就會透過,辦理淨灘活動的方式,不定期就巡視和清運,但相距不遠的墾丁大街,收垃圾的單位,又變成恆春鎮公所。小小的恆春半島內,光是處理垃圾,就有好幾各單位權責管轄。 有關縣政府水利處,或是海洋漁業所,或是墾管處 或是林務局,或是第七河川局 甚至都有,所以也要在現場現勘後,釐清權責之後,才能做這樣清理的動作,亂丟的垃圾量難以估計外,從官方數字來看,當地居民,再加上遊客,恆春鎮,每個月清出的垃圾量,約有一千公噸,墾丁國家公園的垃圾量,每月也有25公噸。 不僅垃圾多,回收物也爆量,當地的回收以玻璃瓶,寶特瓶,以及廢紙為最大宗。 除了回收物外,這裡最棘手的,還有民宿業者的大型家具,鎮公所籌備家具再生工廠,讓廢棄物,有了出口。 現在焚燒到崁頂焚化爐焚燒,每年要一千萬的焚燒費用,所以說 我們再生利用,最起碼減少垃圾量,也相對增加就業 增加收入,至於慈濟環保志工,也補足鎮公所無法每天回收的不足,部分到府回收,30多個回收點,最遠還到鵝鑾鼻。 棘手的 就是非做不可的,就是便利商店,站長他們儲存空間非常狹小,一坪空間步道,所以幾乎每天都要去載,不想垃圾淹進家園,除了公部門的執行力,還有民間力量的集結,更重要的是人民的自覺,否則未來還是得承擔,大自然反撲的後果。

人類欲望造成危機 海洋生態釀悲歌

垃圾多就會啟發生態浩劫,墾丁沙灘這幾個月,民眾就發現有不少海龜上岸擱淺死亡,除了遭到漁網纏繞傷害外,根據海洋保育暑統計,光是去年就有269隻的海龜被通報,但死亡就占了八成,屏東海生館也發現,在獲救的海龜體內,發現有許多垃圾。 人類無止境的欲望,海洋充滿危機,成了海龜悲歌。 這隻欖蠵龜,算是幸運的,被漁網勾住脖子後,第一時間被通報,送到屏東海生館水生動物救傷中心。 屏東海生館獸醫 李宗賢:「活的海龜進來, 一年大概是二十隻,大部分都是以綠蠵龜為主,台灣如果從通報系統看,從死掉的海龜和活的海龜,幾乎九成以上的海龜都是綠蠵龜。」 能被救起的海龜,僅占兩成,根據海洋保育署的調查,光是去年,就有269隻海龜被通報,不過其中死掉的就占了213隻。 每隻受傷的海龜,都被隔離在單獨的水池中,到野放前,都由這群海龜保母,貼身保護。 這些垃圾,都是從每隻海龜糞便中取出的 屏東海生館獸醫 李宗賢:「這些東西 雖然不會讓海龜馬上死掉,可是啊 我們想像一下,這些海龜吃了這麼多,垃圾跟牠的食物進去,其實某種情況,已經占據牠消化道的空間,就變成說,這些東西也會影響到, 長期以來,也會影響牠的消化和吸收。」 來自台北的獸醫錢興華,為了海龜,定居在恆春。 不管晴天雨天,來看海龜覓食,已經成為錢醫師每天最療癒的時光。 恆春獸醫師 錢興華:「其實恆春半島從海口沙灘,一直到這裡(後壁湖),還有石牛溪這個沙灘,有在地人說 有海龜上岸產卵。」 兩年前,也是他,發現海龜上岸產卵蹤跡,還是墾管處成立到現在,首次海龜孵化紀錄。 恆春獸醫師 錢興華:「之前陸客多時 ,這邊都是垃圾,如果說是溪流 ,說是排放水的汙染,緝毒的處理,長期讓海洋生物植物藻類吸收,海龜海豚會吃這個海洋生物。」 用行動終止海龜悲歌,錢醫師要繼續踏遍國境之南,每一寸沙灘,守護海龜的家,讓牠們有個安心生存地方。

挽救國境之南 推動保育維護美景

一個地方要發展觀光,勢必就會和生態衝突,這兩年墾丁遊客量下降,對當地的生態,無非就是個喘息的機會,在滿州港口溪,就出現將近十萬隻字紋弓蟹大爆發,這群小生物會回來了,多靠了一群當地志工維護,墾管處在社區內發展生態路線,讓當地人參與導覽,推動生態保育,創造雙贏。 像黑夜中的小星星,好療癒,這是去年八月底,超過十萬隻的字紋弓蟹幼體,溯溪上岸畫面。 這一兩年,造訪墾丁遊客下滑,但對蘊藏美麗生態的環境,有了喘息的空間。 滿州港口溪,因為是淡水與海水交匯,當地有豐富的陸蟹族群。 這是很好的訊息,代表說港口溪還是乾淨的,代表說還是有很大的量,回來原來的棲息地,希望年年都有這樣的大量發生,但是我希望遊客不要過多,所以我們做了一些乘載量管制,推動生態保育,讓當地居民融入,創造雙贏,古清芳原本是港口社區的獵人,如今成生態解說員。 當解說員之後,對很多的觀察都比較細膩,看到一顆花一棵樹,一個動物一個鳥類,大約跟以前不一樣,以前把他打下來就好了,現在我可能會觀察生態行為,生殖行為,我因此慢慢地改變心態,一方面我們讓我們社區的夥伴,可以得到經濟的收益,另一方面更重要,我們生態保育,多了兩三百位夥伴協助。 十幾年來,致力維護家鄉的美,還有住在後灣的楊美雲,為了照顧年邁父母,搬回故鄉,不過家門外卻變成遍地的垃圾。 祖先之前, 或是我們這一代就要做好,而不是寄望下一代,如果我們用寄望沒有行動,那我們下一代,可以跟垃圾住一起,兒時記憶的海灘變調了,連寄居蟹,也穿上奇怪裝扮。發現很多的寄居蟹 沒有安全的殼,甚至穿垃圾,甚至脫光光 沒有加註,甚至於穿的蝸牛殼,看了心裡很震撼, 她開始幫寄居蟹找家,也廣邀在地同好加入,儘管觀光和生態,始終衝突著,不過他們用行動教育民眾,南國的美,如要永續發展,人們必須控制自己的慾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