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為考量梨山地區觀光發展與居民交通安全,開放中巴,往返中橫便道,每天可能有上千名遊客搭中巴到梨山,帶動梨山觀光產業,53年歷史的梨山賓館,堪稱地標,中巴通車,能否再現風華?值得觀注。另一方面,開放中巴,對農民來說,可能是一個好消息,當地的甜柿、雪梨和蜜蘋果這些水果,過往都靠物流業者,運輸到外縣市販賣,梨山果農估計觀光人潮進入後,當地可以增加2~3成的銷售量。

行不行?中橫便道承載高度期許與憂慮

今天起,我們推出天擇中橫路專題。這一條路,曾被喻為,人定勝天,但天災,重重考驗,尤其台八線中橫公路從谷關到的德基路段,從1999,九二一地震後,對外封閉,只讓工務單位和梨山居民通行。不過,政府相關單位最近通過審查,從今年11月16號起,開放二十人座的中型巴士通行,一般客車仍禁止進入。但風險是存在的,谷關到梨山的這條路,政府把「省道」等級,降級為「便道」,無法百分百保障行車安全。今天第一集,我們帶您回溯中橫的歷史。 58年前、中橫通車,許多人命和悲壯故事,換來了「人定勝天」這句口號。 九二一地震,中橫柔腸寸斷,此時有了「人定不能勝天」的省思, 但外界壓力下, 政府還是費時5年,斥資21億元,打算在2004年7月通車, 但提前13天襲台的敏督利颱風,讓修復工程、毀於一旦。 中興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 蘇苗彬:「社會各界認為說,這個經費,這樣子投入 值不值得,然後這樣子修復,到底有沒有用,封山當初其實是大家,根據國內外的經驗,大概當初提出一個,一、二十年讓自然生息,能夠自然的養回來。」 接二連三的自然反撲,終於讓社會重視道路過度開發的問題, 於是從1999年至今,谷關到德基的中橫路段,對外封閉。 想要進入梨山的觀光客,必須繞道合歡山,比原本的中橫路程、多花四個小時。 梨山遊客 鄭女士:「我們是從阿里山過來的,早上八點出發,來到這邊下午五點了,這邊第一次。」 台中市梨山區果農 周永藩 :「一般的公務員,或者是雙薪家庭都一樣,你要叫他們跑這麼遠,他們其實意願不高。」 2018年11月,政府認為山林土地,有了休養生息時間, 決定有限制開放中橫通車。 二十人座的中型巴士、載著遊客,從谷關管制站、被放行進入。 台中市和平區農會總幹事 李順冬 :「它已經有快二十年沒有開放了,很多人有點好奇心,會想要再走這條路。」 從谷關搭中巴到梨山,單趟票價最低60元,其中含300萬的意外險, 涵蓋車禍和落石掉落的天災,而輪寬較大的大巴和遊覽車, 無法行駛中橫便道,因為這裡原本是單行道的中橫下線。 這裡是台八線44公里處,中橫從這裡分為上線,和下線兩條路, 不過上線這條路,因為在九二一地震中,損壞嚴重,至今仍未修復, 目前開放中巴通行的,是下線這條路。 中橫下線,從「省道」 降級為「臨37便道」。 中興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 蘇苗彬 :「現在的這個,叫做中橫的便道,便道的意思就是政府單位,還沒有完全有把握,它可以當作很安心的道路。」 無法百分百、保障行車安全,於是,中橫便道、每天只有三個開放時段, 分別是早上七點、中午十二點和下午四點半。 車隊進入,必須由政府單位的三輛車護航,除了最前端的前導車, 中巴車輛前後,也有中衛車和後衛車護送。 公路總局谷關工務段 呂正安 :「中橫便道它本身地質條件,比較多破碎,節理發達,而且很多高聳的邊坡,所以常常還是會有一些,無預警的落石會掉下來。」 公路總局谷關工務段 呂正安 :「我們有要求客運公司,要發放防災避難的圖,讓民眾知道說我們沿線,總共有14 處的避難空間,像是這樣的隧道,可以讓人家來避難。」 救災同時,手機通訊、相對重要,但昔日網路、處處中斷。 公路總局谷關工務段 呂正安 :「原本的話是在13K以後,大概是沒有通訊,因為沒有電力。」 為了強化中橫的救災能力,政府和電信業者合作,在24公里長的中橫便道, 增建了四座基地台,覆蓋率超過90%。 公路總局谷關工務段 呂正安:「做980公升,柴油的儲備量,萬一它沿線的電桿,被弄斷的時候,它第一時間,它就會啟動不斷電設施。」 通訊不中斷,但曾經柔腸寸斷的中橫,真的能變成安全回家的道路嗎? 在梨山居民殷切期盼下,雖然啟航,未來是福是禍,還得倚靠上天的抉擇。 張澤人 採訪撰稿 李岳為 攝影剪輯

朝聖天險之路 考驗環境負載力

在梨山居民期待下,睽違十九年、從谷關到梨山的中橫路,終於讓一般民眾踏上,但目前開放中巴通行的這條道路,並非原本雙向道的「省道」,而是只有一條單向道的「便道」,不但用路人行駛時雙向錯車不易,沿途還行經多處落石危險區,如果遇上颱風豪雨,這條路可能損毀封閉。專題「天擇中橫路」,記者實地調查修復後的中橫便道,目前潛藏的危機。 行駛中橫便道,風險仍在,我們在沿途,看到好幾處大規模崩山。 記者 張澤人:「畫面中看到的,是超過數萬公噸的巨石,它們都是從山上滾動下來的,事實上在中橫沿線,有許多和這些野溪交會的地方,都是容易發生土石流的危險之地。」 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 楊國禎:「大的石頭,衝擊力就非常的強,它把基部地方掏空,整片就往下滑,當然會對我們的路基,變成一個不定時可能發生的情況。」 記者 張澤人:「這裡是臨37便道6.5公里處,歷經七二水災之後,這裡的地質很不穩定,時常會有大規模的崩山發生,施工單位施行了三道工法整治之後,地質趨於穩定,不過還是有零星的落石會發生,我們從現場的防落石網就可以看得到。」 公路總局谷關工務段 呂正安:「在整個坡面上,我們會用菱形網,把菱形網一直貼,全部都貼滿了之後,再用工人去把它噴漿噴起來,讓整個坡面是一個固結的,大概十公分厚,水就不會滲進去,到裸露的坡面裡面去。」 記者 張澤人:「在大範圍零星落石的區域,施工單位架設這種簾幕式的落石網,防止落石傷人,並且透過網子的空隙,讓落石掉到道路的邊溝。」 人工的種種防護設施,未必抵擋得住大面積崩塌。 記者 張澤人:「您現在看到的畫面是水泥灌漿區,我們把鏡頭拉大,發現十幾倍的面積,都有土石崩落的狀況,因為只要碰上侵蝕溝和野溪的山坡地,一遇颱風豪雨,災害就可能不斷的發生,這個時候,工程單位選擇明隧道來防護。」 公路總局谷關工務段 呂正安:「中橫便道總共有十幾個地方的明隧道,它上面的土石,可以從明隧道的上面,溢流過明隧道的頂部,流到下邊坡去,在明隧道裡面,就不會去受到落石的攻擊。」 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 楊國禎:「上面崩塌非常嚴重,你只要豪雨,就會土石流下來,這邊的沖刷跟淤積越來越嚴重。」 大甲溪的河道劇變,昔日的潺潺溪流,如今和人工道路,互爭地盤。 記者 張澤人:「這裡是中橫便道13公里處,透過鏡頭您可以看到,這裡的路基不是鋼筋水泥,而是貨櫃,因為這裡位於一個河道轉彎處,幾乎是一遇颱風豪雨就會被沖毀,相關單位只能用這種方式修復,降低成本。」 曾經千瘡百孔的中橫,這十九年來,一直沒有對遊客開放,但此刻的中巴通行,利弊如何? 梨山地區居民 陳琪翔:「有好有壞,它的好處就是說,保留了這邊原始的風貌,跟地震之前差不多,禍的話就是經濟上面,它沒有辦法像以前一樣,每天都是二、三十台遊覽車,但是它的好處就是說,整個生態它有一個比較完善的保存下來。」 外界質疑,中巴開放,車輛來回碾壓道路,會不會加速中橫的損壞率? 中興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 蘇苗彬:「便道最主要是施工的車輛在走,這些大型機具,真正產生道路的負擔,其實是最大的,所以中巴相比較來講,應該還好。」 儘管中巴對道路影響不大,但開放後的人潮效應,觀光和生態,面臨拉扯。 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 楊國禎:「如果只是中巴帶來的人,它的影響並不大,問題大的是它形成廣告的作用,我們實在沒有必要,用我們的山林水土保持的未來,再來賺取更多的一個利潤。」 穿越重重險阻的中橫路,遊客來到梨山,呼吸森林芬多精,這是親近自然,還是享受奢華?我們無法定論,但山林的美麗與哀愁,正同時上演。 採訪撰稿:張澤人 攝影剪輯:李岳為

「貨運得出去」錢進來 ,觀光生態孰輕重?

中巴通行後,每天可能有上千名遊客搭中巴到梨山,帶動梨山觀光產業,但當地如何同步提升旅遊品質,成為考驗。除了觀光衝擊,梨山的農產銷售和運輸,也受影響,因為當地的甜柿、雪梨和蜜蘋果這些水果,九成以上都靠物流業者,運輸到外縣市販賣,不過,梨山果農估計觀光人潮進入後,當地可以增加2~3成的銷售量,不但增加農民財源,又可減少農產運輸奔波不便。 海拔兩千公尺的梨山,擁有獨特的自然景觀,曾經是著名的觀光景點。 這裡也是重要的溫帶作物產地,高冷蔬果、開創年產數十億的財源。 記者 張澤人:「每年10月~11月,是甜柿採收期,梨山地區的甜柿,超過全台的一半,甜柿在當地的銷售量,卻不到一成,絕大多數的甜柿,是靠著交通車,運輸到外地,梨山農產運輸、從九二一地震後,得從合歡山繞道而行,直到2012年、谷關到德基的中橫便道完工,但只有當地居民能夠通行運輸。 台中市梨山區果農 周永藩:「合歡山那條路不好走,唯一一條就是宜蘭,所以說它的遊客的量,沒有辦法很多,合歡山下雪,不能過,如果又遇到宜蘭的。」 又不能過,所以觀光客有時候只要一下雪,就是等於零,觀光蕭條,運輸不易,但今年十一月後,隨著開放中巴通行的人潮效應,昔日狀況可能改變。 台中市梨山區果農 周永藩 :「遊客這樣進進出出,至少一定有兩、三成,對我們農民實際上而言,它是很好的,如果說沒有通的話,就只有我們居民,自己在跑而已。」 連續兩年碰上颱風災情,果農「周永藩」4公頃的甜柿園,這兩年來、只收成3萬顆,但今年豐收,10萬顆飽滿多汁的甜柿,收成時固然歡喜,但如何消化,是接著煩惱的事,只好借助物流公司,把水果送到外縣市販售。 梨山物流業者 胡先生:「現在是開放三個時段而已,來不及,農友是傍晚才有出貨。」 台中市和平區農會總幹事 李順冬:「像我們到拍賣市場,都有時間性的,你如果太慢去了,你就賣不到好的價錢,農產運輸時間受限制,梨山當季水果賣不完,於是,梨山賓館附近、出現上百個水果攤位,農民自產自銷過剩的農產品。」 梨山果農兼攤販 王先生 :「人很少,只有楓葉期,才有人,今年可能是景氣的關係,政府上的砍預算,我們就有差了。」  觀光沒落的梨山,隨著中巴遊客進入,被注入一劑強心針。 梨山地區居民 陳琪翔:「這條路如果通的話,當然是遊客他會更多,更多的話,當然我們收入會比較好一點。」 中興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 蘇苗彬:「當然我們希望它,休養越久越好,但是從另外一個觀點,你休養就把整個,生活機能停掉,所以大家覺得自然,恢復到一個程度以後,開始要讓民眾這些土地利用,可以得到一個比較合理的保障。」 53年歷史的梨山賓館,堪稱地標,這座海拔1956公尺、全台最高的宮殿旅館,曾經在地震和風雨中關閉,這次中巴通車,能否再現風華? 梨山賓館經理 王柏翔:「路通了以後,大家一定會來這個地方玩,坐中型巴士,當然我們也是希望說,整個梨山地區的旅宿業,能夠串連起來,不只是住我們梨山賓館,也可以住到我們,街上的一些飯店。」 旅宿業串連,期待找回昔日榮景,但當地的計程車、已經萎縮至零,起而代之的、是用喊價載客的地下租賃車。 梨山租賃車業者 大熊:「中巴上來,能跟我們這些租賃車配合,比如說遊客上來,希望能夠輔導我們,看我們要怎麼去…,變成我們有辦法合法,去承接這些遊客。」 中巴開放後的人潮,將重新洗牌,政府準備讓「多元化計程車」進駐梨山,創造在地居民的就業機會。 從繁華到沒落,觀光和生態的拔河賽,誰輸誰贏,都不是全民之福,在經濟利益的糖衣背後,山林生態的平衡,必須看見。 採訪撰稿 張澤人 攝影剪輯 李岳為

血淚築路史 付出代價值得嗎?

歷經九二一地震和多次颱風重創,政府花在中橫谷關到德基路段的整治經費,和台電的復建經費,超過130億元。近年來研究發現 : 當地不只地質不穩定,落石連連,中橫經過的大梨山地區,多處發生深層崩塌的地滑現象,造成中橫多處路基嚴重下陷,危及行車安全。除了用路人不安全,梨山居民也身陷危險,像「新佳陽部落」、「老部落」和「松茂部落」,都出現嚴重地滑,居民面臨遷村命運。今天的專題「天擇中橫路」,一起來了解。 記者 張澤人:「記者所在的位置是谷關水壩,往上還有青山和德基水壩,這三個水壩,都在中橫便道上,雖然一般民眾,曾經十九年來進不來,不過這條路,卻是台電工程車,每天的必經之路。」 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 楊國禎:「 大甲溪沿線,台電設了非常多的,水力發電的設施,因為你把它,攔了以後,上面就會淤積,下面會有掏空的現象。」 為了讓中橫沿線的水庫和電廠、正常運作,谷關到梨山的中橫便道,早在十多年前搶通,方便工程人員進出,只是外界和媒體記者、無法進入一窺樣貌,直到最近開放便道。 公路總局谷關工務段 呂正安:「中橫便道,其實滿多這種裸坡的,像這種破碎的節理面之間,它只要再含水量多的話,它還是可能因為滲水之後,磨擦力降低了,就滑下來。」 邊坡的滑動,比起整座山頭的「地滑」,算是小巫見大巫了。 1990年,梨山發生大規模的地滑,深度超過50公尺,面積廣達230公頃。工研院發現:梨山地區的岩體特殊,地底蓄積大量的地下水。 中興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 蘇苗彬:「 下大雨的時候,地下水位太高,就把土地把它抬起來,抬起來以後,在山坡地裡面,有一邊不穩就滑下去。」 調查發現:附近新佳陽和老部落、難逃一劫,松茂部落的地滑現象,更是嚴重到要遷村避難。 記者 張澤人:「 隨著梨山地區的地滑現象,松茂部落幾乎是家家戶戶,都出現了明顯的這種裂縫,我們實地用這個小圓球來測試,只要放在地板上,就會發現它會往,傾斜的地方來移動。」 中興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 蘇苗彬:「 在山裡面,當然幾公分的變化,不可忽視,它代表著長遠,累積久了以後,最後可能會有,大規模的部分。」 地滑威脅的、不只是人類生活圈,還重創道路。 記者 張澤人:「這裡是中橫公路109公里處,這裡是一處相當嚴重的地滑區域,在記者背後的這處擋土牆,已經發生了傾斜,由於長期的地層滑動錯位,使得這裡的道路,必須一修再修。」 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 楊國禎:「 如果你的開墾上面,再澆水再重壓的話,這非常的明顯,目前的地滑,已經可以說是,大梨山地區的癌症了。」 自然災難,快速地在山林蔓延,人工補強措施,是否來得及彌補大地反撲缺口? 中興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 蘇苗彬 :「 如果每年,都破百年紀錄,這個百年紀錄就不對了,所以表示我們對大自然的變化,還有很多不能掌握的部分,所以我們唯有順應著,自然的變化。」 順應自然,是古人說的「順天而行」,但往往利益當頭,就可能被忽視。 記者 張澤人:「這裡是福壽山農場,在記者背後一望無際,都是高冷蔬菜園區,透過鏡頭您可以看到,在收成之後, 留下一片黃澄澄的泥土,大雨一來,完全沒有水土保持的功效。」 中橫開通,梨山開墾、隨著增加,綠色山頭、陸續消失。 台中市和平區農會總幹事 李順冬:「蔬菜它的水土保持能力比較差,水果到底它有一點深根性,蔬菜方面,我也是跟農友宣導說,盡量不要再開發下去。」 國人愛吃高冷蔬菜,農民一味搶種高經濟作物,只是背後的隱形帳單,得由全民和後代子孫買單。 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 楊國禎:「你把它開墾這樣的話,一下雨 水馬上流走,就形成洪峰,這個洪峰 就會形成災難,你夏天吃我們高山的高麗菜,每一口都是台灣的山林血肉。」 過度開發,加上地滑問題,中橫通過的山林和生活圈,還得面對異常天候的考驗。無止盡的人心願望,似乎忘了天擇因果,以及大地不斷發出的警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