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打棒球,不只是帶來夢想,而是灌溉心裡頭種下的希望種子,成長茁壯的養分。美濃少棒十年計畫,這七年中培育出四位國手。像是今年就讀國一,從美濃國小畢業的傅于恆,就獲選為國家代表隊,今年八月代表台灣到美國參加小馬聯盟世界青少棒錦標賽,勇奪世界第一為國爭光。

球來就打!台灣棒球小將逐夢想

台灣偏鄉家庭現況,不外乎是隔代教養、新住民以及單親家庭。這些孩子父母親經常不在身邊,成長過程一不小心很容易走偏甚至誤入歧途。 已逝世的前中華職棒總教練徐生明,出生於高雄美濃,他生前就注意到這個現象,還在2012年與家鄉的美濃博士學人學會合作,推出美濃少棒十年計畫。他們重振美濃國小棒球隊時,也發現全校有近二分之一的學生來自弱勢家庭。 十年計畫,與其說是帶給他們的夢想,更多的期盼是過程裡,讓這些小選手學會勇敢也學習對挫折的忍容力,或許這會是翻轉偏鄉孩子命運的契機。

為台灣爭光 棒球國手搖籃

我的棒球夢,今天看第二集。 美濃少棒十年計畫,這七年中培育出四位國手。像是今年就讀國一,從美濃國小畢業的傅于恆,就獲選為國家代表隊,今年八月代表台灣到美國參加小馬聯盟世界青少棒錦標賽,勇奪世界第一為國爭光。

徐生明的棒球夢 孩子延續中

喜愛棒球的朋友,都暱稱前中華職棒總教練徐生明為魔術師或者是徐總。他會有魔術師的稱號,是因為在球場上對戰術的操作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而事實上徐生明對偏鄉孩子的關照,也像魔術般的改變他們的人生。在他過世後,徐生明的太太謝榮瑤延續他的遺志,成立徐生明棒球發展協會,她發揚對先生的愛,走訪許多偏鄉學校關懷少棒隊,也有紀錄片導演,被這個故事所感動,因此拍攝紀錄片,用鏡頭寫下孩子們的生命故事。

截肢能跑.坐能投球 熱血戰神棒球隊

即使身有殘缺,照樣能在運動場上,締造無限可能!台灣第一支身障棒球隊,成軍超過十年,隊名取為「戰神」,是為了要戰勝生命中的不完美。雖然成員平均年齡四、五十歲了,但熱愛棒球的心,不輸年輕人。九月一號,他們將代表台灣,出征日本,參加身障野球大賽。 沒有手沒有腳你要玩這個,不是難度更高,所以他打給我的時候,我第一個心態是詐騙,我要眼見為憑。 場上選手,投、打、傳、接、各有所長,不是親眼所見,真的無法相信,這群人也能組成一支棒球隊。 隊員 黃得源:「它就整個在萎縮啊,那萎縮它後面就會慢慢,這邊會壓到,壓到破皮這樣,一開始也是只有旁邊轉身,然後再來可以兩三步這樣。」 一顆三壘方向界外球,漂亮接殺,擔任隊上投手及三壘手的黃得源,其實以前就是科班出生,沒想到一場重感冒,導致心臟衰竭,裝上維生儀器時卻引發血栓,右腳被迫截肢。 隊員 黃得源:「其實我算滿快就走出來了,只是說放在心裡面,沒有,就是當運動在發洩這樣。」 人稱坤哥的捕手詹仕榮,早已年過半百,年輕時卻因為,手指頭不小心被捲入沖壓機台,右手只剩下兩根,但如何投球、配球、卻絲毫不受影響。 隊員 詹仕榮:「打棒球因為球比較小,我就可以拿右手,但是如果打壘球,壘球這麼大,我就拿左手,所以說,我是兩隻手都可以丟,兩隻的還是比五隻的丟得好。」 護具下,人人都有一段故事,卻在套上國家代表隊制服的那一刻,找到心的出口。 2006年,日本教練來台推廣身障棒球,剛開始只有七、八位球員,2011年,全台灣第一支身障棒球隊,正式成立,取名為戰神,只是先前參加第一屆世界大賽,卻鍛羽而歸。 隊員 黃瑞源:「投手丟不準,保送什麼一大堆,只要有看到任何身障,在玩球的,一概網羅,從27:1的第一屆,到對戰2:0,整個大家信心就上來了。」 其中2014年這場比賽,震撼在場所手選手,影片一播出,觀眾席間也悄悄起了化學變化。 隊長 潘瑋杰:「看完之後,他可能覺得太熱血了吧,他覺得他也可以做到這件事,他要成為第二個,坐在地上投球的選手。」 身兼導演及隊長,潘瑋杰將球員故事及比賽過程,接續拍成兩部紀錄片,但其實剛開始,要說服自己加入球隊,也做了一番掙扎。 隊長 潘瑋杰:「被人家發現,笑我大小手,就讓我覺得,我不太想去加入這件事情,因為畢竟我加入,就是要告訴所有的人,我是一個身障朋友。」 現在不只心境轉變,更因為影片發酵,越來越多新血加入,從原本的18人,到現在有將近30名球員。 投手教練 吳俊億:「這次的投手大部分,腳不舒服的只有兩位,他們倆位都不算是速度型的,都是比較算控球型的,希望他能把球控準,然後,變化球的落差稍微有變化。」 九月,他們即將再披戰袍,勇闖日本,每個人就像小小一塊拼圖,用自己的優勢,彌補他人不足,雖然平均年齡大了些,但流在他們體內的棒球熱血,依舊沸騰。 身障棒球隊隊員 詹仕榮:「它(球隊)能夠鼓勵別人說,我克服了我自己的障礙,我做得到 你應該也做得到。」 採訪撰稿 周怡呈 攝影剪輯 葉宜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