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新年快到了,家中有小朋友的民眾也會幫小孩增添新玩具,購買前先三思,也許二手玩具搖身變成新玩具,一樣好玩!在台灣,有一種志工,叫做「玩具醫生」,他們專門運用巧思,把殘缺不全的玩具修好,減輕環保負擔。

每年回收40公噸 廢棄玩具成另類環保災難

電影玩具總動員第三集,玩具的小主人安迪長大,準備離家念大學,他的媽媽因此把玩具丟棄,巴斯光年、胡迪差點被送到焚化廠燒掉,千鈞一髮之際驚險脫困,重回主人懷抱。但現實生活中,恐怕沒這麼幸運。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統計,這三年來,每年收到,全台民眾捐贈的二手玩具,多達40公噸,但其中居然有40%~50%比例,根本無法再使用。最後,大部分仍難逃被送進垃圾場的命運,形成環保災難。在台灣,有人意識到事情嚴重性,因此,挖空心思,想解決難題,他們是怎麼做的?帶您來看看。 新北市玩具銀行裡,工作人員頂著八月分36℃高溫,把二手玩具堆進倉庫,它們都曾經是 孩子的心愛寶貝。 最近才剛拍電影,悲劇不斷地上演,它不斷地被購買 然後又被丟棄。 近三年來,玩具銀行每年收到全台民眾捐贈二手玩具達40公噸,孩子開學、過年前更是爆量。 新北市玩具銀行 主任 張維庭:「過年前的時候,我們這邊可以堆到,整個滿到天花板。」 捐贈來的二手物品,其中非玩具和不堪使用比例 高達40%~50%,後續存放、整理更費工。 尤其,占最大宗的流行玩具,更頭痛。 像這種都是超商集點的公仔。 新北市玩具銀行 主任 張維庭:「當我們在一時衝動集點,取得這個公仔之後 其實它的功能性是很低的。」 整理好的玩具,一年提供給320個機構單位、玩聚窩、行動玩具車使用,發揮流通效益。不過,並非每個物品都能 再被完整利用。 現代化的玩具、腳踏車、生活用品,越來越多使用複合材質,一旦破舊損壞,整組丟棄將嚴重汙染環境。 慈濟志工 洪阿永:「塑膠我們拆下來我們還可以使用,鐵要分開,不然鐵和塑膠加在一起不可以。」 慈濟志工 林志忠:「像這個就是要把螺絲拆掉 不好拆,為什麼不好拆,這個種類很多鐵 都是卡榫卡死的。」 慈濟志工 陳惠環:「把玻璃的拿去玻璃 鐵的歸鐵 塑膠的歸塑膠 ,重新變成資源 不要變成垃圾,大家都是本著一個愛地球這種心情在做這個工作,。」 然而,就算志工一星期七天不休息,拚命做資源回收,未來的玩具垃圾,卻仍悄悄地在街頭迅速蔓延。 中華民國遊戲協會創會理事長林君英,在大學任教時,某日看到的一幕景象,至今難忘。 中華民國遊戲協會創會理事長 林君英:「他(大學生)拿了一個很大的塑膠袋跟垃圾袋一樣這麼大,裡面全部都是娃娃,帶到課堂上來,在我上課之前,他就拚命地問同學,你要不要。」 林君英打個比方,大台北地區有一萬台娃娃機,若每台機器放20隻公仔,每天輪替補貨,人們享受抓娃娃的短暫樂趣之後,戰利品很可能被打入冷宮,每年產生高達上百公噸垃圾。 中華民國遊戲協會創會理事長 林君英:「其實最後還是走到焚化或掩埋的路。」 新北市板橋區巷弄裡老公寓一樓,是林君英的 實驗基地。他從2000年起,研究玩具資源再利用,是台灣首位主張二手玩具系統分類的專家。 中華民國遊戲協會創會理事長 林君英:「它粗分類的部分 大致上就是看它是不是破損 。」 粗分類為可用與不可用,其中,不可用又不能修,也無法成為零件的部件,再區分成三種材質標籤。 T1是自然材質,像是 木頭、金屬、紙類 可直接進入資源回收系統。 T2、T3分別為塑膠、複合材料,或含有電路板、重金屬等構造的玩具屬於焚化或掩埋成本更高的垃圾,政府可向廠商收取處理費。 慈濟志工、林君英、玩具銀行 他們的努力,朝向相同目標,就是挖空心思,讓二手玩具生命得以延續,減少消耗地球資源,為環保盡力。 陳宏立 採訪撰稿 張略家 攝影剪輯

玩具醫生 修補每一段回憶與感情

破損的二手玩具不管是回收分類、拆解回收 都耗費大量人力、時間。既然如此,如果把不堪使用的二手玩具,維修到好,繼續使用,是不是就能相當程度地解決問題?在台灣,有一種志工,叫做「玩具醫生」,他們專門運用巧思,把殘缺不全的玩具修好,減輕環保負擔。不過,堪稱死而復生的玩具,又要如何運用? 甚至,有沒有可能,讓它們發揮比全新時期,更大貢獻呢? 請看我們的報導。 一大早,才剛送完孩子上學的林鈺婷,又背著背包,趕往新北市板橋區 玩具銀行。 這個是補的,這都是補的,會算出它到底缺多少,哪一個是缺的,針對它缺的去做補件。 玩具醫生 林鈺婷:「如果我把這個修復好了,是不是就可以給偏鄉的孩子,對 可以給他們玩,可以給他們一些歡樂。」 新北市玩具銀行裡的六位玩具醫生,全是志工,且各擁專長。像是電機工程師、木工師傅、擅長手作的媽媽、爸爸。玩具醫生修一件玩具,從十幾分鐘到一兩個小時不等。然而,他們絞盡腦汁,也並非每種玩具都能復活,再加上受限於人力、時間,一年下來,修復數量,大約近三百件,未來仍有相當程度的發展空間。 另一個問題是,修好的玩具,又要如何回到民眾手中發揮更大功能呢? 2006年開始,在大學任教的林君英,結合部落服務和玩具行動車概念,自己花錢改裝廂型車,滿載各界捐贈的二手玩具,上山下海,跑遍全台100多個偏遠部落、鄉鎮。 中華民國遊戲協會創會理事長 林君英:「我也很想把遊戲資源帶到部落裡面去 給部落的這些孩子投入成了台灣第一台玩具的行動巴士。」 林君英每一年,自掏腰包5、60萬元,支付行動玩具車的油錢、車錢、行政費用,還不包括自己投入時間、人力成本長達13年。 視障者眼睛看不到,那麼 就讓觸覺玩具 刺激他們的感官吧。針對不同族群,玩具類型也應有差異。 中華民國遊戲協會創會理事長 林君英:「融合式的遊戲是不是要帶到部落裡面去了,因為他們也需要有這些特殊兒童的遊戲跟玩具上午七點多,新北市玩具銀行門前廣場,工作人員抬著好幾箱二手玩具上車,準備進行一整天巡迴服務,對象不局限兒童。」 最後一個我就要公布答案了確定嗎,等一下Apple(蘋果)嗎。 新北市金山區 金包里社區發展協會,一群婆婆媽媽玩著遊戲。長輩們手中的沙畫器具,就是行動車載來的二手玩具,經由教保員重新設計互動遊戲,不僅功能被活化、提升,更喚回長者年輕的心。 新北市金包里社區發展協會 常務監事 蔡玉麗:「他們最期待的就是玩具車這一塊,因為都帶不同的(玩具)讓他們很期待這個月又要玩什麼東西。」 像這樣,結合地方資源、非營利組織、政府單位的玩具行動車計畫,因為跨部門資源互補,可期待更大效益。」 長輩 林秀英:「人家說老人家像小孩,玩得很開心,你沒看到嗎,笑成那樣?好過日子動動腦筋,也是不錯。」 民眾不要的二手玩具,經過志工維修、行動車裝載、重新設計遊戲等系統性運用,發揮資源再利用功能。儘管,可被運用的狀況,仍與每年收到動輒數十公噸的捐贈數量,有不小差距,但二手玩具價值最大化,是值得努力的方向。 陳宏立 採訪撰稿 張略家 攝影剪輯

動動腦 改變塑膠玩具的命運

儘管二手玩具經過整理再利用,得以降低對環保的衝擊,但全台灣仍有大量玩具被民眾直接丟棄,或無法修復再利用,最後仍難逃成為垃圾的命運。那麼,我們有沒有可能,從一開始打造玩具,就嘗試更天馬行空地使用不同材質,落實環保概念呢?

不可或缺的角色 找回單純的童年幸福

愛護寵物,也要珍惜玩具。您可知道,考古學家推測說,五六千年前的史前時代,人們就已懂得使用黏土和木頭製作玩具。台灣早期農業社會,也曾出現過許多充滿創意的手作童玩。到底從古至今,玩具存在的意義和價值是什麼呢? 帶您來看看。 道路旁幾片葉子信手拈來,成為草編創作。台北市南港山區九如里,是林三元,兒時玩耍基地,數十年後,他仍經常回訪、探友、採樹葉,彷彿祕密樂園。 林三元曾任職多家跨國電腦公司。2017年 卸下中華電信基金會執行長職務,卻重拾手作童玩,或許與他兒時經驗有關。 台北市捷運東區地下街,手扶梯旁攤位,林三元在此擔任街頭藝人,推廣3、40種草編技藝。 草編創作者 林三元:「根本就沒有錢買玩具,但小孩子還是要玩,那時候的爸媽會用大自然東西,像竹葉 去做一些,啟發一個小孩子,我那時候的我 什麼東西叫做無中生有的創造。」 1978年,漢聲雜誌出版專刊,首度記錄台灣4、50種即將消失的童玩、遊戲,努力留下,孩子們運用大自然素材的玩樂巧思。 漢聲雜誌社 創辦人 黃永松:「樹葉去做的玩意,有的摺起來可以吹會響,樹葉的笛子 有的摺起來可變成一條船 可以放在水上漂。」 教育專家研究,玩具發展史,可追溯至西元前。當時人們取用自然素材,像是黏土做成陀螺、木製風箏、棋類遊戲。西元19世紀,泰迪熊、樂高、芭比娃娃出現,攻占孩童心。1980年代,任天堂研發掌上型遊戲機,開啟3C遊戲序幕。 朝陽科技大學 幼兒保育系暨研究所主任 梁珀華:「以前的年代,可能會用樹葉,會用石頭當作玩具,可是在現在這個年代,孩子就會拿一些3C產品比如說,手機 平板 或者是平板當作是玩具。」 玩具發展,從直接生活取材、改造自然材質,至人類創造科技玩具,琳瑯滿目;但玩具存在,又有什麼意義呢? 朝陽科技大學 幼兒保育系暨研究所主任 梁珀華:「桌遊類玩具或是棋類玩具,對他認知發展 對他了解規則會有些幫助。 古今中外各式遊戲,更是孩子學習社會互動的重要媒介。 輔仁大學兒童與家庭學系主任 涂妙如:「如果只有兩個人,乾乾的玩具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媒介,合適玩具可以幫助更多孩子想像力發展,也幫助他認知層次提升。」 玩具形式或許改變,但其實讓孩子從玩耍過程裡,適性發展,是亙古亙今價值。甚至,也可體現創意精神。 草編創作者 林三元:「老師你做得不像,他就直接在上面打個結,他說老師你看我做的鳳凰,或是孔雀他發揮他的創意,我就說重點就是啟發。」 玩具無可避免地,隨時代演變;但人們傳承生活智慧,引導下一代大膽創新。或許,才是玩具存在的不變價值。 採訪撰稿 陳宏立 攝影剪輯 張略家 謝啟泉

3C難以抗拒 明定規則「玩」出大能力

您是否曾煩惱,家中小孩迷戀於3C電子遊戲,無論大人怎麼禁止,都很難聽進去呢?根據統計,台灣遊戲產業,無論玩家人數、產值都迭創新高;孩子行為卻讓很多父母頭痛。電子遊戲負面現象,問題出在哪裡?有沒有可能減少其影響呢?來看我們報導。 2019年8月初,台北世貿,一場結合電競、漫畫展覽,吸引超過56萬人潮。絕大部分是小學、國、高中,愛好電子遊戲的孩子們。 民眾 程賢:「抽卡 編輯隊伍的遊戲,最高五星角色,那種成就感 就是 非常地爽。」 民眾 董家瑜:「從(國小)一年級我就開始玩遊戲了,(媽媽)就說不要玩那麼多遊戲眼睛會壞掉結果呢 近視了。」 研究機構推估,2018年台灣地區遊戲玩家,已達1,450萬。很多人從小還沒能寫字,就先學會拿滑鼠、手機、遙控器。然而,孩子長時間使用3C遊戲,影響身心發展。 朝陽科技大學 幼兒保育系暨研究所主任 梁珀華:「肥胖的問題或者是他長時間使用手機,可能會有一些失眠的問題,不只是視力可能對於孩子一些行為,或者是一些發展都有非常深遠的影響。」 輔仁大學兒童與家庭學系主任 涂妙如:「生活世界這麼多有趣他(孩子)都透過觀察中學習可是因為手機擋住他所有的事情。」 在台灣,2018年遊戲產值已衝到586.8億元,創近七年新高。其中行動遊戲漲幅最大,增加25.5%(188.3億元)。既然,趨勢不可擋。是否可能,運用科技,借力使力,滿足孩子與家長需求呢? 全村幾百戶人家就註定要餓死了老天爺啊 咳 咳。 公司創辦者郭柳宗,曾是北一女中電腦教師,前往日本發展事業,專攻AI、語音技術。因長期出國,錯失女兒成長過程,於是,萌生打造陪伴機器人的構想,但並不容易。 AI機器人公司執行長 郭柳宗:「真的像有個,有人的感覺,把動作跟互動可以加在一塊。」 快摸我的手來進行搶答藍隊回答。 AI機器人公司 執行長 郭柳宗:「這邊請回答,這邊請回答,請搶答,小朋友要去搶,他就有參與感和互動感,(剛開始)也沒有搶答這環節就是請回答。」 慢慢跟小朋友去試去try才改到這裡來。 AI機器人公司 經理 謝函書:「(育幼院)甚至小朋友哭不想要它(機器人)離開。」 或許,借助高科技、劇情設計,AI智慧,有機會演繹出,比手機、平板螢幕,更親近人的效果。學者則指出,把孩子從虛擬世界,拉回實體環境,是必要的。 滴滴滴,告訴大家,好吃的東西來囉,希望今天可以吃到不同口味的東西,小朋友如果你是野鳥,會希望吃到什麼食物。 輔仁大學兒童與家庭學系主任 涂妙如:「透過那些影片之後,去找紙本書來讀完這本書,然後回答那個問題。」 真實物件與動畫世界,在大腦裡運作不同,難以被取代。 輔仁大學兒童與家庭學系主任 涂妙如:「(電子書)它可能就是在圖像的外框,(孩子)很快想翻下一頁,接著出現什麼動畫。」 儘管讓孩子從小多接觸書本、實體玩具,大自然,降低仰賴3C遊戲不容易;但仍有規則可循。 朝陽科技大學 幼兒保育系暨研究所主任 梁珀華:「很多(學齡前)孩子,他可能也沒辦法很清楚地去辨識時鐘上面的時間,(計時器)時間它會自己倒數,時間到了它響起你就跟他說(停止使用),比較怕父母一剛開始沒有去規範他,他已經養成壞習慣,你才要去強迫他去改變,那個過程當中可能就會比較辛苦。」 3C電子遊戲,開啟科技陪伴人們時代,難以回頭;但我們再看一次影片裡,孩子答對機器人問題後視線移動路徑,發現了嗎? 他的眼神,開心凝望著,從頭到尾陪在場邊的母親。父母關愛和陪伴,再先進的科技玩具,也無法取代。 陳宏立 採訪撰稿 張略家 攝影剪輯

越級打怪玩上癮?重返真實世界迎挑戰

玩家瘋電子遊戲,每年花費在這上頭的總金額,超過四百億台幣。遊戲設計者嘗試讓沉迷在虛擬世界的玩家,拉回現實。 孩童:「多少時間嗎? 都沒有去算,都一直玩。」 2019年,全球遊戲市場產值達1,500億美元。台灣民眾,每年花費12.6億美金,排名全球第十七。每人平均貢獻新台幣5,130元。 范丙林是大學數位科技設計系教授,從小也是電玩愛好者。出生1960年代,體會產業變遷,魅力不變。 1970末,80年代初,小蜜蜂、小精靈機台,風行台灣街頭;任天堂主機攻占居家客廳。1990,電腦單機版遊戲興起,武俠類型橫掃市場,愛好者欲罷不能。 台北教育大學 數位科技設計系教授 范丙林:「進度表,當你想要停下來,你就會發現,這個進度好像只差一點,我再玩一下就達到這進度,你每次一玩它就給你,下一個目標,虛擬世界緊扣人性需求,把玩家拉回現實宇宙,挑戰不小。」 學生投入四個月時間,設計「顏色遊戲」。特點是,倘若玩家自顧自打怪,過不了關。 玩具與遊戲設計研究所學生 林昇翰:「如果有一個紫色怪物,我們要變成藍色,再跟一個紅色夥伴,合體一起攻擊牠。」 另一組學生「精靈勇者熊」作品。夥伴合作,延伸實體世界。 玩具與遊戲設計研究所學生:「對著麥克風,喊出上面羞恥的話,宇宙天地賜我力量,降伏惡熊迎來曙光。」 玩具與遊戲設計研究所學生林彥辰:「趕快去找到你的夥伴,這個部分要幹嘛,要一起做,而不是在同一個遊戲,各自玩各自的,各自打自己的怪。」 玩具與遊戲設計研究所學生 林昇翰:「它需要大量地去跟我們朋友溝通 遊玩過程中也可以增進我們朋友彼此的感情。」 英雄不再單打獨鬥,夥伴同心協力,更威。2000年後線上遊戲,社群,有機會拉玩家,回現實處境。 遊戲世界,年輕孩子深諳道理,大人只需從旁協助,適切引導。 中華民國遊戲協會裡,各種吸睛小玩具,是曾擔任機械修護技師,李昇兩獨創作品。 中華民國遊戲協會理事長 李昇兩:「節省一些資源,我就利用那些回收的玩具 把它改造成新的玩具。」 李昇兩,十年前退休,陪伴兒孫輩過程,察覺現代人製造太多電子、玩具垃圾。於是,運用專長,改造小零件成為科學玩具。 中華民國遊戲協會理事長 李昇兩:「浮上去沉下來,浮沉子,不能告訴你們怎麼樣,先拉,拉不行再 give me five,好大力點,好來,哇,那我也要再一次,怎麼不行,再拍一次,打得太小力就不行了。」 中華民國遊戲協會理事長 李昇兩:「每一個排長一排,每個人都是這樣子,啪,我被打得很痛快。」 浮沉子原理和擊掌根本無關,但李昇兩善用想像細線,激勵人們,串起實際連結。 孩子從小到大,經歷陪伴、激勵、合作、競爭處境,都指向人與人互動、連結本質。或許,這也是遊戲設計,讓玩家重回真實世界的關鍵。 採訪撰稿:陳宏立 攝影剪輯:張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