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就學貸款設置的背景,是為了家庭經濟較不寬裕,或是無法負擔學費、或生活費的學生所設置,為了減輕學貸族的壓力,教育部已經放寬了緩繳條件。以往只有第1年不用繳本息的寬限期,目前,可申請延長為4年。

一畢業即負債 社會新鮮人忙盲茫

當學生的本分事就是把書念好!只是現在卻有不少學子,必須為錢奔波。 2019年人力銀行調查發現,一位大學生,一步入社會一人平均得負擔20萬元債務,這筆債就是 就學貸款,以平均薪資2萬8來推估,要不吃不喝7個月才能還完。其實,學貸已是全球共業,像是美國,學貸總金額飆破一兆美金、韓國年輕人畢業後,拖欠學貸人數比往年增加8倍。到底學貸是支撐年輕人的夢想?還是一種壓力呢?帶您一起來關心。 寒流來襲,外頭還飄著雨,拍攝當天台北市氣溫只有14度℃,中午時分,陳同學趕著到店家取貨,準備送到客人手中。 陳同學是國立大學博士生,從台南到北部求學,學費、生活費全都自己賺,北部開銷大,因此他趁著課餘兼3份工作,除了美食外送員之外,還到醫院檢驗科兼差,假日更到餐廳當泊車小弟。 學貸族 陳同學:「自己來負擔學費這個部分,而且都是一個打工的性質,其實都不是以基本工資在算,所以打了很多份工,但是錢其實也沒有很多這樣。」 面臨生活經濟壓力時,打工換取金錢,能暫時解決壓力。而繼續念書深造,是出人頭地的方式之一,陳同學說,還好有學貸拉他一把。 學貸族 陳同學:「家裡當時候的情況已經,就是,不是很好,所以想說,一方面就學的部分,利用就學貸款去,去先支撐著 然後部分生活費,就是拿一些獎助學金,有了這助學貸款 可能會增加我的就學意願,因為如果沒有的話,我也可能沒有辦法臨時再拿出一筆錢來,來就學。」 就學貸款 ,成為學子實現夢想的助力,認同這樣理念的還有他。 基隆這家咖啡廳工讀生葉同學,也是學貸族。 學貸族 葉同學:「(班上)有三分之二以上,有辦就學貸款,只有少部分的話是,沒有辦,因為有時候學費真的滿貴的,所以我是覺得,就學貸款還算不錯。」 學生背學貸已經是校園常態,目前就讀私立大學四年級,葉同學不久將要畢業,仔細計算數十萬學貸,至少要7、8年才能還清,心情變得好沉重。 學貸族 葉同學:「現在就已經開始在想說,就是在想我畢業就要背債什麼的,很辛苦。」 每年畢業季,大學校園送走了畢業生,也迎來了新鮮人。一來一往,除了牽引青春前程,也牽動無數青年和家庭的荷包。 教育部統計,85學年度,貸款人次6.7萬,金額2.4億元,而98學年度,貸款人次創新高,來到81.7萬人次,金額超過30億元,但98到106學年度,因為少子化,貸款人數開始下降。其中,私立學校貸款人數,是公立的4倍。 教育部高教司長 朱俊彰:「你只要家庭年收入所得在114萬以下的,在學期間,你念4年的學士,3年的碩士7年的博士,這期間你都不用還任何的負擔,這利息都是政府幫你負擔。」 政府釋出利多,希望減輕年輕人的負擔,只是這筆債,早晚都得還。不只台灣,學貸也是一股世界趨勢,在美國,三分之二大學畢業生,帶著學貸離校,平均每人負債超過3萬美元,將近台幣一百萬元。但有畢業生卻很幸運… 美國富豪 史密斯:「2019年這屆都算我的,我們家族會撥一筆錢,幫大家清償學貸。」 畢業典禮出現驚訝的歡呼聲,喬治亞州這間學院,美國財力最雄厚的非裔富豪,送上的大禮,要幫4百名應屆畢業生,全額清償大約台幣12.5億的學貸。不過,台灣學生或許很難有這種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教育,是對下一代最好的投資。當就學貸款的增加,背後反應了兩個變化,一是學費上漲,再來就是中低收入家庭子女,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增加了。 台少盟秘書長 葉大華:「一個年輕人,在這個求學階段,他就因為學貸的壓力,就去半工半讀,這不見得是件好事,因為的確會影響到他的身心平衡,還有他的學習表現。」 就學貸款,是一筆無可忽視的負擔,數十萬學子用負債支撐自己的夢想。在這之前,如果不想被學貸壓垮,真的只能想辦法,先存好錢、做好準備。 林國新 文字撰稿 林文森 攝影剪輯

緩繳放寬.利息低 錢永遠不夠用

當前台灣大學畢業,社會新鮮人起薪約2.8萬元。然而,剛出社會,背學貸、還款壓力大,根本不敢結婚生子,更別說買房子、買車子。為了減輕學貸族的壓力,教育部已經放寬了緩繳條件。以往只有第1年不用繳本息的寬限期,目前,可申請延長為4年。而貸款人負擔利息1.15%,政府負擔0.95%。只是,大學窄門大開後,面對越多的教育機會,以及利息低廉的就學貸款,年輕人的夢想確實變大了,但面對的現實打擊,會不會也變得更深呢?系列報導帶您一起關心。 向同事及主管進行匯報,25歲的翁小姐,在一家公司擔任企畫人員。踏入職場3年,還債也還了3年,她所欠的是大學4年的就學貸款。 當初辦就學貸款,想減輕爸媽的負擔。然而出社會後月薪3萬,翁小姐每個月學貸還款4580元,加上6500房租和保險費,還有手機費,基本開銷16730元,超過薪水一大半,幾乎不敢買新衣服,因為沒拿捏好各項支出,不僅變成月光族,還會透支。 主計總處統計,台灣平均每人每月消費支出2.1萬,在台北市更高達2.8萬。類似翁小姐這樣背學貸、月收入不到3萬的年輕朋友,政府似乎聽到他們的心聲,以就學貸款來說,教育部特別開放緩繳貸款本金1年,最多可申請4次。 降低學貸利率,受惠人數高達90萬人,每年減輕13.62億元利息。像翁小姐,學貸要繳8年,目前還款兩年多,還欠銀行30多萬,之前申請緩繳一年,只繳利息。 如今翁小姐定期還款,壓力一定有,但只要想起靠自己完成學業,便很有成就感。只是,難免有擔心,萬一還款期間,公司裁員、失業、轉職、或意外事故支出等等,可能影響還款和自己的信用度,也很難脫離學債漩渦。 學貸議題,各界都在關注。回歸問題點,錢不夠用、還不起學貸,到底是收入問題?貧富差距?還是學費太貴?或者是政策需要檢討?就學貸款,這項立意良善的生命轉銜政策,已經演變成熱門的青年議題。 文字撰稿:林國新 攝影剪輯:林文森

政策溯源 正視學貸衍生社會問題

父母親為了栽培子女,都會準備一筆教育經費,只是,當錢不夠用的時候,只有依靠教育部的就學貸款這個選項。以前的學生,很少會利用就學貸款,不過現在,就學貸款讓越來越多學生,就學期就負債,因為貸款人數確實變多了。就學貸款設置的背景,是了家庭經濟較不寬裕,或是無法負擔學費、或生活費的學生所設置,今天的報導,帶您回顧這段歷史。 邱先生從事建築業,努力打拚,退伍後第8年,賺到人生第一桶金。但和當下許多年輕朋友一樣,一出社會就背負一筆學貸。 學貸族 邱先生:「退伍後,第一份工作是房地產代銷,起薪只有3萬多,賺到的錢,邱先生選擇先還債,主要是學貸利息低,也建立「強迫儲蓄」的習慣。」 學貸族 邱先生:「當時住家裡省了房租,不過對同樣有學貸的張小姐來說,命運卻大不同。」 學貸族 張小姐:「張小姐大學畢業8年了,還在扛學貸,開設的美甲工作室,每月房租2萬,還要繳4千多元學貸,收支還撐得過去,因為想起剛畢業時,薪水才2萬4,只能當月光族。」 學貸族 張小姐:「學生貸款,曾經是不少人,肩上的沉重負擔。只是,學貸屬於政府的彈性就學策略,回顧歷史,1979年開始,學生貸款稱為助學貸款,用來幫助清寒學子就學,1994年更名為就學貸款,家庭年收入沒到120萬元,就能申請。」 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 林伯儀:「教育部這項社會福利的延伸,依學校所在地,台北市辦理貸款要到台北富邦銀行、高雄市為高雄銀行、台灣其他縣市為台灣銀行或土地銀行,其中以台銀的市占率82.66%最高。」 過去,全台灣平均學貸金額約28萬元,假設就讀大學期間,貸款30萬元,8年內還清,每個月償還本金加利息3273元,怕負擔太重,還可以申請4年「只繳息期」,每月只要繳288塊錢的利息,減輕2985元的負擔。 教育部高教司長 朱俊彰:「儘管暫時減輕還款負擔,不過,貸款人也因此須多繳13824元的利息。儘管如此,國內助學貸款,光是台灣銀行呆帳就高達11.8億元,但政府說這筆錢目前並不影響國家財政,國際間像美國2018年學貸呆帳高達1.5兆美元,英國、澳洲、日本、和泰國政府都出現高額學貸呆帳。」 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 林柏儀:「當學校變成學店,申請學貸,到底是對自己學習負責、是投資自己?這項政府的美意,到底是救急?還是是救濟?依舊是難解的習題。」 文字撰稿:林國新 攝影剪輯:林文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