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教育部體育署在2013年開始推動「山野教育」,從小開始札根山林教育,培養學生山林知識、登山安全及技能,冀望能減少山難事故的發生。

「開放山林 」發現台灣之美

台灣面積百分之七十以上是山脈,雖然面積不到日本的十分之一,但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高達268座,是日本的十倍以上;享有面山、環海的獨特自然景觀,但民眾卻是懼山畏海。政府在今年10月宣布「山林解禁」,「爬黑山」將成為歷史,究竟山林解禁的新措施有哪些,山難搜救是否需要付費,政府能否免除救援不力的國家賠償等問題,仍有待釐清,現在就為您來一一介紹、說明。 敬愛的山神,我們是第一次來到嘉明湖,我們會遵守無痕山林的原則,不會留下任何的垃圾,會保持山林最原始的原貌,只會留下回憶 12月初,入冬後第一波大陸冷氣團直撲台灣,全台氣溫驟降,三千公尺以上高山降下2019年第一場雪,頂著零下低溫,中國醫藥大學登山社10多名社員前往攀登:有「天使的眼淚」之稱的台東嘉明湖。 中國醫藥大學奇峰登山社長 趙翊雯:「嘉明湖算很多人都知道的,很漂亮的地方,這次算是很多人的夢想,一開隊大家就直接爆滿,台灣的面積只有日本的十分之一,但日本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只有20幾座,台灣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則高達268座。」 雖然擁有得天獨厚的高山資源,然而以往政府實施山林管制,不鼓勵民眾登山,導致爬「黑山」事件層出不窮,衍生出山難救援、付費的爭議;為此,行政院在2019年10月宣布「山林解禁」,全面開放。 行政院山林解禁政策首先是除了國安、生態保護區外,所有山域全都開放,而林務局現有81條、總長1646公里的林道,也全面解除多年來的人員管制。 林務局育樂組長 張弘毅:「原則上除了國安的保護區或是生態的保護區之外的部分,原則上是以開放為原則,以往看會不會有入山證,或是進入保護區的申請等,現在這些都簡化程序。」 除了林道的申請、開放,以往多頭馬車,由內政部營建署國家公園組、林務局及警政署分別管理的入山證、山屋申請等,也統合為「台灣登山申請整合資訊網」,提供「一站式」申請平台,山友可以隨時查閱申請狀況。 嘉明湖國家步道近幾年推動「一人一公斤」運動,鼓勵山友每人入山時攜帶一公斤的砂石帶上山,進行步道的整修;而山屋管理員除了管理山友登記住宿外,也要負責山屋的簡易維修。 向陽山屋管理員 林克樺:「我們這邊每天的例行公事,就是核對山友的名單,再來就是山屋硬體的維護,可能有時候是木板翹起來,我們就要把它釘回去。」 目前全台高山共有住宿山屋及避難山屋共35座,有些設備簡陋,有些已荒廢無人管理,像向陽山屋、嘉明湖山屋這樣有人管理的熱門登山路線,又經常是一床難求。因應山林開放後,可能出現大量需求,政府將在4年內投入7億經費進行山屋的整修及步道的維護。 山林解禁除了山域全面向國人開放外,對於台灣擁有得天獨厚的高山資源,交通部觀光局也順勢利用山林開放政策之便,向國外人士招手,推出「2020脊梁山脈旅遊年」,吸引外國登山客來台登山旅遊。 觀光局結合台灣的中央山脈、雪山山脈、玉山山脈、海岸山脈及阿里山山脈共五大山脈,以及七條經典山脈路線,總共推出12條登山亮點路線。 向陽山屋管理員 林克樺:「針對你要去的這座山,去準備適當的裝備,有一部分人就是都沒有準備就上來,他可能輕裝就上來,他以為上面會提供泡麵,會有賣餐點, 我覺得可能開放的同時要對於登山安全的宣導跟教育,一定是要加快它的腳步。」 山林開放後,不會再出現「爬黑山」的問題,但政府責任究竟為何?山難是否可申請國賠?搜救是否要付費等爭議,仍有待釐清;同時民眾也要有「責任自負」的觀念,做好登山前的事前準備。避免因開放山林,反而提高登山風險,讓開放的美意打折。 採訪撰稿:彭孝維 攝影剪輯:李俊葳

向山致敬全面開放 救援收費爭議如何解

2018年一位葉姓山友因請求直升機救援卻又臨陣脫逃,遭南投消防局求償2百多萬搜救費用,創下山域救援的首例;您知道山域事故近年來平均每年近200件,較2004年前增加十倍之多嗎?您知道山區地面搜救及直升機救援的風險有多高嗎?山域救援是否需要「使用者付費」?政府或山友的各自責任何在?這些都是山林開放後急待釐清的問題。 2019年11月,苗栗縣頭份、大湖分隊救護車,長途跋涉,開了8個半小時的山路,趕到大霸尖山山區,順利救援一名高山症山友,山路的巔簸讓救援的消防隊員也大呼吃不消。 隨著山林解放,登山人數增多,可預見,未來消防搜救隊員山域搜救的勤務也會倍數增加。 台東縣消防局119您好,你在山上,腳受傷是嗎? 各位同仁注意一下,現在指揮中心派遣一個案件下來,我們要去支援大武,大武金崙溪那邊有一件山域事故,台灣3000公尺以上高山多達268座,一旦有山域事故發生,搜救人員必須背著3、40公斤的搜救裝備,徒步深入山區,一待就是好幾天,都是家常便飯。而山區的陡峭危險,也常讓搜救人員在救人的同時,也身處險境中。 台東消防局特搜分隊小隊長 徐玉儒:「我還記得那個斜坡走400公尺而已,爬坡就爬了200公尺,在走的時候,你就看到各種大大小小的碎石就從上面滾下來,因為那真的一步踩不好,你就整個連人帶石頭一起滾下去。」 除了地面搜救人員外,空中直升機的救援也常會在山難事故中派上用場,而直升機救援的風險更勝於地面搜救。 空大一飛行員陳志雄你好,是,有勤務,好的、好的,有山難勤務。 空勤總隊第一大隊技正 方家揚:「我們沒有一個任務是簡單的,畢竟山區搜救它都是高風險,就是一旦天氣不穩定的時候,你要去做山區的任務,那是驚險萬分。」 空勤總隊第一大隊飛行員 朱耀忠:「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面天山搜救這方面,就在我吊掛的同時,我發現在我的右側方因為海面上吹來的風,從上午到下午累積相當大的水氣,所以那個雲霧產生非常地快速,在我完成吊掛的時候,我離開的時候,回頭再去檢視一下我的作業區域,整個地方被雲覆蓋了。」 依據內政部消防署統計, 2004年以前每年山域事件待救援的件數平均只有9件,而2007年至2014年這8年間,平均每年高達185件,預期山林開放後,山域救援案件還會增加。 2018年10月一位葉姓山友獨爬中央山脈受傷求救,直升機前後出動5次,葉姓山友卻趁搜救人員睡覺時落跑,遭求償2百萬元,並引發濫用搜救資源的爭議;而開放山林後,政府是否可免除山難國賠,也引起討論。 登山領隊 詹喬愉:「無論他對或是他錯,我們都不應該用搜救的費用去懲罰他,在搜救的費用上面就一定會牽涉到保險,現在保險是真的跟搜救沒有搭上邊,也是很多人不願意去買登山保險的原因。」 目前包括南投、台中、苗栗、宜蘭、花蓮、屏東等縣境內有高山的六個縣市制定有「登山活動管理自治條例」,台東縣也已擬定「山域搜救管理自治條例」, 同時行政院也決定最快在2020年要實施山難搜救「使用者付費」作法。 台東消防局災害搶救科長 林信宏:「以往我們搜救時間其實沒有很明確地去定義天數,所以我們希望透過自治條例訂定出基本的搜救天數就是7天,如果超過這個時間還需要再往前搜索的話,我們會請需要登山客的家屬同意我們繼續搜索,就會有搜救費用的問題。」 事實上,依據消防署2014年的統計,大部分山難通報,最常見的是:迷途與失聯,占所有通報比率的42%,而在救助的 363 人中,高達 65.8%是完全無任何傷病,由此可見,有不少救援資源被濫用。 未來山林開放後,民眾登山的機會增加,而一旦發生登山事故時,最好的自救方式就是攜帶GPS定位儀器或是智慧型手機。 山友們登山前的事前準備越充分,除了可以減少山難事件的發生,也能減少一旦出現意外,外界質疑「浪費社會資源」的批評。 採訪撰稿:彭孝維 攝影剪輯:李俊葳

帶孩子上山不難 山野教育提早扎根技能

2011年攀登南投白姑山罹難的張博崴媽媽,因難捨愛子山難搜救人員的救援不力,因而請求國家賠償,且在她與台東縣政府的合作推動下,成立了第一所山林教育學校「台東面山學校」。教育部體育署也在2013年開始推動「山野教育」,從小開始札根山林教育,培養學生山林知識、登山安全及技能,冀望能減少山難事故的發生。. 12月初,冷氣團來襲,在寒風細雨的清晨,台東面山學校的老師正帶著小朋友前往學校附近的紅石相思林道,進行戶外山野教育活動。 台東面山學校老師 葉耀仁:「藉由山野教育的過程中,結合台東的多元文化的原住民的部分,來把原住民的文化,像是布農族、排灣族這些文化,他們的山野知識融入到我們所謂的山野教育課程裡面去。」 台東面山學校與一般學校教育不同的是,他們會帶小朋友親自到山林體驗,從做中學,了解山野知識、登山安全等技能。 台東面山學校老師 萬秉承:「最主要我們會告訴他們,登山的安全就是自己要對自己負責,自己是不是已經準備好了,他們如果可以在從小就是吸收這些比較正確的知識,長大之後或許我們可以減少山難事件的發生。」 台東面山學校目前是以國小五年級學生為對象,2020年將擴大推廣到國中,過去4年來,台東縣內近九成的國小,都來上過山野教育的訓練。 台東面山學校老師 葉耀仁:「就我們台東縣縣內其實有將近89所的小學,參加過的學校已經將近80所來參加過,幾乎是縣內的國小的學生都已經來參加了。」 政府開放山林政策,除了鬆綁入山管制,整修步道、維護山屋等措施外,也積極推動學校的山野教育,希望透過教育扎根,讓小朋友做好準備,自己負責,自主管理。 教育部體育署學校組組長 蔡玫君:「當初的話因為有山難事件,引起社會大眾的關注,家長也很關切大學生去登山然後發生山難的事故,所以我們就從102年開始就推動了山野的計畫。」 全台有3千3百多所國中小,換算起來,大約每30所學校,有一所把學生帶到山野環境中學習體驗。體育署的山野教育山林課程,從郊山、中海拔山區到高山都有,最多學校選擇去的是大眾化的熱門路線,例如合歡山群峰、雪山東峰,以及嘉明湖。 除了教育部推動山野扎根教育外,民間團體也有不少投入山林巡迴教育,其中登山用品店「百岳」,就是在政府宣布山林開放後,立即投入全台的山林巡迴教育。 百岳登山用品店創辦人 林啟文:「為什麼要做初級的登山講習,你只要參加過初級的登山講習,你在山上生存的時間會比較長一點,最起碼有七天的時間,就算發生狀況,他的存活率也很強,這就是我的本意。」 百岳高雄總店店長 林佳賢:「我覺得最重要可以讓小孩子認識我們台灣的山,讓他對我們台灣的山產生興趣。」 百岳在短短幾個月的學校山林教育巡迴中,獲得很大的回響。 百岳登山用品店創辦人 林啟文:「從校長到家長會長到家長,全部都贊成,況且家長會會長還出錢出力,對他們的學生走入山林的渴望。」 山林教育的推動雖然來得有些慢,但不算太晚。更重要的是,山林教育的內容,不單只是山林知識、登山技巧及安全。 百岳登山用品店創辦人 林啟文:「登山不只有健康而已,是品德,品德教育,都非常重要,將來這些小孩子慢慢長大了,他會發覺台灣是寶島,他會將觀光的事業頂替這些化學的事業,頂替那些工廠,變成無煙囪,將我們台灣翻轉過來,這才是我們的希望。」 台灣擁有「百岳」的豐沛高山資源,但「山林教育」卻一直是被忽視的一環。如何從小培養樂山、愛水的山林、海域知識,從親近山海,了解山海,進而愛護、保育山海資源,是政府宣布山林開放政策之後,更需加快腳步,向下扎根的根本之道。 採訪撰稿:彭孝維 攝影剪輯:李俊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