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從缺藥,到因應機制,到影響中藥價格漲,裁切不同面相。

疫情衝擊全球鬧藥荒 台灣供貨無虞

COVID-19擴及全球,很多國家停工,造成全球性的藥荒。台灣也出現社區藥局的庫存量不足的情形,一度讓病患緊張,擔心面臨無藥可吃的情形,這時候食藥署適時發揮整合的功能。 拿著處方箋,民眾到社區藥局領藥,但不是每種藥都拿得到。 民眾 李小姐:「上個月就拿不到, 對。」 COVID-19疫情期間,很多人不想去醫院,改為社區藥局領藥,但庫存量根本不夠。 社區藥局藥師 邱議權:「這個血壓藥短缺,這個血糖藥物也是有短缺的狀況,攝護腺肥大的藥、常見的安眠藥,我這邊藥品,大概一兩千件藥品,大概有一到二成甚至到三成有一些短缺的狀況發生。」 藥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 黃金舜 :「高血壓的藥,你突然停藥的話,它會有一個反彈性的作用,有很大的風險。」 社區藥局採購藥品的三種管道,80%由中盤商供應,10%由藥廠直接撥給藥局,其餘10%來自藥廠指定的經銷商。 藥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 黃金舜 :「在這段時間,我們發現慢性處方箋,在社區藥局的,本來三成多的比例,現在已經上升到將近六成。」 藥品市場的自由機制,醫院和社區藥局的分配比例,以往是7:3,但受到疫情影響,兩者的領藥需求量,反轉成4:6。 社區藥局藥師 邱議權:「為什麼在社區藥局會很多藥品會拿不到呢,最主要一個原因是分配不均的問題,大部分藥廠,它的藥品會優先供給醫療院所。」 記者 張澤人 :「我們來到醫院的藥庫,發現這邊的西藥庫存量相當地充裕,和往年的供貨量幾乎沒有差異,這和社區藥局和藥廠的情況,大不相同。」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藥劑科主任 李欣雅:「我們在採購藥品的系統,我們跟社區藥局其實是不太一樣的,所以在藥品的控貨量的部分,還是會由食藥署這邊來做進行。」 台灣當前的藥品短缺問題,大多來自醫院和社區藥局的分配不均。真正被食藥署列為缺藥的品項,只有十多種,分別是心臟病、抗生素、止血劑、心肌梗塞診斷劑、麻醉劑、甲狀腺亢進、攝護腺癌、巴金森症、癲癇和解毒劑。 國內藥廠的藥品原料,33%來自大陸,其次是印度,占18%,再來是日本、德國和義大利。 汎生製藥廠高雄廠長 姚俊豪 :「樂定這個產品,其實已經空了很久了,現在大陸那邊,也是處於斷貨的狀態。」 記者 張澤人:「 原料短缺,西藥成品的數量當然也會受到影響,這裡是汎生製藥廠的藥品倉庫,原本應該充滿各式各樣成品的倉儲,現在透過真實鏡頭,帶您了解一下現況。」 汎生製藥廠總經理 蔡沈雪櫻 :「以前我們這個倉庫全部都是滿的,現在目前缺貨是比較嚴重。」 國內八成的西藥產品,是藥廠進口原料,再加工製成的,只有二成藥劑從國外直接輸入成品,因此大多數的西藥屬於國產。 汎生製藥廠總經理 蔡沈雪櫻 :「我們所有能夠補到的買到的原料,都漲了很多,有的甚至漲了將近十倍都有。」 食藥署藥品組副組長 吳明美 :「中國其實它的供貨有漸漸地比較穩定,因為它看起來疫情比較趨緩,所以它的產能也都慢慢漸漸在恢復跟提升了。」 以長遠的角度來看,台灣的藥品原料是否短缺,取決全球疫情的後續發展。但至少在這半年內,國內不會「藥荒」,民眾也不「藥」慌,切勿囤積藥品,打亂原本供需平衡的市場。 採訪撰稿:張澤人 攝影剪輯:林鑫宏

疫情前期人心慌 中藥價格隨之翻倍

COVID-19疫情在很多國家仍處於高峰,雖然目前沒有特效藥,但「瑞德西韋」等西藥已經被納入治療的指引項目,衛福部中醫藥司聯合醫療單位,嘗試用中藥治療,最近發現某一種中藥配方,能夠縮短感染患者的住院天數,使得中醫藥療法再度被人重視。事實上,從今年初疫情發生後,中藥飲片成了搶手貨,造成中國大陸和台灣市場,甚至全球華人的中藥市場缺貨。還好中國大陸疫情稍緩復工後,國內的中藥飲片進口量恢復正常,不再缺貨,但價格因為市場需求,水漲船高,所幸科學中藥這種濃縮製劑,價格平穩,因為國內大型中藥廠商自行吸收增加的成本。 記者 張澤人:「這裡是勝昌製藥廠的藥材庫,目前這邊的中藥材,將近六百噸,貨源充足,而之前(中藥市場)傳出缺貨的,黃耆、還有金銀花,魚腥草、甚至是甘草,這邊也堆得跟小山一樣高,貨源根本不需要擔心。」 去年十二月,(中國)大陸COVID-19疫情初現時,中藥廠業者未雨綢繆,把原本三個月的安全庫存量提高到六個月。 勝昌製藥廠總經理 李威著:「比較大型的(中藥廠),比如說像勝昌、科達、順天堂,莊松榮、港香蘭,這些有外銷的(中藥)廠商,基本上大家都會因應,外銷的需求,就會提早儲量。」 國內大型藥廠的貨源,不受疫情影響,進價卻大幅攀升。 勝昌製藥廠總經理 李威著:「在疫情期間,我們也不希望發國難財,絕對不會有漲價的行為,我們自行吸收(中藥材漲價)成本。」 記者到中藥行調查,科學中藥產品,不論單方還是複方,售價一如往常。 社區藥局藥師 邱議權:「科學中藥(價格),目前真的是還滿穩定的,感謝廠商。」 科學中藥和傳統的中藥飲片、熬煮成的湯劑,有何不同? 記者 張澤人:「記者所在的位置是,勝昌製藥工廠,透過鏡頭您可以看到,在我頭頂上有四個巨大的,中藥熬煮槽,經過高溫熬煮,就可以把這些中藥材,熬煮成中藥濃縮液。」 勝昌製藥廠副理 蔡秋瑩:「中藥濃縮液,經過以澱粉賦形劑,下去混合之後,就變成這個成品(科學中藥藥粉),成品之後,經過檢驗合格,我們就進行分包裝作業。」 民眾購買科學中藥,需要醫師的處方箋,因此無法搶購,貨源充足,不過,中藥飲片就不同了,法令並沒有限制,於是疫情期間,一度發生購買潮。 藥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 黃金舜:「疫情的關係,有很多的民眾,都會自行到中藥行,自己去買這些金銀花、板藍根,自己來煎劑、自己服用。」 調查發現,疫情之前,台灣藥品市場66%人口、只服用西藥,32%中西藥搭配使用,只有1.3%的少數民眾,純粹吃中藥。由此可見,國人以西藥治療為主。 針對COVID-19病毒,西藥還沒有特效藥,因此很多民眾轉向中藥飲片防疫。 消費者 李女士:「(吃了(中藥)就會比較安心嗎),對啊,當然囉,疫情這麼嚴重,要這樣才安心。」 中藥行老闆 古承蒲:「在這個疫情之下,中藥房在台灣民眾的,心目中來講,它還是一個很息息相關,脫離不了的一個場域。」 這二十年來,國內中藥行從一萬五千家減少為八千多家,平均每年有一成的中藥行歇業,但這凋零的產業,卻因為COVID-19疫情,再度被民眾注意,中藥飲片成了搶手貨。 中藥行老闆 古承蒲:「中國(大陸)這個搶得更兇,還有美國(華人),美國的金銀花(飲片),它應該是天價了,可是在台灣其實一直以來,我們中醫藥司他就有控管,所以我們的藥價,並沒有浮動得很誇張。」 國內中藥貨源,95%以上仰賴進口,市場價格、取決國外藥商的進價波動。 勝昌製藥廠總經理 李威著:「藥是有保質期的,有保質期的藥,你基本上你把它(囤貨)放到明年去,它可能過期了,也沒有效果。」 把中藥當成調理身體,增強免疫力的一個抉擇,但民眾仍需請教專業醫師,切勿過度飲用,否則防疫不成,先損己身。 採訪撰稿:張澤人 攝影剪輯:林鑫宏

通報平台 解決藥品分配不均

不藥荒系列專題報導,帶您回顧,先前國內疫情嚴峻,傳出有藥品短缺的情形。主要原因是,民眾在疫情期間,減少到醫院看診次數,等於在社區藥局領藥的比例大幅增加。為了解決藥品分配不均的問題,政府祭出了一連串的政策,今天的專題報導,帶您一探究竟。 記者 張澤人:「汎生製藥廠生產的二十多種藥的原料,都是堆積在這個倉庫,不過上游的原料短缺,使得架上的貨源變得空蕩蕩」。 面臨斷貨危機的「僕樂彼錠」,是治療甲狀腺亢進的常用藥,占國內市場的八成。 汎生製藥廠高雄廠長 姚俊豪:「我們現在大陸的(僕樂彼)原料,現在只剩一桶而已,也沒辦法做(生產)一批的量(藥品),法規上的話,你(藥廠)新增(他國)原料的話,它的程序正常要跑(進行)的話,起碼要一年」。 食藥署藥品組副組長 吳明美:「對於這些替代的一些新增原料來源,或者是自用原料的話,我們都加速審查,確實(原料替代)案件有成長,至少兩成」。 以往需要一年時程的審查案,政府專案處理,縮短到兩個月內,就讓這批來自德國的原料,運抵了汎生製藥廠。 從粉狀的原料,製藥廠經過賦形加工,製成藥錠,最後包裝出貨。 汎生製藥廠特助 陳秋漣:「僕樂彼錠(台灣)每個月的需求量,大概是一百多萬顆,重新做製程之後,大概在(今年)九月以後,可以再恢復(正常)供貨」。 汎生製藥廠總經理 蔡沈雪櫻:「德國的原料貴了一倍多,社會責任(考量),我們也就不惜成本,也必須要這樣子做(高價買原料),讓使用者能夠得到健康的保護」。 從製造端上游彌補藥品原料的空缺,一旦後端的成品數量不足,社區藥局建立了自己的管理系統。 藥師助理 潘美秀:「紫色的部分的話,代表說這個藥不確定是缺到什麼時候,可能是原物料上面有問題,所以我們要準備跟食藥署做通報」。 藥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 黃金舜:「我們全台灣六千多家的健保藥局,現在訂不到藥,就會馬上跟這個(食藥署缺藥)系統來做一個報告」。 食藥署藥品組副組長 吳明美:「就像解熱鎮痛劑,如果說有一家缺,我不用擔心,因為它(學名藥)許可證有幾百張,幾百張可以來取代它,所以它就不會是缺藥的」。 藥廠研發出的新藥,專利權期滿之後,其他藥廠就能依照原廠藥,製造出同成分、同含量、同劑型的學名藥,也就是替代性藥物。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藥劑科主任 李欣雅:「八成以上的藥品,都是會有替代性的成分,(不同)廠牌(藥品)的存在,它們在藥品的劑量、劑型上面,全部都是一樣的」。 少數沒有替代性藥物的品項,一旦面臨斷貨,政府在今年三月中旬,祭出平衡藥品市場的把關政策。 食藥署藥品組副組長 吳明美:「有一些醫院,它的(藥品)庫存量太高了,我們就會請那個醫院,你回報給我,我就可以算你庫存量,假設你有三個月,我就會請你這個醫院,退回兩個月的(藥品庫存)量給原供應的廠商,就可以分配到去給藥局」。 國家機器運作,穩定了藥品供需,國內藥廠行有餘力,還幫助其他國家。 記者 張澤人:「台灣有些藥品短缺,不過在抗生素針劑方面卻是足夠的,因為在防疫期間,生病人數下降,抗生素需求量減少,光是在汎生藥廠屏東廠這邊,就堆置了四百萬支抗生素針劑,其中95%外銷大陸,只有5%留給國內市場」。 汎生製藥廠屏東廠長 吳耀坤:「上呼吸道感染,其他的細菌感染,它(抗生素針劑)是有很好的功效,不能說針對武漢肺炎去醫治,但是它可以做輔助醫療」。 台灣藥廠一面克服原料短缺的艱難處境,一面增加產能,協助疫情嚴重的國家,因為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的疫情失控,都會造成地球村全盤的藥品失衡。 採訪撰稿:張澤人 攝影剪輯:林鑫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