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為了整治河川沙塵暴(揚塵),水利、林務等單位多年來嘗試了水覆蓋、綠覆蓋、鋪設稻草蓆、灑水澆灌等各種工法,十餘年來政府投入40多億經費整治,成果如何?

河川揚塵多 健康風險增

帶您深入剖析,河川揚塵,所造成的空氣汙染,如何危害我們的生活以及健康,你能想像一邊吃飯,一邊風沙飄揚的現象嗎。 你看這樣一摸就是了,兩天就都是沙了。 雲林縣二崙鄉義庄村位在濁水溪旁,每年冬天當東北季風吹起,因為地理位置加上風向的關係,整個村莊都會籠罩在風沙之中。 濁水溪沿岸的鄉鎮,冬天一到,戶外就是漫天風沙,能見度差,就算門窗緊閉的室內,也逃不過細沙「侵門踏戶」。 二崙鄉義庄村長 李春生:「最嚴重的情形,差不多在庄頭看,以我們村莊來說,我們從西螺回來,看到庄內差不多在一百五十米的時候就可看到全村風吹沙籠罩在庄內。」 我家裡三樓是神明廳,我們都有封起來,門都有關起來,結果一摸,也是一層沙,很細。 」 中山醫學大學健康科技中心主任郭崇義接受雲林縣衛生局的委託,針對濁水溪揚塵對民眾健康的影響,於2015年發表了重要的調查報告,針對2002到2009年雲林縣「揚塵事件日」的沙塵資料,同步比對前後日期的就診資料,結果發現:河川飛沙主要的汙染物是PM10,當濃度每立方公尺高於300微克,甚至超過500微克時,就診病患就會增加近一倍左右。 中山醫大健康科技中心主任 郭崇義:「河川揚塵它是自然的塵土,自然塵土上來它還是相對於PM2.5 都是比較粗的,我們在講PM10,甚至還有比PM10還大一點的顆粒也會上來。」 河川揚塵造成健康的最大風險之一,就是塵土中也夾帶了重金屬,一旦含量過高就會對人體造成危害。 中山醫大健康科技中心主任 郭崇義:「河川揚塵它一般基本上它上來的都是自然的東西,自然的東西裡面有一個對人體也不好,就是重金屬,河床裡面還是有一些毒性的,它還有砷、有很低量的鎘、鎳,甚至於有鉻,它都有,還是有,這個濃度如果太高,還是對學童、對居民健康有影響。」 阿伯這兩禮拜會喘,那痰呢?較少些,喉嚨有稍微好些嗎? 從慢性肺部疾病到急性呼吸道疾病,甚至因為風沙惱人,也會影響民眾的精神狀態,依據調查,濁水溪沿岸鄉鎮的學童在揚塵事件日後,就診率明顯增加,如果不住在沿岸,就不會。 雲林基督教醫院主治醫師 李志政:「整個風向的下風處的學童,確實很明顯他的肺功能是有意義的減弱,他在非揚塵的時候肺功能是OK的,揚塵的時間點,在揚塵的時候他的肺功能是減弱。」 我們今天來做口罩的教學,外面的揚塵很多,空氣汙染很多的時候,我們要戴口罩的時候就是要這樣子戴 距離濁水溪只有500公尺的雲林義賢國小,到了冬天,教學深受影響。 為了監控河川風沙,環保署在義賢國小設置了空氣監測站,同時學校也與中研院合作開發App,讓老師、學生家長都能利用手機獲得學校空汙情況,及早準備。 雲林縣義賢國小總務主任 蔡健邦:「我們有裝設一個簡易型的空氣盒子,它跟手機的App做連結,在家裡面只要點手機App的功能,連結到這個空氣盒子,就可以知道目前學校的空氣品質的狀況。」 雲林縣義賢國小總務主任 蔡健邦:「裝設一面防塵網就是說,在冬季空氣品質不良的時候,這個防塵網的作用就是可以阻隔。」 為了減少風沙吹進教室,最早的對策是裝設大型防塵網,雖然可以保持通風又阻絕揚塵,但需要經常清洗,最新的做法是裝抽風系統。 雲林縣義賢國小總務主任蔡健邦:「這個新風系統因為它抽的是新鮮空氣進去,小朋友二氧化碳的量就是抽新鮮空氣進來後,把二氧化碳稀釋掉,同時又把外面乾淨的空氣抽進來,就是讓室內的小朋友有乾淨的空氣可以呼吸,也不會因為二氧化碳的累積,讓小朋友可以在舒適的環境之下來學習。」 揚塵問題雖然對住在濁水溪沿岸的居民已是生活日常,但隨著環境汙染加重,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吃飯伴沙」而已,更嚴重的是對下一代的健康威脅。對義賢國小的小朋友來說,如果有一天,能夠不要戴口罩上學,下課時可以在操場上享受藍天,恐怕仍是個奢求的小小心願。 彭孝維 採訪撰稿 謝啟泉 攝影剪輯

風吹來的沙不再哭泣?河川整治知多少

台灣的河川屬於荒溪型,一到了枯水期,不只水量變少,還有河川揚塵的問題,加上氣候變遷,強降雨使得河川上游容易出現崩塌,這些土石沖刷到下游,使得揚塵的情況,更加嚴重,因此,中南部有不少民眾,經常「吃飯伴沙」,危害身體身體健康。 居民現場音:「我們這裡娶新娘都不在那時娶,娶新娘外面辦桌,風飛沙就把你加進去了。」 住在河川沿岸的民眾,就連辦喜事在戶外辦桌,都會有不速之客來湊熱鬧。 二崙鄉義庄村長 李春生:「因為鄉下人嫁娶都差不多都是靠近過年,靠近過年剛好是東北季風最強勁的時候,娶媳婦嫁女兒宴席,當天如果風吹沙來,那些東西就是會受風吹沙淹沒,我們說辦桌伴胡椒粉就是因為風吹沙的問題。」 透過河川揚塵監控系統及整治工程,希望多少可以降低連喜事也辦不成的窘境。 中部的濁水溪,台東後山的卑南溪是台灣揚塵特別嚴重的二條溪流,事實上,全台總共有9條河川都有揚塵問題。 環保署空保處長 蔡孟裕:「在台灣各地曾經發生過河川的這個揚塵問題,大概有9條河川,其實看到比較嚴重的部分像濁水溪、像台東的一個卑南溪,或者像南部的那個高屏溪,這些在過去發生河川揚塵的狀況頻率會相對比較高,其餘的部分偶爾在過去大概6、7年曾經也發生過的,像大安溪、大甲溪、烏溪,或者是說東部的立霧溪、花蓮溪等等的。」 台灣的河川有風飛沙,從清朝時代的古籍就有記載。揚塵的原因跟台灣河川短,加上特有的季節風向有關。 環保署空保處長 蔡孟裕:「發生河川揚塵的這個問題,主要的原因,其實跟我們每年不管是夏天的西南季風,或者是冬天的東北季風,有很大的關聯性。」 環球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張子見:「特別是關鍵的枯水期冬季的時候,它幾乎有將近一半,甚至有時候90%的流量是被攔截走的,所以在冬天的時候,河川的含水減少,河床的沙是更乾,揚塵就起來。」 近年氣候變遷導致強降雨的頻率增加,帶來更大量的土石沖刷,是河川揚塵惡化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環保署空保處長 蔡孟裕:「另外一個主要的原因,也是跟過去幾年氣候變遷,很多在我們台灣地區,不管颱風季節或是梅雨季節,下的大量的雨,所以導致很多上游這些土石往下游去做堆積。譬如說像以高屏溪來講,高屏溪在八八風災,就2009年的這個八八風災的時候,據估計大概會有從上游這邊堆積下來的這一些的泥沙,有將近2億噸。」 台東縣環保局長 謝清泉:「台東、東部地區是颱風最喜歡選擇登入的地方,我們這幾年經過幾次大的颱風,像八八風災、105年尼伯特,都是把我們很多的不只水覆蓋沖毀,包括我們的河床的裸露面積也增加了。」 環保署空保處科長 謝仁碩:「由於河川揚塵主要影響空氣品質的問題,主要是在懸浮微粒,所以我們會特別針對懸浮微粒的濃度去做一個標示。」 環保署在濁水溪等9個河川都設有空氣品質監測站,政府從2007年起推動「河川揚塵防制及改善推動方案」,近年也邀集相關部會成立跨部會平台,至今投入經費超過新台幣41.5億。 台東縣環保局長 謝清泉:「我們現在做了一個預警機制,非常好,我覺得非常實用我們的App,我們會有通報,會有一個簡訊傳出去。我們台東市有46個里,如果很嚴重,我們都會通報給里長請他告訴里民,就是要注意這個問題。」 經過努力,9條河川的沙塵暴有逐年減少,整治較好的河川,揚塵事件也大為減少。 環保署空保處長 蔡孟裕:「這一兩年裡面我們發現會有揚塵會產生的,剩下大概卑南溪、高屏溪、濁水溪,其他過去的剩下的這幾條的部分,我們發現其實揚塵發生的事件,不管從104年,或是從2年前、106年都已經不再發生。」 河川發生揚塵,來自於上、中游的泥沙沖刷到下游,氣候變遷讓暴雨增加,再加上人為工程,都會讓沙塵危害變得嚴重。經過巨額的經費投入,提早的預警,減少了民眾健康威脅,大概都只能治標不治本。追本溯源,河川上、中游的水土保持工作,才是治本之道。 採訪撰稿:彭孝維 攝影剪輯:謝啟泉

抑制河川揚塵 整治工法怎麼做

為了整治河川沙塵暴,水利、林務等單位多年來嘗試了水覆蓋、綠覆蓋、鋪設稻草蓆、灑水澆灌等各種工法,這麼多的工法何種效果最好?又有什麼樣的缺失呢?我們常說「人定勝天」,人真的可以超越老天爺?還是要記取教訓,與自然和諧共處! 這裡是台東卑南溪中華大橋下的裸露地,在颱風季來臨前,怪手正在修復河川上裸露地的水覆蓋設施,防止颱風侵襲以及東北季風強風吹襲引起的沙塵暴。 為了防治河川沙塵暴,十餘年來政府共採取了水覆蓋、綠覆蓋以及鋪設稻草蓆、堤防培厚植栽、灑水澆灌等各項工法,竭盡各種防治工法,期盼降低沙塵暴的損害。 水利署第四河川局長 李友平:「在整治的方法上面,不外乎大概就是有三大類型,一個就是說你那些裸露的沙子用水把它蓋起來,我們叫做水覆蓋,在工法上面我們就是會蓋一條攔水的臨時的土堤,把上游來的水把它蓄下來,形成一個水面,把這樣子的裸露地蓋住,這個是最有效的。」 水覆蓋工法雖然可以大量減少河川沙塵暴,但是它一旦遇上颱風或是強降雨就會被沖毀,必須每年重複施作。 水利署第四河川局長 李友平:「水覆蓋效果真的是最好,但是隔年來的時候,大水來了又會把這個臨時土堤沖掉,這樣子的做法就是必須要每年要做,我們也看到了這樣一個問題。」 為了克服水覆蓋,每年必須投入經費重新施作的問題,水利署第四河川局在濁水溪正在採用水覆蓋「深槽化」的新工法。 水利署第四河川局長 李友平:「我們希望在河的中央的地方留了大概250公尺到300公尺的寬度,當成是我們河川的深槽,這個也確實是我們枯水期的時候長年有水的一個水流路,這樣的水流路我們要去浚深,經由這樣的作法以後,以後在枯水期的時候,我們的水就集中在這個250到300公尺的深槽,常年流入的地方,這樣子定住之後,它慢慢地成形,未來就比較不需要用到每年做的臨時土堤。」 台東卑南溪的水覆蓋,整治工法在施作時,意外的延伸出,一項「綠藻」覆蓋的自然工法,對防制卑南溪的沙塵暴有不錯的效果。 水利署八河局副工程司 鄭陞龍:「有一次就是因為水比較低,水裡面產生非常多的藻類,表面上乾枯之後,表面上會出現薄薄的一層,那個就是藻類的那個,算是乾枯的狀況,它的作用有點像是一個防沙的保護層,強烈東北季風吹拂之下,它會有抑制風沙的效果。」 水覆蓋雖然在整治 河川沙塵暴上最有成效,然而單一工法無法達到最佳效果,需要綜合多項工法一起防治,綠覆蓋就是另一項防治利器。 這裡是台東卑南溪台東大橋下的綠覆蓋工法,台東林管處正在進行一項新的綠覆蓋植栽方式。 台東林管處作業課長 莊瓊昌:「我們去年10月的時候就開始先來做撒播,撒播就是以海岸的一些藤蔓類的植物,像濱刀豆、蔓荊這一類的,然後先讓它有一些覆蓋以後,接著再來種植物。」 台東林管處作業課長 莊瓊昌:「我們植栽的配置在最前緣的是比較低矮的灌木,像林投啊、草海桐之類的,然後再過來一點就高一點的,像黃槿、臭娘子然後最後面是最高的樹,就是黃連木跟相思樹,讓它有一個高矮順序的排序。」 在卑南溪的對面原來就有一大片的黑森林防風林,綠覆蓋搭配黑森林可以達到兩層的防治沙塵暴的效果。 台東林管處作業課長 莊瓊昌:「我們現在做的話,它如果風往上揚的話,不會帶起下面的沙, 然後到對岸的話,對岸因為那邊是我們編號2519跟2502的保安林,然後那邊的防風林又可以阻絕一些,所以會大大地減少揚塵的危害。」 在政府投入40多億經費、10多年整治後,造成濁水溪沙塵暴的河川裸露地已從原先的2000公頃,到2017年減少為1162公頃,2018年再減為500公頃,到2019年3月只剩380公頃;而台東卑南溪的沙塵暴天數則從2009年的32天逐年減少,2016年有10天、2017年5天,2018年甚至只剩2天、揚塵時數僅有5個小時。 台東縣環保局長 謝清泉:「人類很渺小的啦,我們只是跟老天做個商量而已,讓它這個水留在我們河床稍微久一點,讓它浸潤我們的河床,讓它揚塵不易揚起來,不可能百分之一百抑制揚塵,不可能。」 河川沙塵暴雖然自古以來就存在,但現今尤為嚴重,與人類在河川上、中游的開發行為密切相關,氣候變遷也是人類行為造成。河川防治的工程雖然可以減少沙塵暴的危害,但是要擺脫「吃飯伴沙」的日子,或許該思考如何與大自然共存的方式。 彭孝維 採訪撰稿 謝啟泉 攝影剪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