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相對的,社會上有更多的正能量,帶動群體安住內心,例如:運用正念幫助我們強壯內在,或者周全的公共衛生系統,都能發揮功能,協助民眾面對看不見的病毒威脅。

危機處理大不同 恐慌囤貨生存反應

COVID-19疫情爆發已經超過四個月,民眾對於新興病毒的恐懼不斷反應在搶購防疫物資上。專家認為,這是人類求生本能的自然反應,等到過一段時間就會回到正軌。但是社會上需要有更多的正能量,帶動群體安住內心,才能一起度過這場與看不見的病毒長期對抗的戰役。 2020.1.24 台灣宣布停止口罩出口一個月 2020.2.1 台灣全面徵用外科口罩 五天後實施口罩實名制 行政院長 蘇貞昌:「此時此刻,我要特別懇切地呼籲大家幫忙,請大家不要浪費資源,請把口罩留給需要的人。」 儘管政府天天信心喊話,口罩一定夠用,民眾還是無法安心。 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恐慌大概都是比較負面的情緒,通常都是匱乏不足,所以像這次的話,大家會覺得擔心的是,因為我們面對一個全新的一個病毒,那你可能會擔心你的健康,你的生命會受到了損害。」 民眾 豆花哥:「這個就是算是比這個簡易型的口罩來講,就是增加它,再提高它的那個防護,這個量不多啦,你可能買到面罩,你買不到它的濾棉,多一個防護選擇啦。」 民眾的恐慌心態,透過搶購防疫物資,開始表現。 2020.2.8 大賣場的衛生紙瞬間完售 2020.2.8 防疫酒精缺貨 台酒與台糖開始增產800萬瓶 肺炎疫情持續地延燒,民眾擔心買不到酒精,雖然台酒的告示牌上面寫著,八點才開始發放號碼牌,但是時間還沒到,就已經排滿了長長的人龍。 花蓮慈濟醫院能量醫學中心主任 許瑞云:「集體效應吧,就是當你看到人家,像人跟人之間是有情緒能量的連結,譬如說你遇到一個很害怕的人,你會被自動帶起一個害怕的感受。」 口罩實名制掀起了全民排隊熱潮,每一家健保藥局門口,在開賣前一兩個小時就會有人開始排隊。 藥師 陳羿廷:「我可以少你一片口罩,讓他們那邊醫護人員可以達到滿足,那我們大家才能夠得到一個安全的保障。」 苦口婆心的勸說,都無法讓民眾安心。專家說,醫學的領域並沒有集體恐慌這個名詞,不論是排口罩或是囤物資,都是人類求生的本能反應,只是每個人對安全值的反應並不相同。 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我們常常遇到有一些人說他口罩很夠用了,可能他就是需要去排個兩個,他就覺得這樣是ok,可是有些人他就覺得他需要可能要有兩疊。」 花蓮慈濟醫院能量醫學中心主任 許瑞云:「你遇到一個安定的人,你自然會安定,這就是集體的效應,得要有一些人出來,開始慢慢地穩定,而不是加強大家的恐懼。」 專家認為,恐慌效應就像鐘擺,過一陣子就會自動調回正軌,重要的是,當你覺得焦慮不安,必須要對自己的起心動念產生覺察。 正念減壓推廣者 魏孝丞:「如果沒有覺知,或沒有一種正念狀態,就是一種慣性反應,好像說新聞看到說口罩買不到,我們連思考也沒有,急著就是趕快去排隊,這個就是一種叫做慣性的導航模式。」 花蓮慈濟醫院能量醫學中心主任 許瑞云:「當你真正的去看一個事實的時候,你就不大會有那麼大的焦慮,你會該做的保護措施我們要做,必須要睡得好,吃得乾淨,吃得健康。」 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我們現在正處於春暖花開的時候,雖然新冠病毒來了, 你的牆角的杜鵑花還是在盛開,所以有的時候你會用一些美好的事物、你的日常的事物,去抽離這些。」 打倒我們的未必是病毒,而是恐懼。新興疾病教會我們的,並不是擴大我們內在的恐慌,而是學習如常生活。 採訪撰文:許斐莉 攝影剪接:余國維

能量運動強壯內在 提升自我免疫力

長期和看不見的病毒抗戰,人容易焦慮不安,甚至會對身邊的人疑神疑鬼,或者是對沒戴口罩的人退避三舍。專家建議,運用正念幫助我們強壯內在,練習幾個簡單的能量運動,也可以安頓我們的身心,強化免疫力。 新北市板橋區前一陣子發生了一件烏龍事件,有一位顧客在這間咖啡廳裡面提到,他得了肺炎,結果讓店裡面的人造成了一陣恐慌,最後警察跟防疫人員來到之後,證明這只是虛驚一場。 咖啡廳店長 盧書儀:「他進來的時候,就坐在裡面的那個位置。」 一月三十一日那天,這名男子在咖啡廳待了四個半小時,不斷地走來走去。 咖啡廳店長 盧書儀:「然後他站在這個地方講手機,然後他就講說,他從醫院住院九天出來,因為他被誤診肺炎,對,他想要去見他一個朋友,可是他朋友不想見他,然後他就開始比較歇斯底里,他就說肺炎又不會死。」 因為男子沒戴口罩,聲量也不小,立刻引起店裡一陣騷動。 咖啡廳店長 盧書儀:「店裡面的客人就跑來跟我們店員說,他說他肺炎耶,這你們是不是要請他離開,因為這樣我們都會覺得很可怕。」 警察跟防疫人員抵達後,確認了男子的藥單。 咖啡廳店長 盧書儀:「就應該一般感冒的那個藥單這樣子。他離開了以後,就是我們店裡面的桌椅、所有他摸過的東西,店員就全部再重新擦拭消毒。」 疫情時期,口罩增加了自己的安全感,卻也加深了人與人之間的懷疑。 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你會焦慮不安,這些比較不好的情緒,通常第一個是來自於你對事情的不了解,不了解的話,最好的方法,就是你增加有充分正確的資訊是很重要的。」 想要在非常時期安頓自心,需要方法。首先,我們可以試著把注意力,從身邊的人轉移到自己身上。 正念減壓推廣者 魏孝丞:「我們可以觀察一下我們自己的身體,特別最明顯就是肩膀,肩膀有沒有一種好像一直要聳起來,甚至講話是不是變得很急速很快的,好像行為動作都很快要去反應什麼,這可能就是一種壓力比較大,然後可能要急著想要讓自己安心的一種慣性反應。」 如果因為搶不到酒精或口罩而感覺到焦慮不安,不妨運用正念讓自己穩定下來。 正念減壓推廣者 魏孝丞:「有一個很簡單的動作,就是把我們的手放在心窩胸口,然後眼睛可以閉起來,靜靜地去感受我們的心跳,我們就靜靜地陪伴自己,然後等感覺心比較平靜的時候,眼睛慢慢地張開。」 或者是放慢動作,帶著覺知,慢慢品嘗一杯茶或咖啡。 正念減壓推廣者 魏孝丞:「先聞一下味道,用我們的五感跟這個世界做連結,當我們連接的時候,其實我們的心跟這個世界就在一起,心也會很平靜。喝的時候,小口地喝,然後慢慢地去品嘗,從我們的舌頭、牙齒到喉嚨,甚至到食道,它吞下去的時候,不同的層次是什麼樣的狀態。身在哪裡,心在哪裡,喝進去,所有的感受都在一起,我們的心就跟這世界連結了。」 在能量醫學方面,也有幾個動作可以讓民眾練習,處理內在的恐慌。 花蓮慈濟醫院能量醫學中心主任 許瑞云:「放在胸口,然後這個是三焦經,就是我們四跟五指之間這裡,然後手心放在兩乳之間的膻中穴這邊,或是心輪這邊,然後就這樣子敲,一面敲一邊跟自己講,我很安全,我的世界很安全,然後如果很怕病毒,你就會說,病毒每年都會來個幾次,沒什麼了不起的,我很安全,我在現在,我在當下,我很安全。」 如果心緒非常雜亂,也可以試著把拇指放在太陽穴,其他四指輕放在額頭。 花蓮慈濟醫院能量醫學中心主任 許瑞云:「輕輕地放著,不要按壓,如果你覺得不想要維持住,你也可以靠著,這樣子也ok的。」 專注在呼吸上一到三分鐘,慢慢地心就會平靜下來。 花蓮慈濟醫院能量醫學中心主任 許瑞云:「把血液帶到我們前額,就是我們比較理智,比較不是在卡在邊緣腦那種情緒化的腦,這個可以幫助自己回到現實,回到當下,回到這個比較有理智有思維的前額腦裡面。」 醫生同時提醒,盡量少吃甜食,以免降低免疫力。非常時期,或許就是化危機為轉機,讓我們照顧好身心的最佳時機。 採訪撰文:許斐莉 攝影剪接:余國維

現代化公衛體系 贏下這場戰"疫"

2003年SARS的洗禮,幫助台灣建立了更周全的公共衛生系統,在後續的許多新興傳染性疾病當中,台灣也累積了豐富經驗,這些經驗讓中央的防疫工作不但有法源的依據,也讓總體指揮架構更具效力,對第一線的醫護人員來說,更能夠在醫療系統中安心發揮功能,協助民眾面對看不見的病毒威脅。 2020.1.31,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新型冠狀病毒為國際公衛緊急事件。2020.2.29,台灣出現首例新冠肺炎院內感染。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 張上淳:「基本上所有接觸的過程可以判斷說,應該是案34有傳給這些護理同仁,這樣的狀況算是院內感染的狀況。」 大愛記者 許斐莉:「防疫大作戰,醫療院所全面啟動防疫流程,民眾來到醫院,最重要的是,要在門口先用乾洗手洗手,戴上口罩之後進入醫院,接受紅外線的體溫檢測。」 為了在民眾入院的第一時間,更精準掌握旅遊史,從3月3日開始,進入花蓮慈濟醫院,必須要在門口刷健保卡。 為了降低感染風險,發燒的民眾會被引導到急診室,這裡有全國首創的負壓採檢站,在2月24日時就已經啟用。負壓的設計,主要是在降低醫護人員跟民眾交叉感染的風險。所有的檢測,包括血液、尿液檢查、胸腔X光片,以及新冠病毒的採檢,都在這裡一站完成。 花蓮慈濟醫學中心急診部主任 陳坤詮:「上面是有HEPA(高效)過濾的濾材這樣,把那空氣(過濾)抽走,所以裡面是維持一個負壓的狀況。」 大愛記者 許斐莉:「疑似感染的肺炎的民眾,在經過第一次的採檢之後 ,就會被安排到這樣子的負壓(隔離)病房裡面來,在這裡他必須要靜待採檢的結果,看看是陰性還是陽性,才能夠再做後續的醫療處置。」 花蓮慈濟醫學中心負壓隔離病房護理長 張素雯:「以一般的概念來講,它就是一個抽風的效果,把裡面的髒空氣往外,抽到外面的大氣,病患在這邊,他一吐出來的髒空氣的話就會被吸出去。」 每一間負壓隔離病房都有兩道門,只要一打開,最裡面的空氣壓力就會改變。門口上方的量表會顯示,病房內的空氣壓力是不是維持在負八帕(-8 Pa)的正常值內。而第一線的護理師要進去照顧病人時,也必須穿上防水隔離衣。,從一間病房出來就得換掉,穿上全新的一套,才能進去另外一間病房。穿脫之間,充滿挑戰。 花蓮慈濟醫學中心感染管理控制室組長 江惠莉:「可能國外才一個兩個(確診病例)的時候 ,我們就先做教育訓練,依照SARS的經驗,還有其他這些中東呼吸道病毒,也是屬於冠狀病毒類的,這一些冠狀病毒類的病毒,它後面的演變會是什麼狀況,讓大家心裡有個準備。」 從公共衛生系統建立資訊透明的防疫標準流程,有助於醫護人員防堵疫情的擴散。而各地指揮官,更是24小時待命。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東部指揮官 李仁智:「這個新型的冠狀病毒的疾病,事實上是相當難處理的事情,第一件事我們做的是,所謂通報定義,就是什麼情況之下要讓病人通報,通報所代表的意思是,你通報以後呢,病人就要在負壓隔離病房接受隔離,同時要送檢。」 負壓隔離病房是這次防疫不可或缺的醫療設備,若以人口占比來比較,日本的人口是台灣的五倍,負壓隔離房卻只有1800間,不到台灣的兩倍。而台灣這次在防疫工作上之所以可以讓國人相對安心,是因為十七年前全民共同經歷了SARS的洗禮。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東部指揮官 李仁智:「那時候一開始有些防疫的物資是真的不夠,所以我們的負壓隔離病房大概那時候就已經蓋好了,我們的醫生事實上有不少都是當年SARS的時候就有實戰經驗了,我們的準備事實上是比當年還要好。」 SARS的衝擊,也讓台灣的公衛系統建立起一套更完整的防疫制度。 新光醫院行政副院長 洪子仁:「在SARS之後,立法院就修改了傳染病防治法,我們把整個防疫的位階拉高到疾病管制署,那就是在衛生福利部下面的疾管署,這樣子一個統籌性角色,去統管整個台灣的防疫系統。」 有了法源的依據和授權,都可以讓防疫工作更有紀律。 新光醫院行政副院長 洪子仁:「傳染病防治法裡面,它裡面有規定到說防疫指揮中心的開設,有了這樣一個指揮系統,大家就是遵照指揮系統的命令去執行,然後大家一起來配合。」 SARS後的十七年裡,台灣的防疫系統全面升級,政府不但要求各大醫院定期舉辦感染控制演練,並且規定必須要有至少一個月的防疫物資庫存。這也就是為什麼,不管是H1N1、MERS或是新興流感,台灣都能平安度過。 在公衛系統的保護下,相信台灣一定能夠度過這次的難關。 許斐莉 採訪撰文 余國維 攝影剪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