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為了減少非緊急的救護案件耗損救護資源,消防署特地舉辦微電影競賽,結合目前所流行的微電影拍攝方式,成功吸引大眾了解救護車正確使用時機。救命搶時間,新北市消防局從2013年開始,推動雲端救護行動急診室計畫,急症患者只需6分鐘等待救護車抵達後,直接由高級救護技術員,在救護車上接受診療,這短短30分鐘是救命的關鍵黃金時間。

救護車不是計程車

回頭看台灣,真的處處都方便,提醒我們應該珍惜。今天起,大愛新聞推出,珍惜119專題報導,就是一個省思,因為濫用救護車實在嚴重。 根據統計,過去10年緊急救護出勤次數不斷升高,100年首度突破百萬,105年增加到111萬多次,106年出勤次數開始出現負成長,減少1萬7,200次,降低到110萬次 換藥病患與高級救護技術員 蘇柏憲:「 你叫救護車有什麼需要嗎,哪邊不舒服,你們都來了,我可以坐救護車去嗎。」 胸痛病患與高級救護技術員 蘇柏憲 :「你哪裡不舒服,頭暈暈的心臟很不舒服,心臟不舒服頭很暈,現在會喘嗎,會很喘很喘。」 民眾 陳小姐:「你覺得哪一個比較需要,叫救護車到家裡來,當然是有心臟病的阿伯,因為他比較有立即的危險。」 消防署副署長 江濟人:「 比較常見的,比較常見的濫用的方式就是說,譬如說叫救護車去看門診,叫救護車去住院,事實上是小病,自己可以處理的,為了節省計程車錢,也叫救護車。」 以106年為例,110多萬救護出勤次數中,因為車禍、 急病、外傷、路倒以及心肺功能停止、癲癇等送醫人數有89萬多人,但民眾叫救護車卻未送醫次數高達24萬多次。旅居美國多年的陳先生,曾因昏倒搭救護車送醫,付出高額的費用,他呼籲台灣民眾應該要好好珍惜救護資源 旅美華僑 陳清旺:「住二晚之後,醫生檢查出來沒有特別的 ,需要 就出院了,出院後一星期,帳單一來看到臉都黑了,每一條像蜘蛛絲一絲一絲,要三萬多美金。」 旅美華僑 林美雪:「以前一趟,要五百塊美金,也不是只有一個數字,會根據距離來收費,越遠 跑越遠要更多的錢。」 為了將醫療資源留給最需要的民眾,目前已有台北市、桃園市、台中市等10個縣市施行救護車收費,每趟約在600元到1800元 新竹縣消防局小隊長 洪東秀:「依據我們統計最近三年來,每年救護出勤次數,的確是有每年減少,雖然減少幅度不高,大概百分之五左右,但是至少是我們已經有看到成果。」 消防署副署長 江濟人:「我們只有針對所謂的惡意,而且是濫用非常嚴重地,大概有十個縣市 有收費辦法,我們也擔心收很高的費用,會不會真的讓那些有需要的人,反而不敢叫救護車,這些因素會做通盤的考量 。」 救護車救援分秒必爭,目前各縣市消防局針對緊急救護案件,先初步分類輕傷與重傷,希望未來更落實輕重症分流制度 消防署緊急救護組代理組長 鄭志強:「今年也嘗試去辦一下,我們EMT做五級檢傷,需要多少時間,危急非危急就二級,這五級就更困難。」 壢新醫院醫師 江旺財:「心臟的問題中風的問題,意識不清醒的病人,比如意識不清醒的病人,比如說意識不清楚的病人,或是說你的呼吸心跳, 或是說你的血壓都有異常,這些大概都要應該是去判斷,一定是可以,醫療資源需要,因為這個需要時間的問題。」 新北市消防局第四大隊隊員 陳家和:「CPR的部分就是按壓30:2,按壓的位置,在於兩乳頭連線的中間這裡,掌根 二隻手交疊之後,掌根放在中央的位置交疊之後,掌根放在兩乳頭連線中間,用身體的力量往下壓,壓30下, 頻率為每分鐘100到120下,1下 2下 3下 4下 5下 6下。」 救人如救火,消防署推廣線上即時救護指導,協助家屬為患者施行CPR心肺復甦術,提高OHCA到院前心跳呼吸停止民眾的急救存活率,也希望民眾不要再把救護車當成小黃,排擠到真正需要救護車的民眾權益,才能挽救所有寶貴的性命。 採訪撰稿 李佩吟 攝影剪輯 李俊葳

拍微電影宣導 救護車別濫用

為了減少非緊急的救護案件 耗損救護資源,消防署特地舉辦微電影競賽,結合目前所流行的微電影拍攝方式,以創意的手法、及線上投票創造話題;在得獎作品中,就有挖鼻孔、摳痘痘、或是剪指甲流血的民眾,也要叫救護車的案例影片,成功吸引大眾了解救護車正確使用時機。 話劇社出身的台中市消防局隊員許書旭,擔綱微電影男主角,以詼諧幽默的表現方式,詮釋救護人員出勤的真實遭遇與難題。 台中市政府消防局隊員 許書旭:「就有那種真的是挖鼻孔、摳痘痘、剪指甲流血的這種,也都很清醒 ,也都是叫救護車,不然就是像有一些學校學生可能打籃球,還是踢球時腳扭到,其實如果沒有明顯變形,不是骨折那種,可能就是肌肉拉傷,這種情況他也都叫救護車,會覺得比較濫用到資源。 許書旭演來得心應手,是因為多年的救護生涯中,處理酒醉路倒案例,救護車被當成計程車的經驗不計其數。 台中市政府消防局隊員 許書旭:「他今天就純粹因為喝酒造成的,可能就覺得他喝完酒 他有一些,我們一般人喝酒會有的症狀,就覺得頭暈暈的,有些大部分只是覺得在路邊睡不舒服想去醫院找個床睡。」 擁有廣告專業長才的替代役男賴禹諾,擔任導演,以優雅又滑稽的慢動作節奏,帶出有張力的影像效果。 台中市政府消防局替代役男 賴禹諾:「就像蝴蝶效應,一個地方少一個資源,就從另一個地方去補,真的有地方有需求的時候,沒有人去把這件事情處理好,就很恐怖了,而且台灣的救護資源比較少,人也比較少,所以每個人都很緊繃了,還要被亂用的話,我覺得其實壓力都是不斷地轉替起來。」 你們知道嗎這部微電影是雲林消防隊員蘇柏憲及嘉義市消防隊員蘇俊傑兄弟檔,聯手設計場景,構思劇情,期望民眾珍惜救護資源。 雲林縣消防局隊員 蘇柏憲:「比如說有些是上下班的時段,車禍案件比較多的,一個嚴重的車禍交通事故,他是需要救護車立即趕往現場,給予適當的急救處置,穩定他的生命徵象,這才是真正需要的救護案件。」 嘉義市政府消防局隊員 蘇俊傑:「很小的傷口,就是要換藥擦藥、小擦傷,或者是他已經拿著換洗衣服,大包小包準備要去就醫那種,其實那種都不算太緊急。」 屏東縣政府消防局替代役男 呂建廷:「倒在路邊的,不是誰,就是他的小朋友,他的兒子,可是他其實那時候酒醉,他在酒醉的時候,不會有任何意識,就是笑笑、開心地,一直在亂講話 或是發酒瘋,不會知道他面對的到底是什麼。」 五分鐘這部微電影,描寫男主角占用救護車資源,導致兒子延誤送醫,離開人世,後悔莫及,導演呂建廷以自己在救護替代役工作的深刻體會,發出沉重的呼籲 飾演劇中男主角的義消鄭智濠,更是整部影片的靈魂人物 。 屏東縣政府消防局義消 鄭智濠:「我在拍攝的時候,是想到12年前,我父親他也是心臟病,心肌梗塞,這樣子過世 就像剛剛所說的,他突然間過世,然後他已經被送到急診,而我聽到消息的時候第一時間,就趕到急診去,剛好是跟這部片的情境滿雷同地,因為這部片剛好就是一個親人,親人就這樣往生了,而我當時就是把這個情境放入到這個影片裡面。」 鄭智濠將自己失去親人的悲痛,淋漓盡致的發揮在影片中,他殷切盼望緊急救護資源更有效地被運用,減少延遲救援的悲劇一再發生。 採訪撰稿 李佩吟 攝影剪輯 李俊葳

行動急診室MER 病患到院前先搶救

消防急救案件,從通報、派遣救護車,到患者送達醫院就醫,平均得花上半小時。對心肺功能停止或腦中風等重症患者,這短短30分鐘是救命的關鍵時間。新北市消防局從2013年開始推動雲端救護「行動急診室」,急症患者等待救護車抵達後,直接由救護員進行急救;醫師則可以透過遠端連線為患者診療,甚至到院前,醫療團隊已經準備好。 雲端行動急診室,是針對心肺功能停止、急性心肌梗塞、急性腦中風和嚴重創傷的急症患者,提早啟動到院前搶救機制。 新北市消防局新店專責救護隊員 柯郅仕:「救護隊有攝影頭的頭盔,以及平板,以及那台手動電擊器兼生理監測器,可以做12導程心電圖,做完之後資料同步回傳到雲端醫生的手機。」 台北慈濟醫院急診部主治醫師 陳祖儀:「導管室或急診室醫師,可以看到心電圖就可以預先做準備,需要動員一個團隊的人,導管室要暖機,準備無菌的東西,病人還沒到之前就先通知,就可以縮短時間。」 新北市消防局新店專責救護隊員 賴建昌:「現場的救護指揮官,要說幫我注意一下給氣的速率、按壓的速率,或是要分析心律要準備電擊,他就要負責綜觀全場,也要去詢問家屬他的狀況是怎樣,要及時回報給醫院。」 救護車內的男子早已沒有呼吸心跳,從上車地點新北市坪林到萬芳醫院,需花費30分鐘以上,高級救護技術員使用電擊器自動心肺復甦機,讓他恢復心跳,救回寶貴的性命。 獲救男子 鄭先生:「因為消防弟兄的協助,救了我的一命。」 成功救活病患,是93年成立的新北市消防局新店專責救護隊成員,最值得驕傲的事。 新北市消防局第四大隊護理師 范美玲:「第一年遇到OHCA,呼吸心跳停止案件,他們救活的時候,那個興奮,大家會抱在一起痛哭。」 專責救護隊主要由高級救護員組成,每位高級救護員在取得中級救護員證照後,還需要1280小時,相當於上班時數八個月的訓練,才能取得高級救護技術資格。 新竹市南門醫院醫師 張玉龍:「到院前心跳停止的患者,大部分的原因是心肌梗塞,或是不穩定的心絞痛,我們所謂的冠心症,他突然間心臟血管塞到,會造成心室致命的心律不整,叫心室顫動簡稱叫VF,這種患者我們除了要盡早高品質的CPR以外,趕快給予適當的電量電擊,他就有恢復自發性的循環。」 台東縣消防局小隊長 黃志正:「到院前心肺功能停止,例如嚴重氣喘,例如嚴重胸痛,這些病人,我們有更多的救護技術、更多的能力,把他們維持最基本的生命徵象,趕快維持住然後到醫院去。」 彰化縣消防局小隊長 林忠本:「腦中風也要搶時間,三小時內要判斷發生的時候,趕快到醫院去打血栓溶解劑。」 這二位高級救護員,黃志正與林忠本。多年來救人無數,但遺憾的是,救護員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在外救治傷患,卻來不及救自己的家人。 彰化縣消防局小隊長 林忠本:「有一天晚上我媽跟我說,我爸他突然間走路,突然間就是腳無力倒了,倒了之後,停了幾秒之後,要人家扶才可以扶得起來,扶起來之後,因為他準備要去睡覺,腳無力倒了睡覺起來,就讓他去睡覺,隔天晚上叫不醒了,那也是算腦中風疑似症狀,症狀發生的其中一項,可是當下我沒有警覺到,沒有馬上送醫去搶時間 。」 台東縣消防局小隊長 黃志正:「有一天半夜十二點多,我送一個病人到醫院去,我老婆那天上大夜班,她在照顧著其他的急診病人,我載了一個老人家到醫院去,然後就發現我的一個小朋友,我的兒子、大的兒子,被我爸媽帶到急診室去,因為那時候是嚴重感冒,變成他整個呼吸道感染,產生嚴重氣喘,那個時候我身為一個救護技術員,沒有辦法幫助到我自己的兒子,我老婆身為一個急診的護理師,她也沒有辦法幫助到我的兒子,我們大家就在急診室團聚。」 救護員搶救生命垂危的病患,看盡生死無常,家人的體諒支持著辛苦的救護人員繼續與死神拔河。 採訪撰稿 李佩吟 攝影剪輯 李俊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