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吸引年輕人進入農田,或許是改善人力老化的解方之一,除了靠農家的下一代,農業未來的生力軍,就是正在就讀農業相關科系的本科生,但光靠每年畢業的學生,仍然杯水車薪,農委會提出「2+2方案」,「農業師傅」由農改場訓練,具備基礎的農業知識,「農務士」是基礎的農村勞動力,外加「假日農夫」和「外役監」,整個農業人力團,只解決十分之一的季節性缺工,如何靠科技助力,幫農民一把,專題深入探索。

一輩子的枯守 老農何時能盼到春天

台灣農業人口55.5萬,這群農村勞動力的平均年齡高達62歲,顯示農村勞動力 不足問題嚴重,台灣有優秀的農業人才和技術,但卻面臨農業勞力極度短缺,當其他產業都開放了境外聘雇的大門,唯獨「農業外勞」農委會說暫時不考慮,以農業產值全台第一的雲林縣來說,單單2017年,雲林縣查獲的非法農業外勞就有194人,臺灣農村高齡與凋零,事實上也伴隨著外勞勞動力流動,本周開始「有農乃大」專題報導,我們實際來到農村現場,帶您看農村產業真實的運作狀況,希望喚起為政者重視農村缺乏勞動力的現況與危機。 雲林水林鄉,是臺灣番薯版圖最大的鄉鎮,這裡生產的台農57號, 有黃金番薯之稱,但番薯一遇雨季,水分過多和天氣太冷都會裂果, 農民們好不容易用心栽種出的地瓜,現在還有個更大的考驗。 一把拿起剛採收的地瓜,農民很辛酸。 雲林地瓜農 嚴樹福:「今年的地瓜收不夠成本,天氣太熱,裂果、凍傷、蟲害的都有。」 但就算長得不好,採收起來的地瓜,兩天內就要裝袋, 繼續放在農地上,還會影響接下來的輪作。 雲林地瓜農 嚴樹福:「只能找村莊裡的ㄧ些歐巴桑而已,老的都已經年紀大了,老的也不想做,年輕的他不來做,這個放久了不耕種,會整個長雜草,田就荒廢了氧化掉了。」 但他今天只請到兩名採收工,年紀都比自己還要大, 滿布風霜的容顏,是為了下一頓飯的著落。 86歲採收嬤為了顧生活沒有錢,來賺錢才有錢可以用, 彎著腰的田間工作,是辛勤卻又無奈的身影,想要合法僱工不容易, 三年前農地主透過工頭包工找來了外勞,結果, 雲林地瓜農 嚴樹福:「兩三分地成本就要三四萬 ,收成不到一萬塊,不敷成本,請外勞還要被罰十五萬 ,現在如果繼續請抓到第二次,要罰七十五萬 誰敢請。」 別看地瓜已經有機器採收,但收下之後全需要人力。 採收嬤:「機器只有幫你把地瓜翻起來,剩下都是我們人工要做,地瓜要種得大條,不能讓你彎腰弄要蹲著,蹲著腰會痠耶,蹲著從頭弄到尾,很痠的。」 他們是季節性採收的千歲團,需要重度依賴勞務的農業面臨缺工 ,是年復一年,切實真確地發生在我們的農村。 這間溫室番茄才剛長一個月,種得比別人晚,就是因為缺工, 想跟大家錯開僱工高峰期。 嘉義青農 蔡育安:「夏天真的是地獄,中午裡面都是五十度以上的,你夏天一進來溫室,一進來熱風就從你臉上吹過,你在裡面大概三分鐘,就全身都是汗了。」 其實考量缺工嚴重,蓋溫室時,他就已經加裝了塑膠布防雜草, 和滴灌設備,節省人力,但面對無解的缺工, 現階段1.2分大的番茄溫室,他不敢奢求再擴大。 嘉義青農 蔡育安:「除非有請到一個固定的,可能以後老婆跳下來做,要不然可能不太敢了,番茄可能就是這樣子了,如果要蓋,我可能就不會種這個作物,不會種番茄,番茄可能就是這棟溫室,其他如果要蓋可能是種瓜類,相對來講耗工比較不會這麼耗工。」 順應缺工,農民們開始往較為省工, 和耕種工法相對簡單的作物去種植, 連帶影響的恐怕是改變整體農產品的樣態,衝擊臺灣農業的發展。 雲林農業處長 林慧如:「看到那麼多老農還在田裡,做那個勞動的工作,其實這不是農業的春天。」 雲林農業處長 林慧如:「農民真的是無語問蒼天,政府農政部門能坐視嗎,天道酬勤,那現在看起來,好像是人道在罰勤。」 採訪撰稿 吳志怡 攝影剪輯 張略家

高齡社會農業缺工 政府該如何解套?

台灣農村雖然已經開始有年輕人願意投入農務工作,但勞力供應仍然十分有限,占據全台蒜頭最大產量的雲林縣,全年農業缺工近6千人,農民更期盼的是農業外勞,解燃眉之急。以前雲林一帶很多人種蒜,但現在多半只剩下老農了,老農的體力有限,缺工連帶影響產量逐年減少,比起其他作物,蒜頭的投資報酬率相對要低,國內的大蒜產業,因為缺工面臨更嚴峻的挑戰。 這對老夫妻為了省工錢自己採收,兩個人工作一整天也只能做完五排,年邁的身影,如同蝸牛在農地裡緩步前進。 雲林蒜農:「找工人要錢耶,這賣不到工人的錢,農產品太便宜了 ,一分地的蒜田,成本四萬塊錢,剛採收下來的稱為「溼蒜」,這次盤商只用一台斤13至15元收購,對比每台斤20多元的生產成本,讓農民血本無歸。」 整個蒜頭的採收過程,其實非常的耗工 ,我們看到這片的蒜田,剛剛已經有機器在這邊做過了翻土,所以在採收的時候,可以比較輕鬆的就把蒜頭從土裡拉出來,然後抖一抖把土弄掉後,之後其實才是費工的開始,因為農民們必須拿著剪刀先把蒜根給剪掉,為什麼要有這個動作,是因為它在烘乾的時候,水份才可以從這裡流失,變成乾蒜之後,沒有水份它的裡面才不至於腐爛壞掉,接著還要再剪掉莖 然後把它成簍之後,最後再裝進藍色的網袋,所以一顆一顆的蒜頭,都是要靠人力,才有辦法完成。 雲林蒜農 吳勝國:「就是全部都要工啊,你看就這樣子啊,一株一株拔起來,一株一株剪掉啊,一百米的話差不多一個人八小時,應該只有三行。」 來到蒜頭工廠,工人正在忙著整理蒜頭,雖然有機器脫膜,但還是需要人工分級,和幫忙機器挑出不良品,另一邊必須將整顆蒜剝成一瓣一瓣,非得靠手工,一顆顆慢慢剝,耗時費力,站在商業收益的考量,蒜頭不敵高經濟作物,隨著老一輩的逐漸凋零,也許有一天,我們再也吃不到台灣蒜頭。 一整天的採收結束,跟著農民回家,他的工作還沒結束。 三合院的空地正在曬著蒜頭,每天都要為蒜頭翻面,費工不說 還要看天吃飯 雲林蒜農 林火炭:「對這是重點,最怕下雨了,現在是最怕下雨,每天都在看氣象,晚上會不會下雨, 66歲的他,一個人經營蒜田,為了明天的出貨,天黑了他還得挑燈夜戰。」 雲林蒜農 林火炭:「比較快而且比較輕鬆,不然就是要蹲在那,蹲在地下在那邊做很慢,而且又辛苦,自製的手動剝膜機,雖沒機器快速但也加快了腳步,這是老農自食其力的智慧。」 在農村,勞動力直接影響的是農產品的生產,爭取農業外勞的引進,自然成了高度預期的人力市場,根據農委會統計,全台全年性缺工人數1萬1千人,每個月季節性缺工9萬人,農委會說,一定要在國內試過所有方法之後,確定本國人口仍無法解決缺工問題,才會進一步考慮開放農業外勞 農委會輔導處執秘 蔡佩君:「先盤好本勞到底有多少可以投入,外勞畢竟是補充的。」 高齡的老農和耐操的外勞,是第一線的農業現況,農民期盼透過與外勞朋友互蒙其利,不過現在還是遊走在法律邊緣,所以主管機關不願意鬆綁,就是因為擔心合法之後 會衍生出更多的問題 缺工問題想要透過雇用外勞來解決,現階段恐怕還不可能。 採訪撰稿 吳志怡 攝影剪輯 張略家

在台觀光打工行不行?

臺灣年輕人喜歡到國外打工度假,但卻沒有外國人來臺灣的農村打工,所以2017年4月,農委會在行政院跨部會議時提出,希望開放越南、印尼、菲律賓、泰國新南向四國,在台有親人的20到45歲青壯年,可以依親在農村工作,每人停留180天,不過現階段來台探親是發停留簽證,短期工作顯然與現行規定不符,適法性還必須釐清,但在政府還沒有開放前,已經有一群外籍移工,以觀光名義來台打工。 交通部公布2017年來台旅客達1073萬人次,不過北中南主要觀光景點的遊客量都少了數十萬人,數字顯然和觀光、餐旅業者的感受明顯落差,仔細盤點所謂的「千萬觀光客」,這才發現來台移工、商務考察全納入統計,其中來台移工,又去了哪裡。 大太陽下,頭戴斗笠、身穿花布衫的農家,在野蓮池裡,因為工作屬性不同,男女各分一邊,拔的工作必須穿上潛水裝,由男性包辦。 潛水工:「它裡面長得密密麻麻的,所以我們拔的時候會比較小心,不然會拉斷,一把抓起根部,一百多公分長的野蓮,再用力一甩。」 潛水工:「有七八公斤,因為你還有帶水。」 拔起後,俐落的除葉、切根,另一旁穿著青蛙裝的女工,抓起野蓮,剪頭、挑洗,一邊整理莖長,一邊清除汙泥。 詩經裡:「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荇菜指的就是野蓮,將女子難求比喻為隨著水波流動的荇菜,並不好採,還得一整天泡在水裡,夏天要忍受豔陽高溫,冬天要耐得住刺骨寒風,採收工作極為吃重,很多毛病也跟著來。 野蓮業者 范黃貴英:「連回去洗差不多十幾個小時,一樣啊,因為沒有工,就像冰在冰水裡面,冰到手都麻麻的,腳也麻麻的。」 一語道破,自己是老闆也要下池,身兼採收工的無奈,缺工嚴重,所以再怎麼忍痛也得下田,無奈中展現著客家的「硬頸」精神,雖說工作難求,但有些工作卻找不到人來做。 野蓮農 范黃貴英:「現在外籍配偶也是不好請,因為他們生活已經比較過得去的話,他們也不做,寧願去工廠比較輕鬆的薪水低,輕鬆就好。」 原本可以仰賴的外配勞動力,這幾年也在逐漸減少。 美濃農會總幹事 鍾清輝:「老實講這幾年,美濃農業的一個發展來講,如果沒有外配的話,美濃農業不可能那麼的,到目前還那麼的,感覺上還很蓬勃的發展。」 美濃外配人口近五百人,今天野蓮池裡,就有兩名定居在美濃的新住民。 外籍配偶:「這邊(薪資)很高。(是你原本在印尼工作的幾倍?) 兩倍吧!」 他們在這裡可以合法工作,但更多的野蓮池,是靠著血緣關係增加勞動力。2016年,移民署在美濃查獲八名非法越南勞工,逾期居留並非法工作,他們幾乎都是新住民的父母或親戚,因為在台灣有人照應,他們以依親或是觀光名義來台,一個拉一個,一個月的觀光簽證到期回越南,停留一天,又立刻再飛回臺灣。 剛剛野蓮池洗選過程剪下的根葉,沒有浪費,它們正是等會要插的秧苗。 插秧工:「現在插這個插秧,剩下五個人。」 三位阿婆,年紀最大的已經85歲了,野蓮苗得插進土裡,人再跟著往後退,這樣的工作不算複雜,但卻異常的辛苦,全程三個小時都得蹲著做,而且雨鞋行動不便,他們全是光著腳踩在泥土裡。 插秧工:「沒有,不能穿,不能穿,我們是倒退這樣退啊,有時候鐵會弄到,半個月不能工作,有時候也會刺到,有時後田螺也會刺到。」 不要以為這樣的體力勞動能賺到多少錢,一個人平均工資一千塊,照理來說現在會做的人不多了,但他們的薪資沒隨著人少而水漲船高,反而是…… 插秧工:「越南他們在跟我們競爭喔,我們插哪裡他們就跟到哪裡,老闆看到外勞比較便宜,他就叫他們過去了。」 非法的外籍移工提供廉價的勞務,讓本國勞工不敵競爭,但從犁田、採收、清洗到秤重分綑,野蓮的每道程序都得依賴人工,又因為整年採收,才會缺工嚴重,政府還沒有開放農業移工,但實際的狀況,是一群外國朋友,撐起美濃農業的半邊天。 採訪撰稿:吳志怡 攝影剪輯:張略家

當農學院系去「農學」化 後繼無人窘境?

一連三天「有農乃大」專題報導,探討農業缺工問題,吸引年輕人進入或許是改善人力老化的解方之一,除了靠農家的第二代第三代,農業未來的生力軍,就是正在就讀農業相關科系的本科生了,但是當國內大專院校及農業的技職學校紛紛去農學化,改名為「生物」或「科技」有關的系所名稱,田間實作也逐漸被理論和實驗室課程取代,這群農業的本科生,能否能在 在學期間,獲得扎實的農業訓練,畢業之後與業界接軌,也攸關著未來的農業現場,能否走出勞動力老化的關鍵。

老問題!農業缺工...毫無下文 只能問天

農業勞動力老化,年輕人不願意承接,上一集看到農校生的培育計畫,但光靠每年畢業的學生,現階段仍然極度缺乏,農村沒有年輕的新血加入,就解決不了缺工問題,這讓農委會提出「2 2方案」,「農業師傅」由農改場訓練,具備基礎的農業知識,「農務士」是基礎的農村勞動力,外加「假日農夫」和「外役監」,整個農業人力團2017年在全台招募了37團,募得842人,但也只可解決十分之一的季節性缺工,缺工問題仍然在。

「科技農夫」農業創造新價值

農民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的辛勤勞苦,在新一代的科技農夫加入後,正試圖借重科技之力,開啟農業新時代,但說到智慧科技,往往都是動輒百萬的溫室和農機設備,也並非一般農民負擔得起,今天「有農乃大」的最後一集,我們要帶您看的是低價的空拍機,如何幫助農民大大省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