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八八風災走過十年 慈濟大愛陪伴重建

十年了,莫拉克颱風襲台至今十年了,回首2009年的莫拉克颱風,侵襲台灣期間,在高雄帶來超過2500毫米的驚人雨量,造成高雄山區嚴重崩塌,小林村更因此被滅村,全台共600多人死亡,無情的世紀風災,也讓全台及海外的慈濟人都動了起來! 氣象局播報:「特別是山區的降雨,幾乎是一直持續進行的。」 記者:「我們也分不清 哪邊是路面 哪邊是河面了。」 記者:「後面就是旗山溪,這個大雨讓旗山溪河面一直倒灌。」 民眾:「這次淹水是有始以來最大的。」 前屏東縣長 曹啟鴻:「八月七號,感受到那個雨量之龐大,全都是漂流木,沒有一個空隙,那個之可怕。」 莫拉克風災,當時屏東沿海先淹水,接著,高雄雙園大橋斷了,台東知本金帥飯店倒塌,但高雄山區,傳出的更令人心痛。 斷橋那端,還寫了大字報求救,但甲仙小林村,卻全村失去音訊。 甲仙鄉小林村災民:「山好像塌下來,碰一聲,都是煙霧,全村都是煙霧。」 當時土石流來襲,只能趕緊逃命,山另一邊的六龜,一樣的驚魂夜。 災民 張有財:「看土石流開始就暈了,一下子轟轟又下來,那一波土石流把我沖倒,我都被沖倒。」 那一夜,土石撞擊聲,就像山林的怒吼,當時總部在六龜的飛鷹救難大隊,從屏東救援折返,重回六龜之路,困難重重。 高市飛鷹救難大隊理事長 陳明華:「那個水位太驚人太恐怖,我們搭的一部國軍的直升機,直接到新開。」 三、四天內,幾乎把一年總降雨量全下光,造成六百多人往生,山體嚴重崩塌,道路橋梁柔腸寸斷。 證嚴上人 開示:「平安的人,要趕快動員起來,去投入幫助泡過水的家庭。」 全台慈濟志工動員,與災民、國軍肩並肩,許多機關團體、學生,也主動投入救災。災區能復建,但毀掉的家,怎麼重建? 證嚴上人開示:「像這樣的山體已經傷得那樣的傷痕累累,現在人不要去打擾它,也不要再去動了它,讓它長時間來養息。」 前時任內政部次長 林中森:「不適宜居住的地區,在整個國土規畫的機制之下,他應該遷離他原來地點。」 政府決定休養山林,慈濟基金會也著手與地方政府合作,援建永久屋。 前時任高雄縣長 楊秋興:「無助的時候,上人就派了林碧玉副總,說要蓋永久屋,說要蓋五百戶,我就很感謝。」 前那瑪夏民族村村長 劉金和:「剛開始的時候,每個人都是很惶恐的心,怕怕的,那時候被安置以後,一直到知道慈濟要幫我們蓋永久屋,就開心。」 第一個永久屋基地,選在杉林月眉農場,每天數千名志工和居民齊心合力,八十八個工作天,創造奇蹟。 八十八天,寫下歷史,更在災後鼓舞著人心。 從杉林大愛園區開始,莫拉克災後,慈濟在高雄、台南各援建一處永久屋,屏東四處,南部共六處永久屋。 十年來,用溫情援助災民,也讓八八惡水,開始從無情變有情。

大地之殤 !災難中記取教訓

莫拉克風災引發高雄山區大量崩塌,其中甲仙 獻肚山的山崩,更造成小林村滅村,有人把矛頭指向越域引水的炸山,造成山體脆弱,不堪大雨沖刷,但政府監測發現,其實不只獻肚山,整個高雄山區多達兩千五百處崩塌點,這十年來,崩塌與河道堆積未見改善,道路重建,也只能以民生交通恢復為目標,至今無法確定長久性的交通廊帶位置! 工安意外,點燃曾文水庫越域引水工程危機,這貫穿中央山脈的取水工程,千夫所指,是小林村被埋的主因。 前高市綠色協會總幹事 魯台營:「要知道 兩年多來每天炸兩次 像骨頭都被震碎一樣。」 但莫拉克風災,不只小林村上方的獻肚山大崩塌,高屏堰以上山區,多達兩千五百處崩塌點,河道山貌變了,荖濃溪淤積超過30公尺,引水工程隧道口被埋,工程停擺,監測十年,但每逢大雨,就把崩塌處的土石,往河床沖刷。 荖濃溪的流域在八八風災之後,整個改變河道壅高,但十年後再來到現場土石堆積依然有將近十公尺高。 南水局副局長 鄒漢貴:「目前崩塌率其實跟原來 98年崩塌率是一模一樣的,基本上整個河道還是在壅高情勢上面。」 溪流路徑更是每逢大雨就變動,災前沿著河谷興建的道路,全得歸零思考。 公路總局甲仙工務段副段長 陳正偉:「南橫通路整個路廊裡面幾乎沒有一公里道路是完整的。」 受創最嚴重的甲仙工務段,損壞橋梁超過50座,全毀橋梁也超過20座,南橫的勤和到復興路段受創最嚴重,當年的臨時便道,每逢大雨就毀, 目前低平的路段建了擋水牆,沖刷嚴重處,沿著河谷設計出高於河床20公尺的690公尺長橋,是重建橋梁中最長。 這裡是荖濃溪,再往前一點是布唐布那斯溪,而在旁邊緊鄰的就是玉穗溪,三條溪流交會的地方,水文環境相當複雜,因此這條橋很重要, 它名字叫做明霸克露橋,在布農族語裡面的說法,這條橋就是希望之橋。 希望之橋,兩年來挺過豪雨考驗。 勤和村民 吳女士:「路都好了 可是不像以前,會想哭,什麼東西都沒有了。」 山景確實回不去了,但是十年後的高雄山區,除了無人居住的南橫梅山以上修復困難,其他道路都已重建完成,這只是中期的規畫,未來長期交通廊帶,還得等河道變動穩定。 公路總局甲仙工務段副段長 陳正偉:「原本預估大概到2029(年)以後 可能會持續穩定,當然每經過一個大豪雨事件,又遇到更大崩塌,它的穩定期可能又要往後延好幾年,能找到一個更穩定的廊帶 非常好,在還沒找前,我們在大自然面前還是要盡量保持謙卑。」 災後十年,道路修復,南水局也重規畫,以伏流水、農業水填補用水缺口,照顧了民生,預防天災也不能鬆懈。 當年莫拉克重建委員會,把防災列入改善重點,由官方主導,借重學界與傳輸科技,實施災區分區分級。 前國家災防中心主任 陳亮全:「莫拉克後有一些改進,第一就是對大雨的模擬預測,第二就是把好多部會的資訊集中,不只在中央用,也讓地方可以用。」 建立土石流防災預警、邊坡滑動預警,還要演習。 慈濟志工 張文郎:「汛期前從民間到政府,都要進行防災演習,在大自然前,保持戒慎謙卑,也是極端氣候下,人人該有的心理準備!」

敬天愛地共生息 "莫"忘那年絕地重生

2009年莫拉克颱風重創高雄六龜寶來,寶來在地民眾李婉玲,因為愛故鄉的情誼,她擔起災後重建責任,一路陪伴社區老人跟孩童,並為婦女找出路,同時培訓當地居民當專業導覽,讓進入山區的民眾對於山林,不再只是走馬看花,而是多了更多的了解與敬意。 「雲霧繚繞、山川秀麗,這裡是高雄市六龜區,莫拉克已經過了10年,山區依舊清晰可見,土石被大水侵襲的傷痕,倉庫改建的六龜寶來『檨仔腳文化共享空間』,是莫拉克風災後在地居民李婉玲,號召社區婆媽共同打造。」 寶來人文協會執行長 李婉玲:「重建核心價值是希望,與大地和諧共存,生態的資源盤點,人才在這裡的資源盤點,重新在這個土地好好的學習。」 婆婆媽媽分工合作,準備山區野菜或在大灶起火,為迎接遠道遊客。 屏科大森林系教授 陳美惠:「要發展一個地方,一定要把環境保育,放在最中間的位置,所以當我們進到一個社區部落,要花蠻多時間去了解它的「人文地產景」 這些資源,它的特色在那裡。 重建家園的理念支撐,從老人關懷到孩童課輔,接著是生計現實問題。 寶來人文協會專員 呂月如:「把它變成一個固定社區產業的經濟模式,你應該把對的人放在對的位置,我可以做更多替地方的工作,但是我的生活經濟又不會缺乏。」 山區婦女現今身懷絕技,無論親子製作窯烤麵包或運用當地植物做染布手作,都市裡體會不到的,他們帶領你嘗試。 遊客 古如鵑:「讓我們在城市生活的一些家庭,來到這裡會覺得非常愜意,而且可以體驗在地的生活,我覺得對他們來講也是一個很正向的成長。」 屏科大森林系教授 陳美惠:「在這些山村部落,我們要走的旅遊是一種小眾的,而且是對環境負責任的,可能一下子沒辦法看到很多經濟利益,可是它對一個環境生態的保護,還有這個地方社會資本的累積,是有一個很大的幫助。」 了解當地文化 認識山林,培訓當地民眾當專業導覽。 十八羅漢山導覽員 韓正明:「六龜的美之前都沒有發現,對六龜這個家鄉非常熱愛的心,那種心也會大家被激起來,團結在一起。」 十八羅漢山導覽員 楊振宏:「我們解說員來自各個社區,還有各個層面除了把六龜介紹出去,生態環境的教育上有貢獻以外,在在地人的心靈重建上是很有幫忙的」 歷經這麼大的災變,唯有敬天愛地,與大自然共生息,才能撫平重創的土地。 文字撰稿:許文玲 攝影剪輯:林道鳴

彼時此刻重建同行 故土鄉愁不捨依戀

這個時候的豪雨襲擊,更讓人回憶起十年此刻的莫拉克風災。今天莫拉克十年專題,我們要關心,這個地方,屏東。當時,林邊,佳冬,因為地勢低漥,淹水不退,淤積嚴重。尤其這個村落,塭豐村,就是一個海平面下的村落,路面低於海平面約45公分。居民的期盼只有一個,我們的房子不能再下沉了。十年過去,他們還好嗎?記者陳怡臻,陳立偉的報導。

興建杉林大愛園區 十在心路堅定前行

地水火風不調,受災的人類除了生活陷入窘迫之外,心靈也會相當脆弱。十年前,莫拉克颱風在南部釀成嚴重災情後,高雄的慈濟志工就深入災區,一路相伴,並且只用了八十八天,興建完成杉林大愛永久屋,燃起受災鄉親對未來的希望,這過程充滿挑戰。 災後親人相見,家卻永遠缺了一角。 人醫會醫師 吳森:「那時候(災民)看起來太可憐了,緊張、很緊張,都大叫,我想說要趕快給他鎮靜,用針灸做鎮靜比用藥更快。」 安置所內,人醫會醫師協助災民穩定情緒,慈濟志工也進入災區急難救助。 慈濟志工 林景猷:「要進到旗山鎮公所的時候,就聽到裡面的人在喊,慈濟人到了、慈濟人到了。」 慈濟志工 林景猷:「8月9號當天就提共四萬兩千多個便當,給屏東跟大旗山地區所有災區。」 藍天白雲身影,照亮籠罩陰霾的災區,啟動六安計畫中的安身、安心,災民住進安置營區,志工日夜陪伴關懷,終於,好久不見的笑容回來了。 心神回穩,但家都毀了,急需一個永久的家。 證嚴上人開示:「那我們心連著心,手拉著手,共同的力量,一個方向,就是趕快為災民建立了安身立命的地方。」 山區民眾得離災遷村平地,但永久住蓋在哪?災民願意嗎?慈濟志工一一溝通。 副總林碧玉跟民眾對話:「希望副總,能幫幫我們寶山村的人,都能有機會到大愛村。」 工程千頭萬緒,更訂出八十八天完工的目標,外界滿是質疑。 證嚴上人 開示:「我受到很多,真正的聲音很大的壓力,那時候,只有一個心念,若沒有一個忍字,這些受災難人就沒有希望。」 證嚴上人一路從北南下高雄,過程中開示了"十在心路" 。 證嚴上人開示:「在苦難中,我們要長養慈悲,在變數中,我們要考驗智慧。」 慈濟志工 呂慈悅:「這麼樣艱辛的歷史 一定要把它留住,我打給李壽全,我說李老師拜託你,今天晚上你一定要進錄音室。」 當時李壽全一夜譜曲,寫了慈悲的心路。 慈濟志工 呂慈悅:「李壽全說,上人我有請求,因為只有八句,上人你等下開示時,能不能多加兩句,所以這十句的過程,其實每個字都是一個心血。」 十在心路唱出災後重建的智慧,也唱出了信心,受災鄉親邱師義,以母語唱誦。 邱師義:「我用布農族語唱的是說,我們人跌倒要怎麼爬起,我們人要很勇敢。」 慈濟人的真誠打動邱師義,當時他參與以工代賑,還自創了三不歌,推動不抽菸、喝酒的工地文化。 災民們紛紛參與家園興建,88天要完成第一批永久屋,需要大批人力,來自全台各地的慈濟志工,展開愛的接力。 永久屋居民 陳開泉:「那時候遊覽車,很多醫生、護士很多都有,那麼遠來幫忙做,要趕建給災民住,當然會感動。」 有些志工住進旗山,更多的是半夜往返工地。 慈濟志工 陳清財:「重型機具,每天大概一兩百台的車,臨時要調度,甚至晚上12點還要去。」 安居、安生、更要山林安養生息,杉林大愛園區,就在六安計畫的使命與期盼中落成。 莫拉克災後的第一個永久屋,88天創下奇蹟,開啟的是災民的希望,和嶄新的未來! 採訪撰稿 陳怡臻 攝影剪輯 陳立偉

教堂矗立園區 宗教共融見證大愛

莫拉克風災,由慈濟基金會負責援建的杉林永久屋,園區總共有六百多戶,要讓受災鄉親能及時安頓身心,也為了讓不同宗教信仰的民眾,慈濟還在園區蓋了兩間教堂,為了養息山林,許多住戶搬下山久住,其中原本住在山區的鄭英蘭,全家人逃出,看到慈濟人不怨不悔地付出,自己也決定做個手心向下的人。

前塵如煙 今生相識愛未央

莫拉克風災十年了,這十年來,慈濟志工一路陪伴,不只是杉林大愛園區,小林村的五里埔永久屋,也一直有慈濟人的身影,從最初的醫院淚眼相見,到災後以佛珠相贈,慈濟情十年如常,陪伴災民走過人生無常! 十年都沒老到!怎麼會沒有?沒有沒有。 幾年沒見了,回想十年前在醫院初見慈濟志工慈同,林秋梅眼眶紅了。 林俊雄的姑姑 林秋梅:「就好像做惡夢一樣,看到村莊的人很多傷者,臉都腫的。是慈同,印象很深,還有英美 。她們都在我周圍啊!」 當年家族有14人往生,醫院裡林秋梅照顧受傷的親人,忙著救災的姪子林俊雄"黑熊",則在順賢宮見到慈同。 杉林永久屋住民 林俊雄:「兩個長輩來了,不太一樣,話少。會聆聽帶著慈悲的氛圍,進到我這邊。」 慈濟志工 吳慈同:「他都不理我,他說他在第一現場挖屍體我,說我在第二現場,旗山醫院助念。」 慈悲面容四處奔波,軟化了防備心,慈同更介紹慈濟在國外蓋的永久屋。 杉林永久屋住民 林俊雄:「如何讓社區有方向跟目標,她講的那個是一道曙光啊!我跟慈同講,你叫慈同,一個慈路,我就當你們的通路,你們的想法,我想辦法讓大家更了解。」 黑熊自願當"通路",搭起部落長老溝通橋梁,促成入住杉林永久屋,這道黑暗中的曙光,至今難忘。 杉林永久屋住民 高慶和:「像夢驚醒一樣!對喔!命保住,我何去何從,一無所有。 一輩子投注在六龜 ,怎會接觸慈濟,怎會認同永久屋。你知道那個靈魂人物是誰嗎!來!跟慈同師姑乾杯一下。 就是慈同師姑, 慈同與書法老師高慶和熟識20多年,從沒想過,老友會成為災民。」 慈濟志工 吳慈同:「杉林大愛園區,一定要裡面有非常好的種子,所以我就想到高老師,還有懷錦,李懷錦 ,我就特別 第一應急金給他們送來,還有單子。」 多年來,陶藝家李懷錦和高慶和,在永久屋重建生活與創作,更用書法班帶領長輩寫出自信,高慶和也用毛筆記錄這十年。 出版新書,細數莫拉克災後的溫暖,人間溫情更在天天的問候裡。 志工來訪,是杉林園區的日常。 杉林永久屋住民:「沒吃 壞掉很可惜!來!感恩,我也有喔!」 自家種的香蕉,有滿滿的心意,杉林串門子結束,傅玉女搭車往山區走。 慈濟志工 傅玉女:「從你們家到五里埔去收功德款喔,要一個多小時啦,有點遠。當成出來放鬆遊山玩水,哈哈。家住大社,但傅玉女十年如一日,每個月都走這麼一趟,到杉林跟舊小林村民居住的五里埔永久屋。」 五里埔永久屋住民 葉秀霞:「我這裡目前只有三個人,三個在繳,本來她有多邀一個人。她每個月都來,真的很動心。你還幫她邀,有,她本來有多邀一個。」 來回要三小時,只為了三百元功德款,但她珍惜的是緣分,2008年卡玫基颱風兩人就一起協助小林村受災的清理,隔年傅玉女在災民收容所找到了葉秀霞。 我去小林村,她發願要當志工的菩薩,當時手上的這串佛珠,是受證時證嚴上人給的,傅玉女戴了十多年。 慈濟志工 傅玉女 與 葉秀霞:「她在順賢宮時,我有把我的佛珠送給她,把力量轉給她。她拿給我我不敢戴,她說她沒做那麼多,不好意思戴。」 結緣佛珠,深深祝福,秀霞把佛珠供在佛前十年。 慈濟志工 傅玉女:「那時候想到的,就是頭目髓腦悉施人。我們帶不走,雖然是我的寶貝。借她的手,去牽別人的手,牽更多人的手。」 五里埔永久屋住民 葉秀霞:「我先生是社區的理事長,就找些活動叫村民來參與,如果有出來做,長輩就會出來幫忙做,不會整天都在家裡。」 永久屋裡散布下的善種子,需要澆灌,慈濟溫情,像這佛珠,實實在在,十年相伴!

杉林大愛園區 用愛守護小草長大

莫拉克風災後,慈濟除了運用八十八天打造杉林大愛園區,高雄慈濟志工更在園區開闢了孩童的課輔班及家長的蕙質蘭心班,十年來從不間斷,讓品格教育在園區扎根,透過孩童了解家庭狀況給予協助,用愛默默守護杉林大愛園區。 慈濟志工 林金亮:「我們也知道這些孩子是這樣子(受災的),一次兩次這樣來之後,跟孩子就培養很好的感情。」 每個星期三下午,慈濟志工林金亮就會開車,為的是接送教育志工前往杉林大愛園區。 慈濟志工 林金亮:「你差不多多久去一次,一星期固定星期三,所以這樣持續多久了,要十年了吧。」 10年來,無論颳風或下雨,杉林課輔班照常開課。 慈濟志工 林金亮:「進來以來跟孩子接觸,感覺到他們真的很需要有人陪伴他們啦。」 慈濟志工 朱妍綸:「因為孩子是我們的希望,孩子也是社會的希望,杉林的孩子就是,杉林大愛園區未來的希望。」 儘管有時候會出現老師比孩子多的情況,不管出席率如何,教育志工平常心陪伴。 慈濟志工 朱妍綸:「譬如說下雨天啦,人數就很少,他有時候心情好的時候,或是心情不好的時候他會來,孩子他自己會去選擇,但是我都覺得,來一個就是一個。」 杉林國中校長 梁坤茂:「我們杉林區本身就是一個比較偏遠比較弱勢的地區,有這樣的課輔班,一來可以加強他們的課業之外,二來可以讓孩子們放學之後,有一個地方可以安靜地讀書。」 剛考上旗山農工的吳妏真,今天也特地來當課輔小志工。 旗山農工學生 吳妏真:「我是從國一來這裡,我是從國三的時候開始加入,幫他們教功課啊,教他們一些東西。」 慈濟志工 林金亮:「早期那些孩子現在很多,都到大專院校或是高中國中,他們都是到後來,反而是他們對我們很親啊就對了。」 慈濟志工 朱妍綸:「我們必須更了解孩子,更懂得孩子的家庭問題。」 來到林碧蓮的住家,大家話匣子打開無話不談,8年前她從大陸廣東嫁來台灣,住進杉林大愛園區,先生突然往生,她成單親媽媽扛起一家生計,是園區慈濟的蕙質蘭心班,陪她走過悲痛。 杉林大愛園區住戶 林碧蓮:「他們會聽我們講一些,就是生活上的不開心啊,或是遇到的一些困難,他們就是會靜靜地聽,幫你分析啊,可以把心靜下來。」 每星期的蕙質蘭心,志工關懷對象是園區的婆婆媽媽。 從孩子到家長,用愛深入每個家庭,期盼用教育,翻轉孩子的未來。 許文玲 文字撰稿 林道鳴 攝影剪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