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台灣盛行賽鴿活動,鴿子被大量飼養做為比賽用途,您知道,牠們也是外來種之一嗎?台灣是蛙類王國,不過當斑腿樹蛙被引進,競爭能力強,擴散速度快,學者統計,牠的數量已高居台灣蛙類第二名;另外,根據「台灣淡水魚類紅皮書」調查,台灣有42%原生魚種類,生存受威脅。

麥「鴿」來!繁殖力強野鴿為患

模樣討喜又親人的鴿子,長久以來被視為和平象徵。然而,鴿子因生存環境容易與人類生活重疊,排泄物又多,不少民眾擔心被傳染疾病。因此,把牠們視為「外來者入侵」。2017年開始,台北市政府實施「野鴿節育計畫」。工作人員在中山藝文公園,方圓一公里範圍內,設置四個餵鴿地點,把節育藥物和飼料混合,餵食給野鴿,降低鳥蛋孵化率,希望減少鴿子數量;另一方面,飽受鴿害之苦的民眾,也各出奇招驅趕鴿子。成效如何 ? 真能解決問題嗎? 清晨五點,台北市中正區大廈一樓,燈火已開。工作人員準備餵鴿飼料。 野鴿節育計畫執行者 陸雅欣:「它有一個叫做Nicarbazin的化學成分,每隻鴿子每天應該要吃到5克。」 緊鄰中山藝文公園,高架橋邊緣,數十隻鴿子等候多時。半年來,牠們已習慣清晨時分,總有人過來鋪帆布,撒飼料,在旁監測、記錄。 台北市政府「野鴿節育計畫」,讓牠們吃下混合穀物和藥物配方,可降低鳥蛋孵化率;只是,現場仍有不少個體壁上遠觀。牠們警覺性高,飛行、記憶能力強,部分基因受人類操控、繁殖。 台大生物多樣性中心主任袁孝維:「你把不同的鴿子,做一些交配產生很多樣,很不一樣的鴿子,我們都有看到在一個季節,如果剛好賽鴿季結束了,有一些淘汰的鴿子,你就看到有一些腳環,賽鴿的腳環,就釋放到都市裡面來。」 台灣氣候四季如春,適合野鴿一年繁殖6至8胎,每胎兩顆蛋,數量迅速增加。牠們生存環境與人類重疊,被不少民眾視為,外來者入侵。 遠處玻璃帷幕樓群,猶如鴿子難以棲息高山;信義區廣居里,成排7層樓公寓,宛若布滿洞穴的峽谷;白色鴿糞瀑布,宣示此處已成棲息地。 住戶 狄幼傑:「牠們會有那個,可能會日本腦炎。」 住戶 蔡秀雲:「我們這一邊,好像這一排差不多都會有鴿子,主要是怕有傳染病,糞便會有傳染病。」 鳥類排泄物,很可能帶隱球菌。若侵入免疫力較弱人體,最嚴重引起「腦膜炎」。此外,榮總也曾收治遭鴿子寄生蟲「禽」叮咬的民眾,全身冒出60多顆紅疹,又癢又腫。 居民懸掛紅旗、布條想驅趕。 信義區廣居里長 楊玉堂:「像早期用插紅旗子,差不多三個月以後就沒有用了,民眾再出奇招,光碟片上場。」 住戶 蔡秀雲:「讓它這樣風吹的時候,會在擺動的時候會把牠趕走,好像也沒什麼多大效果,只試過這個方法,還是有用別的方法沒有,就是用棍子有的時候用棍子去趕牠,用棍子趕過也沒有用,牠還是會飛來你前面飛走了,你不趕牠牠馬上又飛來。」 人與和平鴿,不再和平。里民投訴熱烈,里長楊玉堂只好找來居民,在兩棟大樓之間拉起捕網,捉拿飛行鴿。 台北市信義區廣居里長 楊玉堂:「目前陸陸續續,我們現在已經抓了差不多抓了有3、40隻。」 楊玉堂捕捉到鴿子,會立即通知台北市動物保護處人員帶走。動保處飼養三個月,待其路徑記憶消失後,再異地野放。 全球鴿子總數約4億隻,牠們與人類伴居超過千年歷史。模樣可愛討喜,食物來源不虞匱乏,繁衍成功率大增。 野鴿節育計畫執行者 陸雅欣:「我看過泡麵米腸一整排的米腸,還有水煎包也是就撒在地上。牠會選民眾灑的穀類來吃,一般的鳥飼料裡面,有玉米青豆大麥什麼的,牠們比較喜歡吃這個。」 節育飼料,不僅得與民眾餵食競爭;台灣氣候多雨,藥物易溶解,鴿子也減少覓食,效果打折扣。 台北市動物保護處隊長 吳晉安:「它這個在鳥類體內,只能存在48小時,你只要斷掉三天以上,這個藥等於沒餵牠一樣,恢復繁殖能力。」 既然,節育效果有限,開罰餵食民眾,是否可行呢? 台北市動物保護處隊長 吳晉安:「禁止餵食動物這件事情,在台灣的法規上面是屬地問題,不見得大家都有這共識去處理,當然這還有人力的問題。」 法令難落實,民眾餵食成習慣。代表和平的鴿子,想與人親近,卻陷大戰,難解。 台大生物多樣性中心主任 袁孝維:「其實是源頭管理遠遠大於你後面,你覺得想做一些什麼防治工作,另外如果真的養了寵物了,這些寵物愛牠就不要棄養。」 動物也有生命權,人類得先懂尊重,才有機會與物種,真正和平共存。 採訪撰稿:陳宏立 攝影剪輯:萬家宏

外來種侵門踏戶 認識「斑腿樹蛙」

台灣蛙類生態從2006年開始,因外來種被移入,原生蛙類生存空間遭嚴重壓縮。由於外來種「斑腿樹蛙」競爭能力強,擴散速度快。學者2018年統計,其數量已高居台灣蛙類第二名,嚴重排擠本地原生蛙類。若放任不管,勢必導致生態失衡,後果嚴重,該怎麼辦呢?請看我們報導。 「青蛙這邊叫做薦錐突起,通常橫條紋經常到薦錐突起地方就停了」 晚上六點,下班時間已過,台北市立木柵動物園地下室,燈火未歇。楊懿如,為志工勤前教育,仔細辨別蛙類特徵。 捕捉網、塑膠袋陣勢擺好,情非得已之黑夜行動,移除斑腿樹蛙,即將展開。 牠白天就躲在這種縫隙底下,晚上才會出來繁殖或者是覓食,不要驚動牠,抓過來我們看一下牠的特徵抓起來。牠是叉叉X花紋這是公的牠的臉比較尖脖子比較尖,所以這個是非常典型斑腿樹蛙的花紋。 台北市立動物園推廣組研究助理吳倩菊:「我們跟鄰近的山區都是相互結合,園區本來就有很多地方,有非常多的人工水池,非常適合斑腿繁殖跟生長,這隻公的這隻母的牠體型就差非常多。」 台北市立動物園,自2012年起,每月動員80人次,年移除4,000-6,000隻斑腿樹蛙,絲毫不懈怠。然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2006年,彰化縣田尾鄉,一位熟悉生態民眾,從園藝行購買帶蛙卵水草。孵化小青蛙,叫聲卻從沒聽過,心生警覺。 剛開始,相關單位密切追蹤,沒想到,一發不可收拾。 台灣兩棲類動物保育協會理事長楊懿如:「哇整個田尾幾乎都淪陷了這樣子,那是到2011年的時候,我們發覺怎麼在台北八里桃園,都發現斑腿樹蛙了,顯然牠就已經是擴散了。」 學者統計,來自印度、中南半島、華南區域斑腿樹蛙,數量跳躍成長,登上全台蛙類第二大族群。殘酷擂台,從陸地殺進水域。 我們在野外就曾經看過斑腿樹蛙蝌蚪吃小雨蛙的蝌蚪,牠的密度高牠一次生蛋600-1,000顆蝌蚪也多,其他蛙的蝌蚪有可能變成牠的食物。 牠們大批占領棲地,消耗食物,迫使其他蛙類數量迅速減少,生態失衡。早在2012年,大愛電視台展開追蹤。 可惜,七年後,移除工作,寡不敵眾。 台灣兩棲類動物保育協會理事長楊懿如:「隨著時間看起來,你看點就變成面了,現在的西部全部都有,我們到現在2019年,我們只有花蓮跟台東,沒有斑腿樹蛙,全台灣通通淪陷。」 生態系裡,物種越簡單,越脆弱,禁不起環境變化。保留生物多樣性極重要。 台灣兩棲類動物保育協會理事長楊懿如:「未來可能環境在改變氣候在改變,牠變成不適應了,我們就沒有其他的蛙,整個我們的生態體系,可能就會崩潰了。」 對驗明正身,燈光照亮蛙腿,驗明正身,裝袋,生命倒數響起;移除卵泡,一窩蝌蚪失去被孵化權利。 保育志工林君蘭:「我們順理成章地就把這樣的個體,我們交給飼料調配室,飼料調配室去分配給需要食用青蛙的動物,但是還會有一個衝突就是你要殺生。」 人類講移除,青蛙被迫接受死亡。亮出捍衛生態尚方寶劍,實逼不得已;積極保育本土蛙類,另闢活路。 新北市三峽區,滿月圓附近,暗夜救援。 陳淨,三峽本地人,新北市烏來種籽實驗小學老師,2年前加入楊懿如志工團隊,減少青蛙遭路殺。 這邊有可能是拉都希氏赤蛙咖啡色還是有背側摺。 台灣兩棲類動物保育協會志工陳淨:「對我們來講是馬路離棲地很近,可是如果從動物的立場去思考,其實是我們的路在牠們的家園穿過去。」 保護、移除,矛盾對峙;但人類已惹出麻煩,勇於面對,是正向思考。 「我每次在移除控制,我也很難過,可是如果不去控制牠,我們原生蛙類,可能就會消失,所以我們往上面看的時候,其實都是在尊重生命。」 本是蛙類兄弟,命運卻被推至,原生種保育,入侵種賜死,截然天堂、地獄兩端。人類一時疏忽,無數生命被犧牲,若能藉此教訓,化作警惕養分,或許,未來仍有機會減低生態衝擊。 採訪撰稿:陳宏立 攝影剪輯:李俊葳張略家萬家宏

恐不復存在! 認識台灣原生魚類

台灣河川多,流域廣,人們生活環境與河川生態脫離不了關係;然而,根據「台灣淡水魚類紅皮書」調查,台灣有42%原生魚種類,生存受威脅。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外來魚種入侵,導致部分本土魚類難以存活。為了生態永續,保種、育種迫在眉睫。大愛電視台獨家曝光,北台灣一處復育基地,人工繁殖著30種珍貴原生、特有魚種,帶您來一探究竟。 基隆市田寮河上游,雨勢未歇,水流湍急。海洋大學魚類研究室成員,例行河川調查,下網不到20個小時,成果豐碩,卻面色凝重。 「這兩個(吳郭魚)都是目前危害台灣河川的物種,剛才底下我們也抓了一些,吳郭魚也是在這個溪裡河裡。」 換個地點,基隆河主流中下游收網,魚更大隻,拉出八卦網很費勁。 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陳義雄:「這個是在南美洲亞馬遜河打遍天下無敵手,你看牠這麼堅硬的外殼,台灣有哪種魚可以咬牠,現在很慘現在這些,(台灣)大型河川的主流已經充斥著這個底部,被琵琶鼠攻占了,上面被吳郭魚攻占,所以我們生態系現在是很糟糕。」 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陳義雄:「因為我們底棲生態很少有這麼大的物種,我們一般都是小小蝦虎或是(魚秋)類。」 新北市汐止區,金龍湖上游2.7公里-翠湖,原生魚種曾在此興盛、繁榮;但如今游過來的,全是外來客。 荒野保護協會副主任莊育偉:「吳郭魚,可能還有福壽魚,剛剛的巴西烏龜,然後錦鯉。」 湖邊生態告示牌導覽著,原生種「台灣細(魚扁)」棲息地。但這幾年來,幾乎沒人再發現牠的身影。 荒野保護協會副主任莊育偉:「原本「蓋斑鬥魚」或「台灣細(魚扁)」的小魚苗或食物,就被(錦鯉吳郭魚)吃掉了,可能再過一段時間可能就真的都沒有了也不一定。」 「台灣細(魚扁)」正是全台262種原生魚,處境縮影。「台灣淡水魚類紅皮書名錄」實際調查95種,從「滅絕」至「國家接近受脅」等級者,多達40種,占比42%。原因除了環境汙染、棲地破壞;外來種遭人為引入,生態遽變。 熱帶魚種通常生長速度快,防禦、攻擊機制強,善於搶奪食物、棲地。 「有些大型鱧魚引進台灣,魚虎等等一些問題,這些慈鯛科莫三比克跟尼羅河口孵魚,這是全省都有的。棘甲鯰是全省都淪陷。」 「這裡有一個台灣的圖,那是全省的各大河系大概都淪陷了。」 保種復育跟時間賽跑。 小魚孵化再移至祕密基地。 大愛電視台媒體首度曝光,北台灣某處機構裡,陳義雄人工繁殖近30種原生、特有種。包括從未公開發表的「國家極危」CR級物種,宛若魚類的諾亞方舟。 大自然奧妙遠超過人們所知。然而就算放牠們回野地,人類角色依舊關鍵。 從汐止翠湖繼續深入山區11.5公里。約600坪大夢湖,是全台除了宜蘭以外,「台灣細(魚扁)」僅存的野地天堂。 「只要用一根手指頭輕拍水面,你看就過來了整群的細(魚扁)就會往這個地方靠過來。」 廖元興,湖泊所有權繼承者之一。他的祖先100多年前,把小水塘挖大蓄水成湖,供家族灌溉、飲用。17年前,他在荒野保護協會評估下,接受放養「台灣細(魚扁)」,也復育原有的蓋斑鬥魚;卻目睹,人們操弄外來魚種,毀壞生態行徑。 夢湖守護者廖元興:「許多釣客他們覺得這個魚(泰國鱧魚)非常有拉力,他會四處去放這個魚,時間到了再去釣牠,為了他們的興趣,為了他們的好玩。」 幸好,多年努力,已有近萬尾原生魚在此地復育成功。 生態系裡,不起眼、弱小物種也有助生物多樣性。台灣河川多,水域物種若簡單化,終將影響人們的生存環境。 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陳義雄:「我們說的慈悲,是要讓各個物種留下來,而不是把老虎(外來物種)放到森林裡面去,牠把我們的小白兔跟羊群(原生物種)吃光了,可能沒有辦法挽回大局,可是我們有多少次機會就做多少事。」 每一次調查,多一分痛心;但島嶼上的我們,繼續努力,沒有退路。 採訪撰稿:陳宏立 攝影剪輯:萬家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