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專題從台灣的三大語系:台語、客語、原住民語,來看學校或民間團體推廣過程。

221世界母語日 振興客家文化從生活開始

傳達「語言權」的重要,199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訂定每年的2月21日是「世界母語日」,呼籲大家應該守護世界上的每個語言。全球現存6千多種語言,但平均每兩星期就有一種語言徹底消失。從台灣著眼,民國105年,客委會調查全國客家人口數453萬,其中,台北市就占了17.5%。為了傳承,2011年台北市成立的客家文化主題公園,吳行中,扮演起漂流異鄉的客家子弟重要的客家窩。 大愛台記者 蕭志傑:「台北新客庄,台北新客庄,人情燒暖真情毋會斷,台北新故鄉,台北新故鄉,香火相傳國泰又民安,這首歌唱的就是這塊土地,台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常常都會在這裡辦,大大小小的活動,有四公頃這麼大,對台北市的客家人來說是重要的客家窩。」 天穿日,感念女媧補天。回味兒時,從搓湯圓到農家樂,重在深耕母語。 苗栗客家人 謝發銑:「來這邊學,我也有教他,我一定要教他,不然就會慢慢不會講了。」 客語薪傳師 葉春蓮:「教客語的老師,不管是教高中,國中或是教小學,大部分很多老師在這邊當志工。」 大愛台新聞記者 蕭志傑:「台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最重要的還有這塊地,茶山水田,是一塊梯田,可以看得到最底下是,稻子剛收割完的水田。」 台北市而已,最貴的一塊水田在這裡,三層梯田,闡揚早期客家祖先,靠山耕種的惜水智慧。 客語薪傳師 張竹英:「一層一層這樣,不浪費的田,全部都用來種植。」 台北市客委會主委 徐世勳:「具有興趣,又可以學講客家話,又可以了解客家文化,回家去之後,又能跟阿公、阿婆,他們了解客家的歷史。」 中央大學客語學院兼任副教授 彭欽清:「這個世界母語日,它主要的用意,就是母語不要斷掉,母語是從家裡開始。」 廣播節目:「鄉親朋友大家好,我叫莊潤洋,今年13歲。鄉親朋友大家好,我是彭月春,阿春妹,我是講客廣播電台的主持人。像你說的全國語文競賽,對,那你是幾年級參與,這個朗讀比賽,五年級」 廣播節目,母子搭擋,自然對答。 三代同堂,彭老先生,新竹客家人,婚後搬來台北近一甲子。 阿公 彭煥堂:「小孩子還不會說話開始,嬰兒時就開始,跟著阿公阿婆這些說客家話。」 阿婆 張敏妹:「像這些全部朗讀比賽,全部都有去參加,這些有的高中的,像讀中山女中的也有參加朗讀比賽。」 女兒,彭月春:「母語,從阿公阿婆那個時代,慢慢傳給我們的阿爸阿妹,阿爸阿妹傳給我們,我們也希望說將客家的語言傳給下一代。」 我說客,我是客家人,歡迎大家來講客家話。 採訪撰稿 蕭志傑 攝影剪輯 徐英豪 柯信志 李明華

學原住民語 動力何在?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原住民語列入瀕臨滅絕危險的語言之一,幾乎不會講族語,政府提出多項推廣措施,包含族語認證、以及2018年推出族語推廣人員,各縣市都有相關老師,每人除了既定工作,一週至少要到府授課2-5個家庭。 族人用唱歌來教市長學原住民語,新北市成為繼台北、桃園之後,第三個提出語言認證獎勵制度的縣市。 新北市長 侯友宜:「只要通過中高級以上,獎勵金最高額,會給予支持一萬五千塊。」 雲校長是近幾年,新北唯一一位通過族語最高級別認證的人,他指出,現在的教學沒有系統化,很多人小學畢業,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學了什麼。 新北市八里區大崁國小校長 雲堯榮:「把原住民的知識、結構、體系把它建構起來,到目前為止,是沒有人去做這件事,就課綱的內容,去對應我們族語裡面,到底應該要學些什麼。」 轉到學習的第一現場,族語推廣老師免費到府教學,一家人每周固定上課1.5小時,就連會族語的奶奶也來旁聽督促。 家長 蔡淑惠:「會有透過羅馬拼音,有文字的傳承,孩子會學得比較快,我覺得我們的孩子其實很需要一些文化的薰陶。」 桃園原住民族語言推廣人員 陳稚樺:「語言是從家裡開始出發是這樣子,也希望說現在的父母親可以跟小朋友一起學習,或許你不曉得,你再不學,那以後你的語言怎麼辦,你的人是從哪裡來的,不知道,你我他,你是誰,怎麼講。」 從日常字彙開始學起,小五的銘顯,短短半年,單字、時態都有進步。 小五學生 張銘顯:「有趣,因為別人不會,都不會。」 多數人不會說,語推老師也很累,每人要負擔四大類工作,包括翻譯、採集語料,以及陪伴長輩聊天,營造社區族語氣氛、還要到府教學,裡面自己想學的只有三成,多數人都是因為其他誘因。 桃園原住民族語言推廣人員 陳稚樺:「考試加分的,這是占比較多,那有的有一些五十幾歲的,我覺得他到了一個年齡之後,他們會想,會回歸想學自己的語言,變成這樣子,所以我們困難度還真很難解決。」 政府拋出利多,或許只能達到表面效果,如何提升對原鄉的認同,並將資源讓需要的人知道,都是急待解決的問題。 採訪撰稿:黃怡瑄 攝影剪輯:張略家

承載台灣文化精髓 尬台語正流行

台灣使用台語比例,大約有七成,但隨著國語盛行,台語在年輕世代裡,也漸漸式微,因此無論學校或民間,很多人都選擇用歌曲,來吸引孩子學習閩南話,而這樣的方式,不只比較輕鬆有趣,其實也和台語的特性、息息相關。 「『喂,你好。』喂,爺爺,我們昨天從花蓮玩回來了。『好玩嗎?』很好玩啊!」 台語講得有些生疏,但其實張世唐從小阿公阿嬤帶大,三歲以前全台語環境,卻在轉往北部生活後,逐漸淡忘。 爸爸 張光偉:「家裡面的長輩有時候也會說,孫子只會用國語跟他們溝通,但是爺爺奶奶聽不懂,我的爸爸媽媽就覺得說,我希望我們不要這樣子。」 媽媽 黃惠美:「在車上聊天的時候,我們統一來用台語說喔,如果有時間的時候,我們還會想說,要不然我們來唱點台語歌,或是來聽一些台語的節目。」 不過他小時候就常聽台語歌,長大後也沒改變。參加歌唱比賽時,更選擇閩南語曲目,獲得佳績。 小學生 張世唐:「有些歌詞會跟我學習台語的,一些詞語是一樣的,所以就是會比較容易學會。」 容易從歌曲學習,還有一個原因,是台語屬於聲調性語言,藉由聲調和音高,就能決定字的意思。 本土音樂家 簡上仁:「猴子,然後第二音,狗,這個是下去,那個是上去,那眼睛看到我要寫一隻猴,結果念成一隻狗,所以變成狗,不是猴了。」 至於如何牢牢記住這些相似讀音的字,試試看這個方法。 「樹頂一隻猴子,樹腳一隻狗,猴子跌下來撞到狗,狗吠猴子叫,猴子逃走了,狗也逃走,不知道是猴子嚇到狗,還是狗嚇到猴子。」 旋律簡單,朗朗上口,童謠成為教材出版社首選,國小12冊課本中,約8成課文都以歌曲切入,但隨著時代變化,不再局限於傳統歌謠。 出版業者 陳意芳:「傳統的囝仔歌,它當時候的背景來作詞作曲,所以現在小朋友可能比較沒有辦法理解,小朋友喜歡的曲風或風格也不一樣,那可能有抒情的歌曲。」 而老師還有一個挑戰,讓台語不單是一門科目。 新北五峰國中老師 王秀容:「孩子下課,甚至學校現在都有畫這種格子,他們就在那邊跳,邊跳,有時候就會想到邊念,比如說,小玩偶跳格子,跳跳跳跳格子,我跳到三換你跳,教材都是適合大團體使用,不過我們本土語言既然是本土,就是你在地的東西,我們可以把它延伸出去,比如說哪裡的名產是什麼,老師都可以拿來造句。」 把式微的母語重新精裝,聽說讀寫不再乏味困難,反而是種樂趣,更能縮短世代距離。 採訪撰稿 林亦庭 攝影剪輯 葉宜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