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台灣帶有史蒂強生症、危險基因的民眾,占12.7%,也許一輩子不會發病,但只要吃錯一次藥物,就可能引發體內危險基因,造成嚴重的後遺症。2000年公布實施《藥害救濟法》,2001年成立「藥害救濟基金會」,協助政府受理民眾申請藥害救濟。今天的「藥愛不藥害」專題,一起來關心。  

「藥」命效應!藥與毒一線之隔

民眾看診時,醫護人員幾乎一定會詢問「有藥物過敏嗎」? 當我們回答「沒有」的背後,可能是代表「從以前到現在還沒發生過」,其實不能絕對排除這次吃藥,就一定不會發生過敏反應,甚至更嚴重的藥害後遺症。根據調查:台灣每年至少有兩百人,因為服藥而導致嚴重的藥物後遺症,死亡率40%,就算存活,也有10%以上的病患,失去視力或是器官病變。台灣帶有史蒂強生症、危險基因的民眾,占12.7%,也許一輩子不會發病,但只要吃錯一次藥物,就可能引發體內危險基因,造成嚴重的後遺症。今天的專題「藥愛不藥害」,一起去了解。 藥害病患 朱建剛:「感冒,結果我就吃了,吃了回來回到家裡面以後,等我把衣服一脫,才看到我身上全部都是疹子。」 感冒吃藥,竟然長滿紅斑,不過,醫師並未診斷出、朱先生是嚴重的藥物過敏,還是讓他持續吃藥,直到病情惡化。 藥害病患 朱建剛:「我表妹是榮總的護理長,結果我表妹一看我,就說,史蒂強生症,加護病房的主任,就恍然大悟,想起來這個病。」 連醫護人員都不熟悉的「史蒂強生症」藥物過敏,一經點破,朱先生立即停藥,但已經造成無法挽回的藥物傷害。 在加護病房,多次和死神擦肩而過,朱先生經過檢測,確定帶有史蒂強生症的兩種基因,一種對降尿酸藥過敏,另一種對抗癲癇藥過敏。 嚴重藥物過敏的族群,並非只有史蒂強生症病患,而是每個人、都可能發生。 林口長庚醫院藥物過敏中心主任 鐘文宏:「不是史蒂強生症候群,其實也滿嚴重的,譬如說也會引起肝腎,因為他過敏以後,會破壞肝功能,腎功能,所以我們有時候叫做,藥物過敏症候群。」 藥物引發的嚴重過敏反應,分為三種:前兩名是「毒性表皮溶解症」和「史蒂強生症」,病患的皮膚和黏膜潰爛,伴隨眼睛和器官損壞,前者死亡率40~50%,後者5~10%,症狀類似。而第三種為「藥物疹合併嗜伊紅血症」,除了有廣泛性的皮膚疹,還有發燒、淋巴結腫大,肝、腎、肺和心肌發炎,死亡率10%。 藥物過敏關懷協會理事長 張啟彬:「黃種人,尤其華人,發生的件數,會比其他白人的機率高,百萬分之九,百萬分之十,應該有。」 國人嚴重藥物過敏的前十大可疑藥品,分別是降尿酸、抗癲癇、治療肺結核、非類固醇的止痛藥和消炎藥,以及抗生素。 問題來了,台灣有這麼多的可疑藥品,醫師開藥時,目前只有前三名的藥物,可以經由病患的血液檢測、提前發現過敏基因,但其他的七種藥物,無法事前篩檢。 藥害救濟基金會執行長 陳文雯:「很多藥品它雖然可能會發生,很嚴重的不良反應,所以我們通常要避免,一開始就發生很嚴重的不良反應,都會開始比較低的劑量,開始服用。」 食藥署藥品組副組長 吳明美:「但是有一些藥物的不良反應,是遲發型的,他有可能兩個月,三個月才發現,都是有可能。」 嚴重的藥害反應,可能延遲發生,像王小姐在六年前、服用一種抗癲癇藥物,想不到藥害在十多天後才出現。 藥害病患 王昭晴:「發高燒,我就以為只是普通的感冒,看了三次的醫生,可是都被診斷為普通感冒,或是扁桃腺發炎,就是從一開始在診所,就被誤診,然後到地區醫院,被誤診更大。」 林口長庚醫院藥物過敏中心主任 鐘文宏:「癲癇的藥物,或者是降尿酸的藥物,我們的風險,是遠高於歐美白人,所以大概可以說超過十倍,甚至到二十倍以上的風險,但是這些國外做完,沒問題的藥,在台灣,在我們華人地區,其實不見得是安全的藥。」 歐美國家製造的藥,對於亞洲人來說,未必完全安全。於是,從診所到大醫院,都沒有發現王小姐一切的不適症狀,來自這顆抗癲癇藥的過敏,導致治療期間、持續服用,最後全身99%的皮膚潰爛,瀕臨死亡。 藥害病患 王昭晴:「所以我那時候有腎衰竭,敗血症,休克,還有很多器官衰竭的問題。」 右眼失明,左眼視力0.1,加上全身器官受損,體力大不如前,王小姐無法工作,長期在家休養。 藥害病患 王昭晴:「我在生病前,我不知道藥物過敏,會這麼嚴重,一般對於過敏的認知,就是不會這麼嚴重,頂多皮膚癢,然後打個針,就沒事了,卻沒有想到會造成,最嚴重會到死亡。」 林口長庚醫院藥物過敏中心主任 鐘文宏:「對我們來講,只是又多了一個病患,但是對他們講,都是人生百分之百地,從彩色變成黑白。」 藥物過敏、越早發現,藥害後遺症、就能大幅減輕。 早期症狀 包括 皮膚紅疹、水泡或 搔癢,另外,嘴唇腫脹 ,以及 喉嚨痛 和 吞嚥困難,甚至 口腔潰瘍,伴隨 眼睛紅腫和燒灼感,還有,發燒。 林口長庚醫院藥物過敏中心副主任 陳俊賓:「如果有一些警覺性的癥灶,就要提早就醫,或是說醫生在看診的時候,針對這些症狀,可能要特別的有警覺心,去認知到是可能一個,早期的症狀。」 不論民眾、還是醫師,只要多一分用藥警覺,就少一分過敏傷害。別小看一顆小小藥丸,因為它能治病,也能致命。 採訪撰稿:張澤人 攝影剪輯:林鑫宏

台一年逾80萬人使用 FQ系抗生素濫用 藥害致殘

很多民眾感冒時,希望醫師能開抗生素治療,卻不知道:抗生素只能消滅「細菌」,對於流行性感冒的禍首「病毒」,是毫無療效的。不過,國內抗生素的長期濫用,不只沒有對症下藥,有些醫師開立抗生素時,也沒有遵照衛福部的前線藥物先使用規範,直接開出後線的「氟諾酮類」抗生素。這種抗生素又稱為「FQ系抗生素」,是一種含「氟」的抗生素,剛開始被認為是廣效又理想的夢幻型抗生素,全球年銷售量80億美金,目前在台灣,每年有80萬人服用這種抗生素。但是近年來,FQ抗生素的藥害後遺症、陸續發生,包括:中樞神經系統異常、幻覺和精神疾病症狀,還有心、肝、皮膚腸胃道和聽力損害。今天的專題「藥愛不藥害」,一起來關心。 藥害病患 葉伯任:「以前我每個周末,去海邊衝浪或是去山、爬個山或是跟朋友跑步,或是做很多的運動,熱愛運動的葉先生,因為2018年的一次藥物過敏,人生從此改變。。」 藥害病患 葉伯任:「這個發生以後,都沒有力氣,好像是我的電源,插頭被拔掉了。」 罹患攝護腺炎,葉先生當時一連吃了十二天的醫師處方抗生素「氟諾酮類」,簡稱「FQ系抗生素」,想不到藥害併發症,比藥盒標示的副作用、更嚴重。 藥害病患 葉伯任:「從一個樂觀的個性,變成一個很悲觀的個性,然後自殺,我從來沒有想到我要自殺,可是吃這個以後,幾個月後,我開始有這些想法,我以為完蛋了,然後我發現,他有了,我覺得我要加油。」 悲從中來,要不是家人、愛的力量,葉先生說:也許無法擊敗藥害帶來的身心劇變。 葉伯任的太太:「有一天我就睡覺,睡一睡就聽到旁邊,怎麼有一個啜泣的聲音,然後就轉頭一看,他就在哭,然後我就知道,他真得是很無助。」 FQ系抗生素、排名健保申報抗生素金額的第三名,每年有超過八十萬名台灣人、服用或注射這類抗生素。 林口長庚醫院藥物過敏中心副主任 陳俊賓:「FQ系的部分 ,氟諾酮類的藥物,其實也占相當的一個比例,考慮是不是換其他結構的,比較不會造成對這個病人過敏的一個藥物來做使用。」 藥害可能無聲無息、找上一個沒有過敏病史的健康人。 藥害病患 黃醫師:「回顧起來,那個微熱的狀態,事實上,已經是它的,不良反應,已經在產生了,但是可能幫我看診的醫師,或是我自己也沒有非常的警覺。」 執業二十多年,黃醫師曾經幫病人、開了許多抗生素治療,但怎麼也沒想過:身為醫師的自己,竟然成為藥物受害者,當他服用兩周的FQ系抗生素,藥害副作用、排山倒海而來。 藥害病患 黃醫師:「我現在有時候會失憶,比如說記憶力,一些東西記不太起來,眼睛看東西也會殘影,然後耳朵有耳鳴的狀況,不能夠跑,只能夠走路,不太能夠做一些很負重,或是比較需要肌耐力的事情。」 人生彷彿「大停電」,黃醫師讀了一輩子的西醫,突然得了「西醫恐懼症」,不敢吃西藥、不願去醫院,直到他找到了藥害的原因。 藥害病患 黃醫師:「後來意外發現說,有一個臉書的群組,裡面大概一萬多人因為這個藥產生的副作用,我就把我的症狀放上去,問這些病友們 一對照起來就非常非常地符合。」 FQ系抗生素的副作用,包括:中樞神經的損害,產生憂鬱、幻覺和精神病症狀,心、肝、皮膚、腸胃道和聽力受損,多次被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要求加註「黑盒子警示」。 藥害病患 黃醫師:「抗生素都比歐美要濫用更多,現在很多都變成,所謂的防禦性的醫療。」 國人常見的流行性和一般感冒,都是「病毒」造成的,並非「細菌」。而FQ系和其他的抗生素,都只能抑制「細菌」,對「病毒」毫無效果,但大多人對於兩者、分不清楚。 食藥署藥品組副組長 吳明美:「有一些病人,就會跟醫生說,醫生你給我開一點抗生素好了,然後醫師有時候就,其實秉持著他的專業,他不應該開的。」 2000年起,健保署規範國內醫師:面對病毒感染、單純感冒的病患,不得開立抗生素治療,但仍然無法遏止台灣醫病之間,對抗生素的過度依賴。 林口長庚醫院藥物過敏中心主任 鐘文宏:「嚴重藥物不良反應,這樣子的病,它不會消失,而且有可能會因為新藥的開發,它會越來越多。」 目前「已知」的藥害,將由民眾「未知」的生命去試驗,「有病治病、無病強身」的傳統觀念,已經不合現今的藥害時代。 採訪撰稿:張澤人 攝影剪輯:林鑫宏

藥害救濟制度 人道救濟精神 保障醫病藥三方權益

台灣帶有史蒂強生症、危險基因的民眾,占12.7%,也許一輩子不會發病,但只要吃錯一次藥物,就可能引發體內危險基因,造成嚴重的後遺症。2000年公布實施《藥害救濟法》,2001年成立「藥害救濟基金會」,協助政府受理民眾申請藥害救濟。今天的「藥愛不藥害」專題,一起來關心。