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看見這一群肢障者的需要,花蓮門諾醫院設立義肢中心,有復健師、物理治療師,其中陳鴻彬老師都定期到美國進修,將「水壓取模的技術」引進台灣門諾醫院,為身障者量身訂做義肢,希望戴上義肢的同時,就像是身體的延伸,才能成就更好的生活品質。

伴你「義」生!輪網選手征戰世界

王偉軒還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就因為羊膜帶症候群病變,引發身體多處殘缺。從嬰兒時期開始,從臉到腳總共動了十多次手術,最重大的一次是截除大腿以下畸形的小腿。現在他是一位輪椅網球選手,在去年12/17正式被選進國家代表隊,這次會到門諾更換義肢,是因為現在用的義肢從18到32歲都沒換過,已經不堪用,透過量身訂做,給他更好的生活品質。 卸下義肢,坐上特製的輪椅蓄勢待發,32歲的王偉軒是輪椅網球選手,奮力轉動輪子追向每顆球。 王偉軒:「我都自詡是網球界的納達爾,但是我更喜歡莫瑞一點。」 他在球場有音速小子的稱號,他的努力也獲得國內外輪椅網球競賽冠亞軍的佳績,而失去雙腳是因為一出生就患有羊膜帶症候群。 雙手一撐在家裡自在穿梭,因為羊膜帶症候群病變,患有脣顎裂,兩歲時雙腳就面臨截肢。 父親 王得坤:「小孩子在翻的時候翻不好,被那個胎膜綁到,他生出來是他腳掌是外翻的,醫生證明他真的是沒辦法走路。」 這顆震撼彈,讓王偉軒從出生就不斷往返醫院,顏面整形、截肢治療到裝上義肢,家人心疼但卻不心軟。 父親 王得坤:「我不可能載他一輩子,那我們就拿一個滑板讓他去爬,讓你去適應,我不要讓你帶著心理的殘障過一輩子。」 這副義肢從18歲開始陪了他15年,但卻因為傳統腰帶的設計,原本應該幫助改善生活的義肢,卻對王偉軒造成身體提早退化的現象。 王偉軒:「我差不多走個不到五到十公尺吧,我的腰就開始痠了,就是非常非常痠,需要坐下來休息的那種,已經影響到我的生活起居了。」 門諾醫院義肢矯具師 陳鴻彬:「他就是靠腰帶,就是整隻義肢的重量是掛在腰上的,如果沒有這個腰帶,他的義肢就會掉下來。」 台北馬偕紀念醫院復健科醫師 謝曉芙:「歸結出可能是因為他長年30年左右使用不適合的義肢,所以他的胸腰椎已經是我認為已經是五六十歲的退化了。」 從台北馬偕醫院轉介到花蓮門諾醫院義肢矯具中心,2018年11月22號第一次進行水壓取模。 門諾醫院義肢矯具師 陳鴻彬:「有了這個水壓取模設備,人為的誤差已經減少到最低了,那水你可以這樣想,它好像有一百萬隻手去塑這個型,它取出來的形狀,其實已經很接近我們最後要的。」 取模後會灌漿,做出試用的承筒,透過一次次的試穿,再精修模型,找到患者舒適的著力點。 門諾醫院義肢矯具師 陳鴻彬:「試穿第一個就是套筒要舒適,不管再貴的零件再好的腳掌,只要套筒穿了會痛,其他的功能患者感受不到,為什麼水壓取模這麼重要就是這樣,他取出一個舒服的套筒,其他的事情自然就會水到渠成。」 吸附式真空的承筒帶動義肢,枴杖可以離地,不用再撐跳的方式,有真正走路的感覺。 王偉軒:「走個幾趟下來,我覺得非常省力很多,義肢力量的擺動,讓我覺得走起路來非常的舒服,不會對身體造成很大的負擔。」 量身訂做的義肢,就像再生的雙腳,替偉軒帶來更好的生活品質,也有動力繼續追夢。 採訪撰稿 謝昀珊 攝影剪輯 鄧明怡

門諾義肢中心 引進國內首創水壓取模

看見這一群肢障者的需要,花蓮門諾醫院設立義肢中心,有復健師、物理治療師,其中陳鴻彬將「水壓取模的技術」從美國引進台灣,他最常掛在嘴邊的就是,義肢不是做完,裝上去就好。

奔跑吧人生! 泰雅青年穿上義肢征戰奪牌

泰雅族青年劉振民當兵時意外出車禍,左小腿截肢,熱愛長跑的他一度萬念俱灰,覺得「自己像個廢人」。後來在門諾醫院矯具義肢團隊身障者運動員支援計畫的協助,為他訂做義肢,征戰各項比賽。107年參加在嘉義舉行的全國身障運動會,在100公尺短跑項目中獲得銀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