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越來越多學生中午不吃營養午餐改叫外送,但外送平台,如何保障食物從製作到運送的時間,能保證食物不會變質?以及真的出問題,該由誰負責?另外,外送員不論風吹日曬雨淋都要送餐,誰來保障他的安全?新興行業崛起,相關法規也需跟上。

懶人商機夯 「外送」興起改變商業模式

您發現了嗎?最近,大街小巷常常看到外送員騎車送餐,外送平台為了搶攻市場,可以說是各出奇招,形成過度競爭的局面。 將餐點掛上,無人機開始在空中飛翔,執行送餐任務,美食外送平台運用新科技,縮短外送時間。 Uber Eats總經理 李佳穎:「無人機、無人車這個是一定會發生的未來,只是到底什麼時候會發生的部分。」 目前無人機送餐,還需解決飛行法規限制,飛行中食物品質變化,及運費等問題,但已顯示外送平台屢出奇招,搶攻市場。2018年全台餐飲業營業額4745億元,外送就占了5%,相當於237億元商機,懶人經濟正在發燒。 戶戶送香港區總經理 羅家聰:「我們希望下一年2020年底之前,可以台灣全覆蓋,到時候我覺得可能是1萬到2萬,也可以到2萬家餐廳,也應該可以達到。」 目前台灣大約只有18%的餐廳與美食外送平台合作,根據外送平台的統計2019年一個星期的訂單總數,等於成立6年來的總和,每日訂單年增25倍。 Foodpanda董事總經理 方俊強:「小吃店或大型的連鎖(餐廳)都會有,那在獨家(合作)這邊的話,我們也會投入比較好的資源,我們很多的一些廣告交換,或是廣告置頂都會比較針對獨家店家。」 Uber Eats總經理 李佳穎:「我們有將近9千家的餐廳夥伴,然後有三十種以上的餐飲類型,然後也有上萬種的餐點在我們平台上。」 從早餐到宵夜,餐點種類繁多,外送平台更利用大數據分析各區域的餐飲需求,成立虛擬餐廳。 戶戶送香港區總經理 羅家聰:「哪個區域可能比較多一些新興的辦公室在那邊,他們午餐都喜歡找沙拉,那我們就跟這家店就是配合說,會不會你可以就是把你現在廚房裡面可以做的一些材料做幾個沙拉出來,然後做一個新的品牌。」 Uber Eats總經理 李佳穎:「我們就可以看到哪一些消費者搜尋的某一些詞彙,他沒有辦法導到一個消費,那我們也可以知道,在這一區有很多人,他在找泰式(口味)的東西,但是都沒有完成訂單,那我們就會知道在這裡可以引進泰式的餐廳。」 師傅大火快炒烏龍麵,加上清爽的蔬食小菜,台北市萬華區的這家日式餐廳,加入外送平台,希望老店翻新,衝高營業額。 除了原有的餐點,業者更運用餐廳其他空間,開發出鬆餅點心及果醬新品牌。 餐廳經理 莊濬綺:「我在做鬆餅做果醬給小朋友吃,然後他就覺得說,我可以試試看虛擬品牌,多了一個鬆餅的話,客人可能就會想說,就多一個選擇,吃完飯吃個鬆餅這樣子。」 戶戶送香港區總經理 羅家聰:「85%以上的店家都跟我們說,過去幾個月他們都有大概10%-15%收入的增長。」 Foodpanda董事總經理 方俊強:「幫店家再做更多的訂單以外,他其實有非常多的(廣告)露出,然後他們是可以拓展到他們,他們其實原本沒有辦法拓展到的這些消費者。」 台灣美食外送市場,今年第2季開始競爭更加激烈,外商平台祭出廣告行銷,免運費的資本戰,使得「誠實蜜蜂」及「吃飽沒」二家外送平台營運大受衝擊,黯然宣布退場。 商研院創模所副所長 李世珍:「他可以用所有資本主義,資本市場拿到的資金投入,去做這些行銷活動,讓他曝光更多。」 外送平台進入戰國時代,但李世珍認為過度競爭,無法維持外送市場正常發展。 商研院創模所副所長 李世珍:「比如說他的東西或品質變差了,或者是裡面的東西變少,料變少,這些都是可能會最後還是回到消費者身上。」 李世珍指出,消費者要慎選商品,不陷入外送平台的價格戰,才能享用到貨真價實的美食餐點。

月薪十萬拿命換 外送員甘苦談

近年來 外送平台崛起,許多人看中懶人商機,紛紛加入"外送員"這個新興行業,除了工時彈性自由 還能增加收入,有人就賺進百萬年薪,但是外送員不論風吹日曬雨淋都要送餐,加上馬路如虎口,外送員必須上緊發條,注意交通安全。勞動部10月3日就公布了 食物外送作業安全指引 ,業者在指派外送員作業前,必須評估風險,像是颱風天就禁止外送,以保障外送員的人身安全。 穿上雨衣,謝先生開始一天的外送行程,雖然全身被雨淋溼了,但是下雨天卻是賺錢的最佳時機。 外送員 謝先生:「下雨天顧客就是在家,或者是工作的時候,不想要出門,就可以透過平台來點餐,所以單量明顯會比較增加,(對你們來講是個賺錢的好機會)對啊 因為跑越多就賺越多。」 不怕雨天外送的辛苦,謝先生從早上九點到下午三點,每天接單將近20次,每個月增加2萬元收入。 外送員 謝先生:「本身有做窗簾的業務,再兼著跑外送兩份工作 時間比較彈性 自己本身喜歡去旅遊,所以我賺的錢可以出國出去玩。」 一直都擔任業務的謝先生,習慣東奔西跑,不過想要拚外送接單量 必須規劃畫最佳路徑 注意交通安全。 外送員 謝先生:「注意巷口,因為巷口畢竟沒有紅綠燈,還有可能突然巷子有人騎車騎很快,有可能會來不及(剎車),有一些小巷沒有紅綠燈,可以走小巷,節省很多時間,等紅燈的時間 (所以這樣可以增加接單量) 接單量對啊,因為你到目的地 有可能下一單就有了。」 時間彈性自由又能增加收入,吸引謝先生加入外送,不過在酷熱的夏天跑外送 必須避免中暑。 外送員 謝先生:「大熱天的話會比較辛苦一點,正中午長時間曬太陽,等紅綠燈去到蔭涼處去避暑一下。」 對於外送員的辛苦工作,同樣有體會的,還有這位年薪將近百萬元的鄭先生。 外送員 鄭硯農:「我們這行,其實沒有想像中這麼輕鬆啦,因為其實當你們在吃飯時我們在送餐,外面颳風下雨的時候,我們還是得要在外面送餐,還是很多人覺得有高薪水,但是高薪水帶來的,就是高的工作量這樣子。」 擔任外送員,曾經最高月收入8到10萬元,但外送市場競爭激烈,現在每個月收入大約6到8萬元。 外送員 鄭硯農:「20幾歲的時候 有做過快遞這行,收入比較沒有辦法去負擔一個家庭,所以後來那時候有跳進金融業,前幾年的時候,因為政府的一些政策,沒有像以前這樣好的時候,剛好又有這個外送平台出現。」 鄭先生的高薪並非憑空得來,接到訂單後,每分每秒都在趕時間,盡快將餐點送到客人手上。 外送員 鄭硯農:「這個區域哪些是單行道,哪些是雙向道都要記得,被開罰單 其實是每個外送員都會遇到的問題。」 鄭先生選在台北市大安信義松山,幾個商業區待命,每天接三四十單,從早上十點半到晚上八點,平均1個小時要跑4個點。 外送員 鄭硯農:「店家多再加上這邊商業地區,叫外送的人也多 像他們可能中午的時候就吃便當,下午的時候就喝下午茶,喝飲料什麼的,通常假日的時候 就會往比較居家一點的地區,比如說內湖。」 跑外送忙賺錢,為的就是時間可以自己安排,暑假還能去環島旅遊,鄭先生說外送員這個新興行業還能幫助別人。 外送員 鄭硯農:「(送到)盲人開的按摩店,甚至說像百貨公司醫院,這些有時候他們真的都不方便出來,他們也是要吃飯的啊,曾經有聽到說,剛送過去的護理師都還在幫忙接生。」 外送員可以掌握自己的時間又能賺錢,但是有高收入,必須忍受風吹日曬雨淋 還要承受時間的壓力,更不可能有職務升遷的機會。 人力銀行人資長 鍾文雄:「正職的工作,如果你行有餘力,或是你覺得你行有餘力,或是想要多賺一筆國外旅遊的基金,你就可以利用晚上或禮拜六禮拜天,多跑幾趟去接單,將他們的所學跟專長,投注在國家競爭力,比較有關的產業上面,我相信應該是比較好的。」 零工經濟時代來臨,外送員享受工時彈性的優點,也要考量經濟及安全保障,才能真正做個快樂的外送員。

AI智慧幫個忙 最佳路線 留住美味新鮮

隨著外送服務愈來愈發達,越來越多學生中午不吃營養午餐改叫外送,但是發育中的學生營養夠不夠均衡令人擔心,尤其是食物的運送過程也必須審慎評估,目前有外送平台以AI人工智慧,計算出最佳路徑來指派外送員,希望讓食物從製作到運送的時間能夠縮到最短,才能保證食物不會變質。 中午12點,校門口外幾十個外送員等候取餐,外送平台打出免運費策略,吸引越來越多學生捨棄營養午餐。 高中學生:「因為選項比較多吧,並沒有什麼都比學校好吃,只是我們想點的有時候學校沒有(你覺得會不會擔心食品安全的問題),沒有想那麼多。」 北市餐盒食品公會理事長 陳明信:「以我們營養午餐在開立菜單為例,我們要少油炸,要少加工品,少半成品,但是往往外送平台,學生他喜歡吃的就大概這些東西,所以這部分其實對於小朋友在營養攝取上,其實就會不建議,尤其在成長階段,因為它鈉的含量會相當高。」 主婦聯盟執行長 陳人和:「覺得有些原則性的,應該說他盡量不要吃食物含食品添加物,盡量吃有機的食材,盡量做到食物均衡,學生正值發育期,除了營養均衡,更重要的是吃進肚子的食品安不安全。」 台北市餐盒食品商業公會理事長 陳明信:「在我們的廚房,配菜都會監控溫度,目前監控到的溫度大概是在80度(℃)左右的溫度,其實對於小朋友待會在食用上,他其實就可以吃到熱騰騰的飯菜。」 不鏽鋼餐盒加蓋封裝後,由保溫車迅速送到,雙北市的國中小,陳明信認為,外送過程做好溫控非常重要。 北市餐盒食品公會理事長 陳明信:「譬如說(外送箱)裡面放了五碗熱湯麵,跟兩杯鮮奶茶,那在溫度上擺20分鐘之後,它其實溫度是會互相影響,麵的溫度會下降,鮮奶茶的溫度會提升,他其實這樣的部分就會有影響,尤其鮮奶茶的部分,就會有所謂的食安上的疑慮。」 日前外送平台公布,最常訂購及最受歡迎的品項,就包括手搖飲,為了讓消費者吃到品質好,又衛生安全的餐點,以科技公司起家,擁有6百多名工程師的外送平台,研究出AI人工智慧,高速送餐服務。 外送平台香港區總經理 羅家聰:「台北這邊我們在開業到現在,我的平均外送速度大概24到25分鐘,就是全球最快,比如說今天我在大安區,12點點餐的時候,附近看有多少個外送人員,誰可能現在在做訂單,或是現在沒有訂單,哪一個可以最快去接這個單。」 外送平台要求外送員,以不同保溫袋分開冷熱食品,美食送到消費者手中。 外送平台香港區總經理 羅家聰:「控制我們廚房到客人手上,控制5到8分鐘,因為我們相信這樣才可以保持我們客人收到食物,是有好的質量。」 消費者 陳小姐:「沒有時間出去買,叫個外送珍奶好了。」 我們實際測量陳小姐,由台北市松仁路,訂購文昌街飲料店的飲品,外送距離2.3公里,衛星地圖顯示汽車車程十分鐘,下午3點29分訂購成功後,3點32分,外送平台系統已經指派外送員接單,3點41分,飲品已經送達目的地,從訂餐到取餐,歷時12分鐘。」 陳小姐:「外送現在真的對我來說非常方便,想要吃甚什麼想要喝什麼,都可以馬上訂到,像是我剛點了一杯珍奶,大概12分鐘內就送到,真的是比我親自出去買還要快。」 2019年7月開始,食藥署規定外送平台,需納入食品物流業管理,一旦違反食安法,可開罰新台幣6萬元以上,2億元以下罰鍰,情節嚴重者還將勒令停業。 食藥署食品科長 林蘭砡:「平台業者他在篩選,他的合作廠商的時候,就應該是像我們講的,要符合我們食安法的規定,是個完成登錄的食品業者來合作。」 食藥署北區管理中心科長 周珮如:「他在運送的過程中,他那個箱子必須要乾淨的,不能有交叉汙染 避免風吹日曬雨淋。」 外送員 Andy:「我們晚上回家的時候,結束工作的時候,我們都會做清潔,這個是我們做分隔食物的東西(隔板),這是酒精,然後做一些噴灑,我們希望就是每一個縫隙,都可以乾乾淨淨的,這樣每天的食物才會衛生。」 外送員 謝先生:「所以熱食跟冷食必須用隔板隔開 熱食太多的話就先放上面,其他冷的食物就放這3格小的地方。」 食藥署建議消費者,收到外送餐點時,要注意外包裝是否完整,外送員是否有將冷熱餐食區隔,才能享受外送的便利,又吃得安心。 文字撰稿:蔡佩吟 攝影剪輯:林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