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除了山區大面積崩塌,砂石泥巴隨著河流沖刷,影響下游屏東林邊、佳冬,造成當地淹水不退,泥沙淤積高達二、三層樓,清淤工作花了五十天,慈濟志工一路相伴,更只用了八十八天,蓋好了第一個杉林大愛永久屋,燃起受災鄉親對未來的希望,台南玉井區,也有大愛園區,嶄新的未來,從就業跟教育逐步展開。

彼時此刻重建同行 故土鄉愁不捨依戀

這個時候的豪雨襲擊,更讓人回憶起十年此刻的莫拉克風災。今天莫拉克十年專題,我們要關心,這個地方,屏東。當時,林邊,佳冬,因為地勢低漥,淹水不退,淤積嚴重。尤其這個村落,塭豐村,就是一個海平面下的村落,路面低於海平面約45公分。居民的期盼只有一個,我們的房子不能再下沉了。十年過去,他們還好嗎?記者陳怡臻,陳立偉的報導。

興建杉林大愛園區 十在心路堅定前行

地水火風不調,受災的人類除了生活陷入窘迫之外,心靈也會相當脆弱。十年前,莫拉克颱風在南部釀成嚴重災情後,高雄的慈濟志工就深入災區,一路相伴,並且只用了八十八天,興建完成杉林大愛永久屋,燃起受災鄉親對未來的希望,這過程充滿挑戰。 災後親人相見,家卻永遠缺了一角。 人醫會醫師 吳森:「那時候(災民)看起來太可憐了,緊張、很緊張,都大叫,我想說要趕快給他鎮靜,用針灸做鎮靜比用藥更快。」 安置所內,人醫會醫師協助災民穩定情緒,慈濟志工也進入災區急難救助。 慈濟志工 林景猷:「要進到旗山鎮公所的時候,就聽到裡面的人在喊,慈濟人到了、慈濟人到了。」 慈濟志工 林景猷:「8月9號當天就提共四萬兩千多個便當,給屏東跟大旗山地區所有災區。」 藍天白雲身影,照亮籠罩陰霾的災區,啟動六安計畫中的安身、安心,災民住進安置營區,志工日夜陪伴關懷,終於,好久不見的笑容回來了。 心神回穩,但家都毀了,急需一個永久的家。 證嚴上人開示:「那我們心連著心,手拉著手,共同的力量,一個方向,就是趕快為災民建立了安身立命的地方。」 山區民眾得離災遷村平地,但永久住蓋在哪?災民願意嗎?慈濟志工一一溝通。 副總林碧玉跟民眾對話:「希望副總,能幫幫我們寶山村的人,都能有機會到大愛村。」 工程千頭萬緒,更訂出八十八天完工的目標,外界滿是質疑。 證嚴上人 開示:「我受到很多,真正的聲音很大的壓力,那時候,只有一個心念,若沒有一個忍字,這些受災難人就沒有希望。」 證嚴上人一路從北南下高雄,過程中開示了"十在心路" 。 證嚴上人開示:「在苦難中,我們要長養慈悲,在變數中,我們要考驗智慧。」 慈濟志工 呂慈悅:「這麼樣艱辛的歷史 一定要把它留住,我打給李壽全,我說李老師拜託你,今天晚上你一定要進錄音室。」 當時李壽全一夜譜曲,寫了慈悲的心路。 慈濟志工 呂慈悅:「李壽全說,上人我有請求,因為只有八句,上人你等下開示時,能不能多加兩句,所以這十句的過程,其實每個字都是一個心血。」 十在心路唱出災後重建的智慧,也唱出了信心,受災鄉親邱師義,以母語唱誦。 邱師義:「我用布農族語唱的是說,我們人跌倒要怎麼爬起,我們人要很勇敢。」 慈濟人的真誠打動邱師義,當時他參與以工代賑,還自創了三不歌,推動不抽菸、喝酒的工地文化。 災民們紛紛參與家園興建,88天要完成第一批永久屋,需要大批人力,來自全台各地的慈濟志工,展開愛的接力。 永久屋居民 陳開泉:「那時候遊覽車,很多醫生、護士很多都有,那麼遠來幫忙做,要趕建給災民住,當然會感動。」 有些志工住進旗山,更多的是半夜往返工地。 慈濟志工 陳清財:「重型機具,每天大概一兩百台的車,臨時要調度,甚至晚上12點還要去。」 安居、安生、更要山林安養生息,杉林大愛園區,就在六安計畫的使命與期盼中落成。 莫拉克災後的第一個永久屋,88天創下奇蹟,開啟的是災民的希望,和嶄新的未來! 採訪撰稿 陳怡臻 攝影剪輯 陳立偉

教堂矗立園區 宗教共融見證大愛

莫拉克風災,由慈濟基金會負責援建的杉林永久屋,園區總共有六百多戶,要讓受災鄉親能及時安頓身心,也為了讓不同宗教信仰的民眾,慈濟還在園區蓋了兩間教堂,為了養息山林,許多住戶搬下山久住,其中原本住在山區的鄭英蘭,全家人逃出,看到慈濟人不怨不悔地付出,自己也決定做個手心向下的人。

前塵如煙 今生相識愛未央

莫拉克風災十年了,這十年來,慈濟志工一路陪伴,不只是杉林大愛園區,小林村的五里埔永久屋,也一直有慈濟人的身影,從最初的醫院淚眼相見,到災後以佛珠相贈,慈濟情十年如常,陪伴災民走過人生無常! 十年都沒老到!怎麼會沒有?沒有沒有。 幾年沒見了,回想十年前在醫院初見慈濟志工慈同,林秋梅眼眶紅了。 林俊雄的姑姑 林秋梅:「就好像做惡夢一樣,看到村莊的人很多傷者,臉都腫的。是慈同,印象很深,還有英美 。她們都在我周圍啊!」 當年家族有14人往生,醫院裡林秋梅照顧受傷的親人,忙著救災的姪子林俊雄"黑熊",則在順賢宮見到慈同。 杉林永久屋住民 林俊雄:「兩個長輩來了,不太一樣,話少。會聆聽帶著慈悲的氛圍,進到我這邊。」 慈濟志工 吳慈同:「他都不理我,他說他在第一現場挖屍體我,說我在第二現場,旗山醫院助念。」 慈悲面容四處奔波,軟化了防備心,慈同更介紹慈濟在國外蓋的永久屋。 杉林永久屋住民 林俊雄:「如何讓社區有方向跟目標,她講的那個是一道曙光啊!我跟慈同講,你叫慈同,一個慈路,我就當你們的通路,你們的想法,我想辦法讓大家更了解。」 黑熊自願當"通路",搭起部落長老溝通橋梁,促成入住杉林永久屋,這道黑暗中的曙光,至今難忘。 杉林永久屋住民 高慶和:「像夢驚醒一樣!對喔!命保住,我何去何從,一無所有。 一輩子投注在六龜 ,怎會接觸慈濟,怎會認同永久屋。你知道那個靈魂人物是誰嗎!來!跟慈同師姑乾杯一下。 就是慈同師姑, 慈同與書法老師高慶和熟識20多年,從沒想過,老友會成為災民。」 慈濟志工 吳慈同:「杉林大愛園區,一定要裡面有非常好的種子,所以我就想到高老師,還有懷錦,李懷錦 ,我就特別 第一應急金給他們送來,還有單子。」 多年來,陶藝家李懷錦和高慶和,在永久屋重建生活與創作,更用書法班帶領長輩寫出自信,高慶和也用毛筆記錄這十年。 出版新書,細數莫拉克災後的溫暖,人間溫情更在天天的問候裡。 志工來訪,是杉林園區的日常。 杉林永久屋住民:「沒吃 壞掉很可惜!來!感恩,我也有喔!」 自家種的香蕉,有滿滿的心意,杉林串門子結束,傅玉女搭車往山區走。 慈濟志工 傅玉女:「從你們家到五里埔去收功德款喔,要一個多小時啦,有點遠。當成出來放鬆遊山玩水,哈哈。家住大社,但傅玉女十年如一日,每個月都走這麼一趟,到杉林跟舊小林村民居住的五里埔永久屋。」 五里埔永久屋住民 葉秀霞:「我這裡目前只有三個人,三個在繳,本來她有多邀一個人。她每個月都來,真的很動心。你還幫她邀,有,她本來有多邀一個。」 來回要三小時,只為了三百元功德款,但她珍惜的是緣分,2008年卡玫基颱風兩人就一起協助小林村受災的清理,隔年傅玉女在災民收容所找到了葉秀霞。 我去小林村,她發願要當志工的菩薩,當時手上的這串佛珠,是受證時證嚴上人給的,傅玉女戴了十多年。 慈濟志工 傅玉女 與 葉秀霞:「她在順賢宮時,我有把我的佛珠送給她,把力量轉給她。她拿給我我不敢戴,她說她沒做那麼多,不好意思戴。」 結緣佛珠,深深祝福,秀霞把佛珠供在佛前十年。 慈濟志工 傅玉女:「那時候想到的,就是頭目髓腦悉施人。我們帶不走,雖然是我的寶貝。借她的手,去牽別人的手,牽更多人的手。」 五里埔永久屋住民 葉秀霞:「我先生是社區的理事長,就找些活動叫村民來參與,如果有出來做,長輩就會出來幫忙做,不會整天都在家裡。」 永久屋裡散布下的善種子,需要澆灌,慈濟溫情,像這佛珠,實實在在,十年相伴!

杉林大愛園區 用愛守護小草長大

莫拉克風災後,慈濟除了運用八十八天打造杉林大愛園區,高雄慈濟志工更在園區開闢了孩童的課輔班及家長的蕙質蘭心班,十年來從不間斷,讓品格教育在園區扎根,透過孩童了解家庭狀況給予協助,用愛默默守護杉林大愛園區。 慈濟志工 林金亮:「我們也知道這些孩子是這樣子(受災的),一次兩次這樣來之後,跟孩子就培養很好的感情。」 每個星期三下午,慈濟志工林金亮就會開車,為的是接送教育志工前往杉林大愛園區。 慈濟志工 林金亮:「你差不多多久去一次,一星期固定星期三,所以這樣持續多久了,要十年了吧。」 10年來,無論颳風或下雨,杉林課輔班照常開課。 慈濟志工 林金亮:「進來以來跟孩子接觸,感覺到他們真的很需要有人陪伴他們啦。」 慈濟志工 朱妍綸:「因為孩子是我們的希望,孩子也是社會的希望,杉林的孩子就是,杉林大愛園區未來的希望。」 儘管有時候會出現老師比孩子多的情況,不管出席率如何,教育志工平常心陪伴。 慈濟志工 朱妍綸:「譬如說下雨天啦,人數就很少,他有時候心情好的時候,或是心情不好的時候他會來,孩子他自己會去選擇,但是我都覺得,來一個就是一個。」 杉林國中校長 梁坤茂:「我們杉林區本身就是一個比較偏遠比較弱勢的地區,有這樣的課輔班,一來可以加強他們的課業之外,二來可以讓孩子們放學之後,有一個地方可以安靜地讀書。」 剛考上旗山農工的吳妏真,今天也特地來當課輔小志工。 旗山農工學生 吳妏真:「我是從國一來這裡,我是從國三的時候開始加入,幫他們教功課啊,教他們一些東西。」 慈濟志工 林金亮:「早期那些孩子現在很多,都到大專院校或是高中國中,他們都是到後來,反而是他們對我們很親啊就對了。」 慈濟志工 朱妍綸:「我們必須更了解孩子,更懂得孩子的家庭問題。」 來到林碧蓮的住家,大家話匣子打開無話不談,8年前她從大陸廣東嫁來台灣,住進杉林大愛園區,先生突然往生,她成單親媽媽扛起一家生計,是園區慈濟的蕙質蘭心班,陪她走過悲痛。 杉林大愛園區住戶 林碧蓮:「他們會聽我們講一些,就是生活上的不開心啊,或是遇到的一些困難,他們就是會靜靜地聽,幫你分析啊,可以把心靜下來。」 每星期的蕙質蘭心,志工關懷對象是園區的婆婆媽媽。 從孩子到家長,用愛深入每個家庭,期盼用教育,翻轉孩子的未來。 許文玲 文字撰稿 林道鳴 攝影剪輯

與大地共生息 莫拉克風災警世悟

莫拉克十年,專題報導,今天要認識這一對,李家兄弟檔,在莫拉克風災後,住進台南玉井的慈濟大愛園區,謹記風災的教訓,兩人開始在山上,植樹造林,用行動保護這片家園。 玉井大愛園區,是莫拉克風災後,慈濟所興建的第三處永久住宅。 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 林碧玉:「這個基地有一種類似心形的感覺,就是一個大愛,這些災民讓他來這個地方,有一個安心可以永久居住之地。」 總共26間永久屋,將東山區及羌黃坑的受災鄉親,匯聚在這塊愛心圖案的土地上。 住進新家,對李學鎮一家人,踏實又溫暖。 慈濟志工 李學鎮:「以後下雨就比較不怕了。」 每每回到關山老家,山上的一草一木,都是兄弟倆,滿滿的回憶。 左右廂房,當時就住著兄弟兩家人,房子內還留下大多的家具廚具等,祖厝保留完整,但這已經成了孤島。 玉井慈濟大愛園區住戶 李學林 :「當然會想(老家),會有感情,五十幾年都有感覺 (現在看到都有感情),但是就沒辦法,不得已就不能住了,會危險。」 玉井慈濟大愛園區住戶 李學林:「現在你要去哪裡,要去山上種樹鋤草,(為何要鋤草呢),因為要植物保林,要種樹啊。」 過去的四十年,他們在這片山林種竹筍,靠山吃山,直到遇上莫拉克風災。 慈濟志工 李學鎮:「這個八八水災,整個山都走山,都變光禿禿,所以我開始種樹了。」 慈濟志工 李學鎮:「師父說要山林養息,既然我們在這邊,能做就做,出一點力, 要留給後代子孫。」 下山途中,李學鎮還會在南化水庫水源保護地,沿途收回收,而且很多都是農藥瓶。 慈濟志工 李學鎮:「有商店就說玻璃都沒人載,就要丟在溪水裡面,我就說不行這樣,如果你要丟之前,你放在一起,我說我去載,之前我們在喝水,看到這些不會爛的東西,你光看就知道那是不乾淨的東西。」 擺脫先前遇大雨就害怕,玉井大愛園區,除了是他們溫暖心窩的家,更點亮人生的方向。 玉井慈濟大愛園區住戶 李學林:「過年都來這邊圍爐,我們就感覺很快樂,有一個溫暖的感覺。」 從不懂佛法,不擅讀書,李學鎮開始接觸薰法香,讀書會,更受證成慈誠委員,對過去的遭遇,豁然開朗。 慈濟志工 李學鎮:「師父有說知道說,福用求的不行 要做的,不用求來的,師父說我們才知道,原來是這樣,以前都不清楚。」 慈濟志工 嚴聖賢:「最主要是他慧命的成長,把上人的法,應用在日常生活,這是我看到他最大的改變。」 內心的富足,李家兄弟在園區附近種薑務農,維持家計,心境的轉變,他們知道連雨天也是種意義,因為雨後天晴的那刻,更是美麗。 採訪撰稿 李佳欣 攝影剪輯 王昭中

代代傳愛揚良風 疼惜大地回饋愛

慈濟除了在莫拉克風災後,興建高雄市杉林大愛園區,還有屏東縣長治百合部落,總計有六個部落,遷村到這裡,屏東慈濟志工從風災後,就一直進入園區,做資源回收,與園區住戶有了默契,有住戶在罹癌往生前,還特地交代子女務必繼續做回收,因為這是唯一可以回報給慈濟的愛。 我們4位弟兄,向社會鞠躬,謝謝。 他們是莫拉克風災,幫助屏東佳暮村百位村民,平安撤離的英雄。 10年了,佳暮英雄之一的柯信雄,已搬進屏東長治百合部落。 長治百合部落居民 柯信雄:「我們這個年紀,也沒碰過這麼大的災難,很恐慌啊,不知道能做什麼。」 2012年起,柯信雄在園區附近租地,率領族人栽種小麥跟紅藜。 長治百合部落居民 柯信雄:「這片地我們命名為心靈耕地,不但要把老人家帶過來,也要把年輕人引進來,我們是在跟老人家學習,也是跟這環境學習。」 長治百合部落居民 李許月好 :「新佳暮那個房子流走了,如果我們在那邊新佳暮,我們就沒有了。」 莫拉克風災沖走家園,73歲佳暮村民永生難忘,災難過後部落變得更團結。 長治百合部落居民 李許月好:「感謝你們這個慈濟,給我們這個房子那麼漂亮,(永久屋)很安全很安全,吃的也很方便 買的也很方便。」 長治百合部落居民 柯信雄:「以前在山上只有老人家跟小孩子,中段年齡層不見了,到都市去工作去賺錢,我們搬下來這永久屋之後,住在這個附近的都搬回來了。」 早早 大家早 師姊早 早 長治百合部落居民 余金鳳:「他們來都會打招呼 ,資源回收也可幫助那些,貧苦的人這樣子啦。」 每星期三園區環保日,慈濟志工固定前來,挨家挨戶收取回收。 慈濟志工 涂石象:「來到這裡回收 感覺很有親切感,感恩這裡鄉親,都把(回收)資源留給我們。」 慈濟志工 許彩仁:「有的原住民都說,我是特地留給你們的,因為你們蓋大愛屋給我們,我們沒什麼回饋,我們只有回收 可以回饋給你們而已。」 反覆的回收動作 10年來從未間斷,志工與當地居民 建立無形默契。 慈濟志工 林勝宗:「最感動的就是,(背後這戶)他媽媽在生病期間,她還是很堅持說,要把回收做好 用回收來報答,上人對他們的恩德。」 大愛園區居民 顏天祥:「順著手就做下來了,媽媽有一直傳承,給你就對了(點頭)。」 忙著把加工商品上架,園區農作轉型包姓夫婦,他們找到生活契機。 長治百合部落居民 包明堂:「尤其我們的大愛(慈濟),這樣的陪伴以外,他就請一些專業(人士),我們就成立發展協會做窗口,這樣輔導讓我們生活的改善。」 長治百合部落居民 巴連玉:「什麼都種 說感恩啦,真的是還好也不是賺很多,有多少能夠用多少。」 風災後,巴連玉曾參與以工代賑,慈濟志工的愛烙印心中。 長治百合部落居民 巴連玉:「這是我給志工照的,她說連玉連玉,我們的相片好漂亮,就給我她給我的,就一直留著是不是,對 一直留著 我很想念你 來找我。」 拿出珍藏10年,與志工的合照,往事歷歷在目。 長治百合部落居民 巴連玉:「最大的力量給我就是說,從一個八八水災來到這裡,不知道要做什麼,都是師姊來陪伴我們這樣子,給我一個精神的鼓勵啊。」 農作加工為園區帶來商機,志工的愛給予信心,部落如百合花般重新綻放。 文字撰稿:許文玲 攝影剪輯:林道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