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紅火蟻攻擊力強,毒液成分特殊,一旦被蟄,傷口會有像火燒的灼熱感,腫起白色膿包,甚至有過敏體質的人,可能引發休克。因為是雜食性,牠們往往把泥土中的蚯蚓捕食殆盡,還會取食農作物的果實與根莖,為生態與經濟面,帶來浩劫。

好厲害的紅火蟻!入侵台灣衍危機

台灣有三百多種螞蟻,其中29種是外來種,大多數的螞蟻,對人類和貓狗動物,不會造成太大傷害,唯獨「紅火蟻」 因為人類和動物被紅火蟻叮蟄後,輕則紅腫、疼痛,重則短暫失明、全身水泡,甚至休克致命。尤其,紅火蟻棲息地,很多和人類生活圈重疊,像住宅庭院、學校和公園,因此經常發生紅火蟻攻擊人類的事件。這種原產地「南美洲」的外來種螞蟻,學名叫做「入侵紅火蟻」,俗稱「紅火蟻」,外觀雖然小又不起眼,但生命力和攻擊性,卻凌駕在其他的螞蟻之上,2003年入侵台灣之後,目前全台多數縣市淪陷,民眾被蟄傷的情況。像新北市淡水區今年的紅火蟻通報數量,成長到去年的兩倍,林口、三重、新莊和板橋等地區,也是蟻患頻傳,從野外和農田,一路蔓延到人類生活圈,包括:學校、機關和住宅庭院。今天的專題「紅火蟻危機」,一塊來關心。 記者 張澤人:「記者所在的位置是,新北市淡水區的屯山里,透過鏡頭您可以看到,目前記者旁邊有一,巨大的紅火蟻窩,光是地表突起的這個蟻窩,就超過了40公分,底下估計有一、兩公尺(深)的蟻巢。」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組長 賴鴻寬:「牠一直在攻擊這個鐵絲,如果是我們人類的手,用牠(紅火蟻)的大顎 (此部分若沒畫面,可考慮動畫輔助),去咬住你的皮膚,咬住之後,牠屁股裡面會有毒囊,然後有毒針,接著開始彎曲,會開始叮你的皮膚,然後把毒蛋白,打到你的皮膚裡面。」 脫下手套,發現十多個蟄針痕跡,紅腫疼痛。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組長 賴鴻寬:「持續會搔癢到一個禮拜左右,有些體質比較敏感,對這個毒蛋白,耐(受)性比較低的(民眾),他會開始有腫脹 起紅疹。」 除了防治人員,農民被蟄、更是常見。 新北市淡水區農民 江龍雄:「以前沒看到這種東西(紅火蟻),(入侵)好多年了,(紅火蟻)越來越嚴重,被叮到 會發燒,晚上不能睡覺,被叮到 差不多要十多天,才能夠復原。」 新北市淡水區屯山里長 李永清:「有在田間工作的人,大部分都被咬過,連歐巴桑在種菜,也都被咬了。」 里長統計,光是屯山里、就有近百位居民、曾經被紅火蟻攻擊而受傷。 記者 張澤人:「紅火蟻已經從野外和農田,入侵人類的生活圈,記者所在的位置是,新北市石門區的,一戶民宅的庭院,這個庭院已經出現了,很多紅火蟻丘,記者短短的這一公尺半的距離,就可以看到兩個蟻丘。」 新北市石門區民眾 盧先生:「除草之後,才發現它(火蟻窩)從地底冒出來,(像這樣冒出來才幾天嗎?),兩、三天,(兩、三天就可以長這麼大喔?),對 這個是比較小的(火蟻窩)。」 曾幾何時,紅火蟻、成了國人生命中的不速之客。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組長 賴鴻寬:「紅火蟻順著他們(嬰兒)家的窗戶,跟一些插座,入侵到家裡面,他的手腳 身體,都被紅火蟻叮咬。」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組長 賴鴻寬:「這位黃小姐,她屬於過敏性的體質,(叮蟄後)她全身就起大面積的水泡,(水泡)破裂 造成二次性的細菌感染。」 美國研究發現,2%民眾被紅火蟻叮蟄後,會出現嚴重的過敏反應,包括:大面積紅疹、水泡、失去視力、甚至休克死亡。 彰化師範大學生物系教授 林宗岐:「過敏體質的人,一隻火蟻(叮蟄),就會倒下去,就算你再怎麼壯,一個很壯的男生,過敏的話,一隻(叮蟄) 三十分鐘內,可能就暈倒了。」 大人不敵,更何況是小孩子,令人憂心的是:紅火蟻、大舉入侵校園。 記者 張澤人:「記者所在的位置是屯山國小,這個學校從三年前起,就遭到紅火蟻的大量入侵,校園四處都可以看到紅火蟻窩,像這個學生的出入口旁邊底下,就可以看到一個明顯的蟻窩。」 屯山國小的紅火蟻之亂,發生至今四年多,近百名師生的校園安全、出現漏洞。 新北市屯山國小工友 施周美麗:「被(紅火蟻)咬到才知道,真的很毒很毒,我們小朋友也曾經被咬過。」 新北市屯山國小總務主任 李孟夙:「會先跟家長告知說,小孩子有被紅火蟻咬到,會給他們(學生)看,紅火蟻的照片,然後跟他們講,這個是外來種,可以怎麼防治。」 被紅火蟻蟄傷,民眾切勿將膿包弄破,可先自行用清水洗滌,再進行冰敷,並把患部抬高。如果出現心跳加快、呼吸困難和胸痛反應,就要立即就醫,只是近年來,無處不在的紅火蟻,防不勝防。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組長 賴鴻寬:「一旦牠(紅火蟻)入侵到,你的居家裡面,牠通常會在。溫度比較高的(築巢),例如冰箱後面,或是說你的開關,電器設備的裡面。」 紅火蟻發生縣市,從基隆市、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新竹市、新竹縣、苗栗縣、台中市、嘉義縣、台南市、宜蘭縣、和金門離島,全台大半面積被攻占。 彰化師範大學生物系教授 林宗岐:「牠(紅火蟻)存在環境,是人類的環境,就是我們的農地 居家環境,學校 公園,是牠最喜歡的環境,就是牠喜歡跟人在一起,也數量很多,所以牠威脅就提高很多。」 台灣俚語「好厲害的紅螞蟻」,當初指的並不是紅火蟻,但現今成為事實,牠們超強的生命力和攻擊性,已經取代本土螞蟻、成為優勢物種,不但危害動植物, 也威脅著人類生命。 張澤人 採訪撰稿 歐陽光輝 攝影剪輯

紅火蟻繁殖能力驚人 生態防治成效不彰

2003年,紅火蟻入侵台灣,首度在桃園機場附近發現,當時就引起政府和學界的重視,並且展開防治工作。從隔年2004年起,防檢局編列1.46億元經費,提供給「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和各縣市政府農業局,作為紅火蟻防治經費,但紅火蟻侵台這十五年來,不但沒有絕跡,反而擴散到各縣市,幾乎占了全台大半。而紅火蟻不只能從陸地遷徙,還能藉由淹水和空中交配,幾乎是陸、海、空都能傳播繁殖。於是,全台目前有69027公頃土地,被政府列為紅火蟻防治區域,其他零星被入侵的土地,更是難以計數,連外島、金門都淪陷,而且疫嚴重。在今年豪雨不斷的情況下,學者憂心:紅火蟻疫情,還會增溫。 新北市淡水區農民 江龍雄:「下大雨的時候,牠(紅火蟻)就會到處流竄,因為太潮溼,牠們就會(離開蟻窩)到外面,到處亂跑。」 豪雨連連,紅火蟻的嚴重疫區、新北市、桃園市和新竹縣,變成一片汪洋。 有些民眾以為,紅火蟻和蟻巢、被水淹了,數量就會減少,實際情況、卻剛好相反,因為一遇淹水,牠們立刻編織出一個紅火蟻的救生筏,叫做「蟻筏」。 蟻筏中的無數紅火蟻,可以在水面上、存活好幾周。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組長 賴鴻寬:「通常上游有紅火蟻,會順流而下,然後下游過一陣子,就開始有紅火蟻的災情,水的氾濫,其實也是造成牠擴散的原因。」 於是,豪雨水患過後,紅火蟻的入侵範圍、往外擴散,讓防治人員、疲於奔命。 我們在調查,不知道有沒有紅火蟻的時候,都用這個(洋芋片)去調查,這個就很明顯,就很容易去吸引牠,有沒有,牠馬上就上來了。 不到一分鐘,洋芋片上、爬滿紅火蟻,於是這裡,確認是疫區。 如果入侵學校、醫院和住家、這些高風險區域,就得立即使用「農藥灌注法」。 農藥撲殺紅火蟻,雖然迅速,但這種傳統方法,可能讓倖存的紅火蟻、往四周流竄,並非治本的好方法。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組長 賴鴻寬:「如果我們只是用一些,觸殺型的(藥劑),你並沒有辦法有效去,控制牠(紅火蟻)的數量,所以目前我們都是用餌劑,去讓牠自己主動,去搬這個東西去吃,去降低牠的數量。」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組長 賴鴻寬:「這支「美賜平」的藥,它是使用玉米粉,再混合油,因為紅火蟻牠這種昆蟲,非常喜歡吃油脂的東西,所以它(美賜平)一丟到,農田裡面的土壤上面,牠(紅火蟻)就會馬上,把它搬回去(蟻巢),去餵食牠裡面的幼蟲,跟牠的蟻后,當蟻后吃了這個藥,生出來的卵,就沒有辦法孵化變成成蟲。」 餌劑防治,需要一個紅火蟻的世代,也就是六個月後,才能看見族群大量減少,這和農藥灌注蟻丘,立竿見影的效果不同,但好處是:這一帶的紅火蟻,將在半年後、大量減少。 只不過,面對廣大農田和土地,民眾徒手灑餌劑來防治,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因此,政府和廠商、在全台添購了二十多輛沙灘車,成為防治生力軍。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組長 賴鴻寬:「目前這個(沙灘車)都是廠商,他自行去採購,政府並沒有針對這方面,進行補助的工作。」 近年來,防蟻經費、從一開始的1.46億元,逐年縮水到2018年,只剩下1300萬,今年因為疫情增溫,提高到4100萬元。 在疫情增加、經費減少的情況下,防疫人員格外吃力。 記者 張澤人:「從2003年 紅火蟻入侵台灣之後,桃園地區就有近萬公頃的,紅火蟻肆虐,需要防治,目前已經擴散到四萬九千公頃,疫情無法獲得有效控制,像記者現在所在的桃園市農田,就到處可以看到紅火蟻的蹤跡。」 紅火蟻肆虐的六個縣市,以桃園市近五萬公頃的防治面積、最為嚴重,其次是新竹縣、新北市、苗栗縣、新竹市和台北市,加上其他縣市的零星區域,全台六萬九千多公頃(69027)成為紅火蟻溫床。 新北市淡水區屯山里長 李永清:「像現在我們最困難的工作,就是說 你這塊你有在灑(藥),台北人買的那塊 沒有在灑,那個地方就會一直繁殖(紅火蟻),你要消滅的話,就是要全民(防治)運動。」 紅火蟻、名列百大惡性入侵物種,原產地、南美洲,每年以198公里的速度,向全球各地蔓延。美洲、紐西蘭、澳洲、台灣、香港、大陸,先後成為紅火蟻疫區。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防治組長 賴鴻寬:「它(大陸)目前已經十幾個省,都被紅火蟻入侵。」 入侵大陸的紅火蟻,時間雖然比台灣的2003年、還晚了一年,但無法控制的疫情,讓紅火蟻又從大陸、傳到台灣外島、金門。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防治組長 賴鴻寬:「在短短大概三年之內,就全島 包含小金門 大金門,就發生整體的疫情。」 台灣本島的紅火蟻,經過DNA分析,確認是美國入侵的品種。不過,肆虐金門的紅火蟻品種,來自大陸。 本島、外島,兩種不同品系的紅火蟻,都能在國內溫暖的天候下、大量繁殖,一旦突破最後防線,帶來的是:人類生活圈和物種生態圈的雙輸下場。 張澤人 採訪撰稿 歐陽光輝 攝影剪輯

告別紅火蟻 生物防治法防入侵

國內外防治紅火蟻的方法,早期是把農藥灌進蟻丘裡面,大多數的紅火蟻雖然很快就死亡,但少數殘存的族群,可能往四周擴散,也會危害附近其他螞蟻和昆蟲,影響生態。因此近年來使用餌劑防治,效果雖然半年才發揮,但能夠有效降低紅火蟻數量,減少對其他昆蟲的傷害。不過在紅火蟻婚飛的交配時期,空中就可移動三公里,這些交配後的紅火蟻,一旦落在沒有其他天敵的土地上,就能大量繁殖,成為優勢物種。還好國內研究團隊發現:螞蟻的天敵,還是螞蟻,有一種本土的螞蟻「黑棘蟻」能夠和紅火蟻抗衡,在自然界中降低牠們的族群數量,因此,利用一種特殊的「生物防治法」,讓紅火蟻先感染感冒病毒,變得衰弱後,黑棘蟻就能大量取代紅火蟻的蟻窩和數量,未來將成為防治的新曙光。 青蛙、是很多昆蟲的天敵,但碰上外來種、紅火蟻、可能反被攻擊致死,淪為蟻群的大餐。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組長 賴鴻寬:「牠其實對生態部分,影響相當大,破壞性相當強,所以一旦被牠入侵,我們當地的一些生物,通常都會消失。」 專家說:紅火蟻的地盤侵略,連本土的多數螞蟻、都無法抗衡。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組長 賴鴻寬:「本土的一些蟻類、螞蟻,都會被牠消滅,或者是趕走,造成當地的一個棲地,一個環境裡面,它的物種會變得很單純。」 物種單一化,是不好的生態環境,加上紅火蟻的擴散路徑,除了從陸地蔓延,遇上淹水,也能靠蟻筏、四處流竄,讓防治人員更頭痛的是:有翅膀的蟻后和雄蟻,每年的4~10月,還能飛上天空去交配。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組長 賴鴻寬:「牠會飛到天空,大概三百多公尺,大概接近我們101的高度,牠會形成一朵雲、蟻雲,然後牠在蟻雲裡面交尾叫交配,交配完之後,牠會順著風向,會飄落到大概距離半徑,2~3公里這個範圍內,都是牠擴散的範圍。」 彰化範大學生物系教授 林宗岐:「蟻后會飛出去,通常可以飛到1~3公里左右,順風可以飛更遠,這也是為什麼外面要用生物防治,因為螞蟻下去,牠可以築巢,牠一定要有適合環境,但是環境中有太多的天敵,在那邊控制牠,牠就會沒辦法去築巢,牠就沒辦法擴散出去。」 只不過,台灣土地的農藥濫用情況,減少了紅火蟻的天敵。 彰化師範大學生物系教授 林宗岐:「我們人類反而是,去讓這些紅火蟻,盡量擴展出去的一個推手,因為你把環境中,原本可以抵抗牠的一些螞蟻,都處理掉了。」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組長 賴鴻寬:「入侵紅火蟻,牠其實攻擊性很強,台灣很多的本土性螞蟻,都不是牠的對手,只有少數大概五、六種蟻類,像黑棘蟻是其中一種,有辦法跟牠抗衡。」 紅火蟻入侵台灣超過15年,越來越本土化,除了傳統的餌劑和農藥,新興的生物防治法、成為防疫的曙光。 彰化師範大學生物系教授 林宗岐:「這病毒原本在火蟻的族群裡面有,就像我們感冒一樣,感染之後,這些火蟻本身牠不會死掉,就像我們感冒一樣,牠會衰弱,所以牠在環境中的競爭力,就會少一點了,很特別的,這病毒只會針對火蟻去感染,它不會感染其他螞蟻,所以我們就利用這個方法。」 引起紅火蟻感冒的病毒,並不會感染黑棘蟻和其他螞蟻,於是,研究團隊讓黑棘蟻、吃下含有病毒的糖水,再野放到紅火蟻出沒地區。當兩者互爭地盤和食物時,黑棘蟻會把病毒傳染給紅火蟻,而陸續感冒衰弱的紅火蟻,原本的蟻窩和族群,就會被黑棘蟻取代。 彰化師範大學生物系教授 林宗岐 :「生物戰術一樣,讓黑棘蟻更優勢地,去攻擊螞蟻巢,需要牠取代螞蟻巢,原本這個100巢的紅火蟻,漸漸讓黑棘蟻去取代,剩下20巢火蟻族群變小。」 黑棘蟻的生物防治,兩年前從實驗室、移到野外。 彰化師範大學生物系教授 林宗岐 :「我們現在在半田間,在一公頃的範圍下面,大概取代率可以80%左右,牠可以控制到,整個火蟻的數量變得不多,它是個最自然防治方法。」 螞蟻最大的敵人、還是螞蟻,科學家利用這種方法、搭配病毒,希望找出更有效的防疫方法,並且降低環境的汙染,因為大量的農藥防治,可能造成生態的二次破壞。 彰化師範大學生物系教授 林宗岐 :「不管在台灣、國外,美國或是澳洲,都在研究說用什麼方法,用什麼環境中,一些抗性的因子,去控制紅火蟻,避免大量藥劑去處理。」 正在起步的生物防治,得和當前的防疫措施、相輔相成,才能達到最佳效果。儘管紅火蟻如同福壽螺和小花蔓澤蘭、這些外來種一樣,早已在台灣落地生根,可能無法徹底清除,但如何找回生態平衡、以及人類居住安全,是全民共同的課題。 張澤人 歐陽光輝 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