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一隻不起眼,又有點像蒼蠅的小蟲子,竟然有能力變身成為處理廢棄物的循環經濟大將,黑水虻,長度不到0.5公分、重量不到0.5公克,以廚餘、動物糞便、動植物屍體等腐爛有機物為食,一隻蟲可以吃掉2公斤的廚餘,可說是廚餘危機的解決良方。

防堵非洲豬瘟 廚餘何處去?

依據環保署統計,2017年台灣廚餘量為55萬公噸,其中約34萬公噸是拿去餵豬,而在非洲豬瘟兵臨城下,全台包括雲林、嘉義、花蓮、高雄、金門等多個縣市已宣布禁用廚餘餵豬。禁止廚餘餵豬後部分縣市已發生廚餘亂倒下水道,下水道變成「餿水道」的亂象,這些廚餘何處去、如何處理,已成為各縣市政府棘手問題,今天的專題「化廢為金」、廚餘的危機與轉機,要帶您了解廚餘處理的新方式、新技術,我們如果妥善運用,這些被視為「廢棄物」的廚餘,也能變成生財的「黃金」。 這裡是台北市石牌公園,每天傍晚清潔隊會在這裡定點回收廚餘,根據環保署的統計,台北市每天回收180噸的廚餘,大約可以裝滿30部垃圾車,您知道這些廚餘去了那裡呢?又如何利用呢? 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科長 林憶芳:「其實我們目前這個一年廚餘的回收量大概五十五萬公噸,那其中三十四萬公噸,大概占62%左右,是送到養豬場,那剩下不能夠養豬的部分,就堆肥處理,比如像果皮、蔬菜類之類的話,拿去做堆肥。」 非洲豬瘟疫情全球蔓延,大陸、東南亞國家相繼淪陷,突然之間養豬用的廚餘就成為新的防疫風險。 台中廚餘養豬業者:「這個加溫鍋爐一個小時之後就會到冷卻槽下去,然後再送到豬場裡面。雖然現行的做法有高溫煮沸,但是防疫缺口仍讓人擔心。1991年的口蹄疫風暴。」 帶來的直接損失達到新台幣400億元,間接損失更高達1000億元,如果不能把非洲豬瘟阻絕在境外,後續的影響將難以估計。 大台北地區每天製造大量的廚餘,但是全台北市只有9個養豬戶收,主要是送到鄰近的新北市、桃園市,至於南部地區則是送到養豬大縣-屏東縣,當各個縣市都關上大門之後,一場「廚餘大戰」一觸即發。 依照環保署的緊急應變,廚餘不能養豬之後,短期內只有三個方法,做堆肥、找地方掩埋或者送進焚化廠焚燒。 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科長 林憶芳:「一旦假設明天就禁止廚餘養豬的話,掩埋場部分我們才會用比較不得已的方式掩埋場長期以來都有土地取得困難,以及汙染土壤的疑慮,至於送進焚化廠。」 則是擔心會產生有毒戴奧辛以及影響焚化爐的壽命。 正因為掩埋場以及送去燃燒都不是好方法,拿去做堆肥就成為環保署緊急因應措施的優先考量。 大量的堆肥需要足夠的場地,既然是堆肥,就需要時間等待微生物分解腐化, 長達好幾個月的堆置期間,臭味以及對周邊環境的影響都需要克服。 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科長 林憶芳:「我們現在堆肥場能夠優化,我們就在堆肥場設一個破碎脫水設施,破碎脫水設施設好之後,那個廚餘變得比較乾,去堆肥過程當中它時間可以縮短。」 一般而言 具備每天處理10公噸廚餘的堆肥場,需要一甲地的面積,因此面對來勢洶洶的非洲豬瘟,需要更長遠的解決方法,拿廚餘去發電就成為明日之星。 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科長 林憶芳:「我們全國有六個縣市有這樣的規畫要蓋生質能源廠,其中台中是外埔綠能園區, 它事實上其實第一期已經完工了,它現在在試營運。那在108年今年六月分會正式營運,所以其實未來推動方向其實是生質能源廠是最優先的考量。」 姑且不論蓋一座生質能源電廠需要花上億元,從時間來看,規畫中的六座生質能源廠最快也要等到民國111年才會全部完成,在這段空窗期,只能靠更嚴格的邊境防堵,希望非洲豬瘟不要偷渡來台,疫情不要爆發。 採訪撰稿:彭孝維 攝影剪輯:萬家宏

完美昆蟲?「黑水虻」吃廚餘

長度不到0.5公分、重量不到0.5公克,小小一隻蟲,以廚餘、動物糞便、動植物屍體等腐爛有機物為食,一隻蟲可以吃掉2公斤的廚餘,吃完廚餘等廢棄物,牠的幼蟲更是很好的動物性蛋白質,是天衣無縫的「循環經濟」;被視為農業新藍海的黑水虻,可說是廚餘危機的解決良方。 邑米社區大學理事長吳孟昆:「這是我們把廚餘從這個地方一倒,之後其實我們就不太需要利用很多時間去做管理,那黑水虻牠會在裡面自動去繁殖,然後它多餘的蟲,要預蛹的時候又會掉到我們的收集桶,讓我們收起來,做其他的一個應用。」

快速處理廚餘?快速發酵設備技術

非洲豬瘟疫情蔓延,國內全面禁止用廚餘餵豬。現在有一項最新處理廚餘的技術,只要花三小時的時間,就能快速完成。 中央研究院院士 楊秋忠:「這個是我們所有不同的廢棄物上料的地方,就在這個口。廚餘經過前處理完之後,把水瀝掉,瀝掉之後還要榨乾,所以這整個流程是最麻煩的,在所有廢棄物裡面是最難做的前處理就是廚餘。」 這裡是中興大學的實習工廠,土壤環境科學系講座教授、中研院院士楊秋忠正在介紹這一套「酵素快速堆肥設備」。 中央研究院院士 楊秋忠:「廚餘經過瀝水榨乾之後呢,很重要就是它稀巴爛,那一定要有調整材,讓它鬆解的一個過程。」 這項技術可以將以往需要3到4個月的堆肥時間,大幅濃縮到只需要3小時。 中央研究院院士 楊秋忠:「把這些不同的配料,經過這個輸送帶輸送到上面反應機裡面,廚餘落進去再加酵素,大概經過2個半小時出來,它就是所謂的有機的材料、資材。」 比起傳統的堆肥,利用酵素進行快速發酵,除了可以大幅縮短時間之外,在空間及用地需求上,也有很大的優勢。 中央研究院院士 楊秋忠:「我們知道處理廢棄物的成本,基本上是有設備、廠房、土地,空間的話,就是堆肥場要很大的面積,好幾公頃,我們大概只要包括操作,大概只要十分之一的面積就可以了。」 克服了時間、空間,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空氣汙染。目前一般堆肥場主要處理蔬果類的生廚餘,如果是食物剩餘的熟廚餘,因為混雜有油、鹽,堆肥期間會產生濃烈的臭味。如果採用酵素快速發酵,就可以將臭味減到最低。 中央研究院院士 楊秋忠:「這個設備基本上反應是在一個密閉的空間裡面反應的概念,這個等於沒有所謂的臭味。」 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科長 林憶芳:「這些技術它一般的話,不是加微生物就是加酵素,在比較高溫的環境之下,讓它加速,廚餘讓它穩定化,變成有機質肥料。其實目前我們有補助各縣市設置快速發酵設施,比較快就能夠腐熟,也可以去除掉一大部分的廚餘。」 快速發酵設備優點很多:場地需求小、速度快、臭味少,但是它必須使用電力,運作過程中也需要耗用氧氣。此外,處理的容量有限,也必須因地制宜。 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科長 林憶芳:「因為都是模組化的,一套可能處理幾噸,十噸或是二十噸,其實這量能已經算是非常大了。所以對於這個都會型的、廚餘產生量大的地區,我們覺得還是以這個廚餘生質能源廠來做為我們推動的方向。我們一直鼓勵民眾要惜食減量,也就是說在家裡面要吃多少才煮多少,能夠讓這些我們的食物不要變成廚餘,那當然減少廚餘的產生,增加後端處理的一個負擔。」 非洲豬瘟帶來的危機逐漸升溫,首當其衝的廚餘問題,是危機也是轉機。找到符合循環經濟,友善環境的處理方式是治標。如果能夠吃多少,做多少,剩越少,做到惜食減量。雖然是老生常談,但如果大家不從現在做起,危機隨時都會到。 採訪撰稿:彭孝維 攝影剪輯:萬家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