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台灣建教合作的歷史,最早要追溯到日據時期,因為工廠需要人力,讓學生到工廠邊工作邊學習技能;然而到了今日,部分的建教制度,漸漸把重心從學習轉移到工作。但台灣的人才培育,終究有優勢,來自緬甸學餐飲的高職生,依舊堅持要來台灣學習料理,離鄉背井只是為了學到台灣的技術。

遊學夢碎!來台遊學淪黑工?

台灣少子化缺生員,目標鎖定向國際招生,搭上新南向政策的順風車,許多東南亞外籍生來台灣讀書,不過日前康寧違法招生,強迫外籍生打黑工,另外醒吾科技大學也被立委指出,藉新南向專班生,由實習名義,實則學生都沒讀書,反而到工廠工作。2018年大專校院境外學生人數計12 萬6,997人,其中新南向國家學生共計5 萬1,970人,占境外學生總數之4 成1,呈逐年走高趨勢,年增幅達25.6%,其中以越南及印尼之境外生人數增加最多。國際高等教育在全世界都有,目的除了招生也是為了留住人才,但台灣出了什麼問題? 康寧大學把推廣教育學分班的學生,沒有經過合法的入學管道,就把他轉變為 康寧大學驚爆透過人力仲介,違法招收斯里蘭卡學生,沒有工作證,壓榨學生到屠宰場當黑工,事情被教育部知道,祭出三大罰:罰金、停止補助以及廢止108年核定招生名額。可是追本溯源頭,還是跟少子化脫不了關係。 全國私校產業工會理事長 尤榮輝:「因為少子化的關係而且對技職院校衝擊越大,衝擊越大它們招生需求孔急的狀況下,而且政府又有補助,所以他可以提高學校的註冊率。 少子化缺學生,配合政府新南向政策,並讓台灣教育走向國際,為了拚這三贏,新南向風,一股腦吹到教育界,但質疑也連環出籠。 照片中,背對鏡頭的女孩,是去年底到立委辦公室陳情的三十名印尼學生。立委指證歷歷,醒吾科大利用新南向產學專班名義,招收印尼外籍生,明明是資管系學生,卻是到隱形工廠打工,還超時工作,成為「變相外勞」。」 立法委員 柯志恩:「通常來說的話他們是兩天,禮拜四禮拜五才在學校上課,從禮拜六到下個禮拜三,大概這個長的時間當中,他們都是在那個隱形眼鏡的包裝工廠來做一個工作。」 全國私校產業工會理事長 尤榮輝:「很容易被曲解被仲介曲解成為引進低階外勞的另外一個後門,甚至被一些人蛇集團作為仲介賣淫的一個管道。 教育產業雙雙缺人、經濟弱勢缺錢,三方扣合,形成「問題產業鏈」。近來因為新南向產學專班,印尼生到隱形眼鏡工廠打工,被輿論推上風口,醒吾科大站出來喊冤。」 醒吾科大國際長 國安民:「我們就擴大禱告室,所以學生對這一點是非常非常的覺得學校在這邊是很貼心地來做。開放媒體拍攝祈禱室,醒吾大學強調,為了讓伊斯蘭信仰的印尼生安心讀書,學校特別改裝祈禱室,以及淨身的浴室。而被立委點出違法找人力仲介操刀,進行招生,學校更是一口否認。」 醒吾科大國際長 國安民:「我想我這個要特別聲明,我們的招生是透過印尼的官方,主要就是透過邦加省教育廳,跟邦加省政府來招生。校方回應,其中二十小時才是打工,另外二十小時算是實習,並支付實習津貼,並沒有違反教育部規定。」 其實對新南向產學專班,教育部開出優渥條件,首先對象是高等技職教育學校,招收外國學生人數三十人以上最高可補助台幣4百萬。而一般留學生,不但住宿要全額自費,華語檢定要求2級以上,專班卻降低門檻,中文可以從零學起。條件這麼寬,全因鎖定想拿大學文憑,家裡又負擔不起東南亞學生。 還有什麼吃過,有沒有seafood,台灣的海鮮有吃過的嗎?有啊 這堂是醒吾的中文加強課,新南向產學專班生,每星期有六小時中文課,完全免費。 全國私校產業工會理事長 尤榮輝:「境外生他們語文能力不通的時候,怎麼找到那些企業能夠跟他的學校的專業能夠符合的。這位來自雅加達的吳魏洲,來台讀書才9個月,中文卻是嚇嚇叫,他相信等拿到學位歸國,靠著中文優勢,就能在印尼薪水翻倍。」 醒吾科大新南向專班生 吳魏洲:「我自己覺得中文很重要因為那個,很多中國人過來印尼就教中文,然後他們就,那所以我們一定要學中文啊。中文怎麼說?餃子,what's that?meatball。」 醒吾科大新南向專班生 德友善:「對對,因為我的中文是不太好,所以有點辛苦。廣大的東南亞,成為國內高教的新市場,儘管面臨到,剝削學生、廉價勞工的質疑,卻也恰恰提醒政府,教育進軍國際,制度尚未完美。」 採訪撰稿:王以謙 攝影剪輯:林立一

重新定位台灣角色 扮演東南亞教育中心

撇開亂象,其實技職教育一直是台灣的軟實力,尤其對東南亞來說,這些國家正好經濟起飛,面臨人才匱乏的窘境,好比餐飲服務業,教育界人士就分析,台灣在人才培育上超前許多東南亞國家,許多學生甚至放棄國內教育,也要飛來台灣讀書,我們採訪到來自緬甸學餐飲的高職生,他們的台灣學歷即便不受緬甸政府承認,依舊堅持要來台灣學習料理,他們說,離鄉背井一切只是為了學到台灣的技術。 這刀太斜,太斜的時候你要再更斜。 老師在講,同學豎起耳朵用力聽課,每道菜邊做邊學,就怕漏掉任何一絲細節。這堂是莊敬高職餐飲科的課程,雖然是華人面孔,但全班其實都是東南亞的外籍學生。 莊敬高職實習處主任 陳明献:「他(僑生專班)就直接在僑校那邊報名,他統一在僑校接受報名,而且他審核你的語言是不是有先念過語言的部分。 這就是「高職建教僑生專班」,是針對海外華人開設的專門班,由僑委會協助招生,目前僅招收馬來西亞、越南、印尼、泰國、緬甸、菲律賓、柬埔寨等七個東南亞國家學生。 」 台灣目前只開放大專院校留學生,大專以下,必須依親才能就讀,也就是有親人在台灣,才能來台讀書,而且學雜費都要自費,可是專班就不一樣了,不但不用親人在台,一旦符合資格,僑委會補助學生每學期2萬2千零80元學費,同學頂多繳交1萬多塊的雜費。 莊敬高職實習處主任 陳明献:「他們在我們這邊只要繳雜費,比如說他是餐飲科,可能要在食材的部分還要再購買,還有就是他的專業服裝,比如說廚師服啦,這些是要再自己購買的,(雜費)差不多一萬塊左右。 課程上,既然有了「高職建教」的稱號,顧名思義,就是要在高職讀書,並且到企業工廠實習。學習採輪調式,三個月在校讀書、三個月實習,至於一般留學生只在校內實習。同學們離鄉背井,千里迢迢跨海來台,究竟抱持著怎麼樣的夢想呢? 這兩位莊敬的學生,生得眉清目秀,他們是來自緬甸的學生虞平偉跟朱紹軍(平頭),兩位都在餐飲科讀書,虞平偉父親是做玉石生意,但兒子偏偏不打算子承父業,他更喜歡把做菜學好。 」 莊敬高職僑生專班生 虞平偉:「(父母)會反對啊,因為我是家裡的長子,就會反對(學餐飲),很想來這邊學,讓我去學一下,我會讓很用心去學,在短時間做出成績給你們看。 虞平偉說,為了來台,費了好大的心思,才說動父母親。聽到緬甸僑校招生的消息,讓他很心動,即使緬甸政府並不承認台灣的學歷證明,他還是願意孤注一擲,來台學習。 」 莊敬高職僑生專班生 虞平偉:「在緬甸餐飲業近幾年發展的很快,以前一條街是,應該都是賣一些衣服啊、日用品啊,現在那改變很大,有看到很多餐廳,那邊很需要這種餐飲界的人才。 」 莊敬高職僑生專班生 朱紹軍:「(緬甸)當地學的也是從別的地方學來的,去那邊(緬甸)學總覺得不太好,不太適合,可能學不到我想要的,所以我就跑來這邊 台灣),我媽當初有告訴我,你去我不會資助你一分錢,你去到那邊她只給我學費,路費,來到這邊她說去到這邊就靠你自己了。 」 朱紹軍對未來很有計畫,他的夢想是讀完高職,繼續讀台灣的大學,拿到台灣居留證,再回到緬甸開一間中國餐廳,他形容他是「奔著」這個夢想來到台灣 莊敬高職僑生專班生 朱紹軍:「因為我本身的話,我來台灣最大一個目的,就是希望學到回去開一個餐廳,這是我的目標,就是奔著這個目標過來的。 」 莊敬高職實習處主任 陳明献:「可以展現出我們台灣的專業的素養,我們的技術部分可以到什麼樣程度,讓東南亞這些地區的,因為他們技術絕對不會比我們這邊好,讓他們能夠了解台灣進步到什麼樣的狀況。 建教合作,讓台灣的教育市場轉向海外,尤其在少子化的壓力下,確實為學校增加收入,尤其看到這些,成功辦學的案例,更證明台灣的教育軟實力正朝向國際起飛。 」 採訪撰稿:王以謙 攝影剪輯:林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