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約旦慈心之家,原本是敘利亞商人,為了安置難民而設立的機構,但多年敘利亞內戰,讓經費越來越困頓,慈濟2016年底開始頒助獎學金。"記敘向前行"專題,帶您看這些人,如何重獲新生的故事。

戰火下悲歡離合 「記敘」向前行

約旦慈心之家,原本是敘利亞商人,為了安置難民而設立的機構,但多年敘利亞內戰,讓經費越來越困頓,慈濟2016年底開始頒助獎學金。住在慈心之家有許多年輕的單親媽媽,希望靠自己能力撫養孩子,因此在約旦政府微幅開放工作機會後,會很努力去賺錢。為了讓這些外出工作的媽媽們安心,慈濟志工補助保母費,媽媽們則集資支付慈心之家的水電費,展現互助互愛的精神。其中一位敘利亞單親媽媽「阿絲達卡特」,今年23歲,養育兩個兒子,大兒子5歲、小兒子4歲。她為了保護孩子、不要受到公公與丈夫的家暴,決心放棄婚姻。心中最期盼的是有一天申請移民到歐洲,與自己的父母團圓。 敘利亞難民 阿絲達卡特:「我想去那裡,不管任何人都會想與家人一起,即使沒有工作沒關係,重要的是我可以見到我的父母,並且跟他們一起生活,就算工作辛苦我都願意,18歲結婚的「阿絲達卡特」,2013年初,和夫家從敘利亞到約旦,逃離戰爭、卻面臨家暴。敘利亞敘利亞敘利亞。」 敘利亞難民 阿絲達卡特:「結婚初期我們的生活還好,然後先生開始打我,在我們有孩子之後,他對我家暴更嚴重,他開始喝酒,更給一歲的孩子灌酒喝,為母則強,她決定放棄四年的婚姻,啟發孩子的良善。」 敘利亞難民 阿絲達卡特:「我的兒子艾哈邁德,雖然非常頑皮,但他是一個極其慷慨的孩子,如果你要他的糖果,他會馬上給你,但問題是他還很小的時候,曾被爺爺所在房間裡毆打,所以他有時候,會有侵略攻擊的行為,不過他的心地是很善良的,約旦政府2016年開始,對敘利亞難民發放工作許可,讓阿絲達卡特有機會、先後在超市、診所等地工作,直到這家專賣女性商品的小店,顧客群相對單純,才讓她身心更為安定。」 敘利亞難民 阿絲達卡特:「真的太感謝你們,而且由衷地覺得快樂,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助,並且支付慈心之家的租金,我們將會淪落街頭,而且如果沒有你們,請保母照顧孩子們,我更無法放心工作,掙得工資,你們解決了我許多問題,時薪相當於新台幣45元的收入,每個月九千元,只能支付基本開銷。有醫療需求的時候,還是得向人借錢。」 慈濟約旦分會執行長 陳秋華:「難民營外的呢 因為政府規定,他們可以到約旦政府的醫院,私人醫院診所,但是要繳十塊美金的手續費,就是掛號費,這掛號費是一部分喔,然後去拿藥又要錢,所以變成都沒有能力去看病,四海之內皆兄弟,We Are The World,落地為兄弟 何必骨肉親。」 牙科診所負責人 Dr.Amjad M.Othman:「我的名字是醫生Amjad mohmad othman 約旦人,自1995年開立自己牙醫診所至今已經23年,當然約旦人和敘利亞人都是兄弟。我們是穆斯林,我們的宗教總是教導我們要幫助其他穆斯林,即使我們不是鄰居,醫生醫病;慈濟志工膚慰心靈,今年才23歲的阿絲達卡特,總是微微地笑著,她相信,她與孩子擁有希望的未來。」 敘利亞難民 阿絲達卡特:「期盼我的孩子們能得到最高教育,我的兒子艾哈邁德總是說,他要成為一名醫生,小兒子萊斯也會說,要像他哥哥一樣我希望他們努力學習,接受高等教育長大成人,有良好的生活條件,不要像他的父母生活困難。」 李璧秀 簡元吉 敘利亞報導

矮人一截長不高 緩緩「敘說」醫療之愛

今年38歲的敘利亞婦女「瑪納爾」,育有四名子女,敘利亞的家被炸毀,她帶著孩子逃到約旦,丈夫則被徵召從軍,今年七月底已經不幸往生。瑪納爾最小的女兒「盧珍」因為缺乏生長激素,幼稚園畢業時,仍然只有兩歲的身材。透過一位敘利亞醫師引介,慈濟約旦分會的志工前往關懷,了解孩子的需求後,台灣慈濟人醫會王智民藥師跨海援助生長激素藥劑,讓盧珍開始長高。 盧珍(Lujain)的母親:「她的意思是,因為她有長不高的問題,她畫的人腿就很長,我問她,妳為什麼畫這麼長的腿,她跟我說因為我想長這麼高,像我畫的人這樣。」 盧珍,天真燦爛的笑容,在幼稚園畢業之後,逐漸消失。 她沒辦法玩也不能跑,學校的朋友就跟她說,妳好矮 妳好矮喔,她就開始哭,她告訴我,不想再去上學了。 慈濟約旦分會執行長 陳秋華:「他們給她,就以為她有毛病,就給她開,說她的腎臟有問題,結果開了以後沒問題,又把她縫回去,所以她的身體一直就不是很好。」 盧珍(Lujain)的母親:「我又告訴另外一個約旦醫師,他們做了些檢查發現,生長激素為零,骨頭的狀態是兩歲半,長高的夢想,成真;跨國之愛,來自台灣。」 長高的夢想,成真;跨國之愛,來自台灣。 盧珍(Lujain)的母親:「我認識陳師兄您之前,醫生告訴我,會想辦法找人幫助我,我整晚就一直哭一直哭,我說 祈求真主阿拉,您會幫助我吧,想不到醫生隔天告訴我,他聯絡了你,然後你就來看我了,所以我說 我認為,也許就是上天把你帶來了。」 慈濟人醫會藥師 王智民:「我想我們一個藥師的責任,有關在藥物方面,我們希望能夠,提供她一個很好的協助,今年三月的時候,她的身高是104公分,然後經過三個月的治療,她目前的身高是114公分。」 你知道嗎 她很高興用藥,因為她想她會長高,所以她很高興用藥,她從來不哭喔,一次都沒有哭喔。 只是,人生有福也有禍,敘利亞內戰,丈夫被迫從軍、家破人亡。身為一個母親,要為孩子而堅強。 炸彈炸毀了我的家,離開的時候什麼都沒帶,三年來我沒有丈夫的任何消息, 兩天前 在敘利亞的婆婆告訴我,說我的先生去世了,現在我住在約旦,我就做一些敘利亞點心去賣,因為我需要生活,我要讓我的孩子能夠好好生活。 異鄉人在約旦工作機會少之又少,自食其力、維持生計並不容易。每一天面臨的困境,都是敘利亞內戰造成的不得已。慈濟約旦分會在南薩,每個月補助難民家庭,目前58戶,七年來 彼此尊重,傾聽他們內心的聲音。 敘利亞難民:「首先,要感謝您多年來一直持續資助我們。我想說的是,我們一定不要以貌取人,因為有很多窮人是有自尊心的,不願也不會表現出他們的貧困。對我來說,如果有人來我家要求幫助,而我沒有錢,我會想辦法借錢來幫助他。也許你看到我的生活狀況很好,因為我不願表現出我的貧困。當我搭巴士來到這裡時,我沒有錢,我告訴司機,回去時會付錢給他,但我不願對人談論自己的困境。」 失去敘利亞的所有,但不能失去的是,孩子的教育。當父母們,盡力尋求資源,人道救援的力量,就有機會在身旁出現。就像八歲的盧珍,除了上學,也在道館教練的協助下,定期訓練體能。 跆拳道館教練 Nancy Hindi:「我們都盡力教授他們,不管男孩、女孩,一般或特殊狀況(孩子)。首先我們先讓他們感到快樂,因孩子若快樂,孩子會跟我們更好的溝通與互動,故我們一定先讓孩子快樂,然後教導他們要強壯及良好的行為,繼續向前行的人生路,心在哪裡,家,就在哪裡。」

星火微光 照亮返家的路

在約旦馬夫拉克省,慈濟人醫會曾在2016年底、以及2018年七月到當地難民進修學校舉辦義診,也會到鄰近二三十分鐘車程的帳棚區,邀請敘利亞難民前來就醫。約旦慈濟志工在義診之後,也前往帳棚區關懷他們的生活狀況。帳棚區的敘利亞難民,可以為地主工作賺取一小時1約旦幣的收入,只是孩子的教育,在聯合國停止補助之後就中斷了。幸好帳棚區有些年輕人,很有心地每天為小朋友上課,只是苦無教材,慈濟志工將思考協助的方式。其中有一戶家庭,在敘利亞時生活可以說是富裕,但因為戰爭失去一切、離鄉背井。幸好一家人都在一起,不論在約旦、或有機會回敘利亞家鄉,都不要放棄希望。 在馬夫拉克難民進修中心,一家之主帶著妻小求醫,如果沒有慈濟義診,孩子視力問題,燙傷的後果,都是未知,能不能健康長大,只能盡能力聽天命,很幸運的是,他燙傷的部位,沒有影響到他的關節,所以他可以正常動作,而且也不會影響到他的發育,醫師的診斷與建議,讓父母放心不少,回到休息區,慈濟志工更關心他們的生計,這邊11個,這邊11個,所以20歲就另外難民證,大兒子25歲了,就去摘番茄 水果 做農的意思,一天差不多五塊錢六塊錢,為了這些弟弟妹妹的吃的,衣服啊生活這些。 排行第五,今年16歲的阿里,小學三年級離開敘利亞之後,七年來,沒能再念書,他很想讀書,可是沒有錢讀書。 我說可以去公立學校讀書,他說公立學校沒有辦法排上,你們在敘利亞的生活好嗎? 之前是的,感謝阿拉,我們過的很快樂。 要回敘利亞困難嗎? 我們不能回去,我們會被殺掉。 很難嗎?是的 你在家鄉(敘利亞)有大農場?是的 有多少平方米?40,000 (平方米)感謝阿拉。 你的農場每月可以賺到錢? 我們農場種植橄欖樹和開心果樹。 那每月都可掙到錢? 是的,我們在冬天可銷售橄欖油,掙得的錢足夠我們生活費用,感謝真主,我們生活得很好。 逃離戰爭六年,近兩年才輾轉來到這裡,他們幫地主工作,地主給他們住,然後地主他們提供電,然後他們去工作摘番茄,清晨六點半,每天每戶家庭最多三位,提著桶子得走30分鐘,抵達番茄園,塑膠桶暫時成為座椅,當水果籃被運抵現場,大家立刻定位快速採集。當中有些男性負責搬運,部分女性負責分級,這些敘利亞難民,他們每天上午六點半出發,七點開始採番茄,而且現場採 現場分級,像是在這一批,品質非常非常的好,他們會外銷到沙烏地阿拉伯,或者是海灣國家,摘番茄時薪,約旦幣一塊錢,一天工作最多六小時,每個家庭一個月收入,大約160JD換算新台幣六千四百元。那一百五一百六,就大家吃的,有時候過節想買點衣服穿,可是現在他們也很難,達到這個目的,幾乎很少出去,除非生病不得不出去看醫生,勉強餬口之外,醫療和教育都使不上力,地主也說難民常常搬遷,而且幾乎所有家庭,都需要中學以上的孩子打工賺錢,所以附近的公立學校開不了課,至於,小學年紀的孩子們,如果再沒有求知的管道,恐怕世世代代成為文盲。您好 您是老師嗎?感恩喔 太好了,這裡有多少學生,25位,28歲的尹絲法,自願為帳棚區的孩子上課,早上去摘番茄,下午來幫忙小孩子上課,雖然缺乏教材,但大人憑著記憶中的知識,讓孩子身處異鄉,還是有受教的機會,而敘利亞的家,是夢想中仍然要回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